核心提示:

在未采访画家仇振霖之前,笔者即对其作品体味了一番,在墨彩纷呈中一种静远禅修的意境,会在不知觉中深入内心。

——墨意妍雅多灵动 逸笔清新写精神

在未采访画家仇振霖之前,笔者即对其作品体味了一番,在墨彩纷呈中一种静远禅修的意境,会在不知觉中深入内心。仇振霖1968年出生于湖南衡阳,本名仇武信,字方工,号静信居士,现为香港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华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長,中国企业报道·艺术资本理事会副主席,中国国际艺术家协会艺术顾问, 中国国际现代艺术中心艺术顾问,中华海峡两岸书画教育文化交流协会艺术顾问,中华海峡两岸书画教肓文化交流协会艺术顾问,全国名人书画艺术界联合会委员。看仇振霖的作品,多少有些与年纪不相当的,纯熟的笔墨意境。除了勤于修习外,最重要的,应该是其始终葆有一颗沉潜安定的心孜孜以求,笔耕不辍的结果。在他的作品中,不会发现有任何躁进和浮夸的表达,在线条静远,晕染柔和的画面中让观者在感受作品的同时荡涤性灵,亦不断被牵引着流连和挖掘其绘画生涯的“仇氏密码”。

仇振霖

仇振霖

笔墨灵动意境悠远

仇振霖1990年毕业于衡阳师范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1997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平面设计硕士研究生班,2008年在中国国家画院高级研究生班深造,主攻大写意花鸟画。先后师从导师崔一鹗、陈鹏,并得到国家画院多位名家指导。在长期的学习过程中,仇振霖揣摩着绘画的精髓,亦探求和感悟着“心摹手追”之所得。画者之难,首要“心摹”,后为“手追”。在仇振霖的实践中,他亦感受到由眼入心,再由心到手的体悟。

“中国画的学习是从临摹开始的,其中最重要的是意临,先看在眼里,再用脑子记住,再用心去感受和酝酿,最后才诉诸笔端。对于临摹的研习,主要还是汲取古法意韵,使自己拓宽思路,去探索其中的创作规律。绘画的创作其实是笔墨技法和思想神韵的有机结合。”

中国画重立意,立意是笔墨的根基。从总体来讲,中国画的立意是“以物写神”的艺术,是“写意”的艺术,强调画外精神之表达,而非画作本身。仇振霖作品,就具有比较鲜明的中国文人画写意精神。文人画源起于汉代,至两晋顾恺之“形神”理论,南朝宗炳的“畅神”说,唐王维的“画乃吾自画”之思想皆开滥觞。其重“士气”、“逸品”,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重视文学、书法修养之特点是为画作内涵。看过仇振霖作品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创作理念中的恪守和审美旨趣,在尊崇传统精神,沿承古意理念的基础上,不去急进地计较笔墨点染之出新出奇,而是以平和的笔触皴染出柔润,丰实,沉远的画面质感,亦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形神兼备”之论的淋漓展现,体现出文人画“格调高雅”的审美意趣。

幽谷果香138x69cm

幽谷果香138x69cm

仇振霖的作品注重色块的皴染,将重彩和泼墨相结合,用泼墨写意的笔法表现坡石苔草和枝干,以用重彩勾染表现花朵或树叶,兼以花虫点缀的细腻,在纯熟中又显新奇隽秀,线条流畅有力,色彩柔润澄净;从布局来论,可以看出是经过一番苦心孤诣、别具匠心的经营、思考、组织与安排的。其画作题材丰富多彩,有鸟栖细枝之悠然,有一隅树石之雅致,有风拂虚竹之透洁,有果实累累之繁茂,有荷风送香之清幽等等。都在虚实相生,动静相宜间栩栩如生。如有花树之处,大都衬以飞鸟栖息,对飞鸟形神的勾勒可谓生动,或凝目,或远眺,时而休眠,时而振翅,使鸟儿之灵动与自然之宁谧相呼相应;若只写花叶,则必有清风吹掠,或以飞虫点动。他的作品,总会在宜动宜静中臻显出画面张力而创造出更为生动,致远的意境。

生动的笔墨源于细致的观察。虽然在采访中,仇振霖的言语充满有条不紊的理性,但看过了他的作品的每个人都会相信,后面隐藏的,是情感丰富的心源力量。也许,他曾有过“感时花溅泪”的惆怅,有过“举杯邀明月”的狂放,有过“乘醉听箫鼓”的逸兴,有过“知交半零落”的叹惋。他把诸多的情思都融汇于笔端,在线条的勾勒,色块的皴染中尽情表达着所悟所感。我们能从他的笔墨中捕捉到一种似乎经“过滤”了的意境,那就是宁静致远的隽秀和雅致。若诉诸技法,则在于他对“留白”与“着色”的处理。

观者在体会仇振霖作品时,内心的澄澈感受,恰有一种“涤除”的力量。留白的恰如其分,着色的秀润柔和都是关键,虽“白”而不显“空”,虽多彩却不俗艳的度之把握尤为重要。从运笔的疾徐轻重,点线的疏密粗细所形成一种特有的气韵,透显着画者在创作过程中的平和心态、优雅气质和疏放个性。元人倪瓒道:“画者不过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写胸中逸气耳”。云林所言之“逸笔”“逸气”实是画者心境游于笔墨的观照。

“在创作中,最重要的是体会和感受。把自然物象收纳于心,做到心中有数,再把自己的思想,情感,对生命的体悟融入到物象中进行艺术加工。如果做到了‘心忘方入妙,意到不求工’的话就是上品之作。这也是我最为喜欢和一直追求的境界。”

近代陈衡恪认为“文人画有四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陈氏所言之四要,实是相互关联的综合学养,观者能从画家诉诸于作品的审美格调以及笔墨意趣上体味到。在仇振霖作品里,就会让人感到一种“不为物役,不被法拘”的自由。他的作品不浮躁,不张扬,不激进,更有深厚学养的沉实,而在淡雅中透显的热烈,又恰是表现他内心对生活的热爱和对万物生命的关怀。这是一种身于尘嚣中所拥有的,难能可贵的禅意精神对绘画逸品作了脱于名利的思想境界。

“绘画可见人品,如果作者的心很静,人品好,画出来的东西就会有一种平和的正气;阅历丰富,学养好,作品就会显得厚重沉稳;画家还要博采众长才能触类旁通,那么作品就会有很高的思想性。画画是我的兴趣爱好,我就是想从中找到自己的心性,虽然说现在的书画行业大环境比较浮躁和趋利,但我想,不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我能坚持住,最终还是能实现心中的目标。”

仇振霖的一番话让笔者立刻想起其《荷花》题材的画作。对于从小生长于周敦颐故里的仇振霖而言,得《爱莲说》之精神的长期浸润,其笔下之荷虽尽不染淤泥,中通外直,不蔓不支的君子形象,亦有“本固枝荣”,兴旺昌盛之势。且在其他题材的作品中,仇振霖都将此柔雅,清远和充满生命关爱的神韵贯穿始终,让观者从中体会到一种坚韧,顽强,刚正之德品。

书妙画韵韧远心修

仇振霖作画,很注重关照书法的技艺。“书画同源”之论由来已久,最早可追溯先秦,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夫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故能书者皆能画”,至元代赵孟頫书画同源论方明确于世。柯九思论画竹曰:“写竹杆用篆法,枝用草书法,写叶用八分法或用鲁公撇笔法,木石用折钗股,屋漏痕之遗意”。足可见书法功力在绘画中的重要作用。

“自古书画同源,二者都具有线条美的意蕴,有书法基础的话,一是能笔墨熟练,二是书法的力道渗入到绘画中就会让作品显得‘精神’而不绵软。当然,绘画的技法要比书法复杂,除了线条还有色块,上彩等等的要求。但书法的基础无疑会为绘画创作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

醉雪68x68cm

醉雪68x68cm

仇振霖对书法的体会,即表现为其入于画作的“骨法用笔”使作品整体呈现出精神抖擞的气韵。墨与水的交融相得益彰,漫漶却不浑浊,以中锋之透力兼而侧锋之灵动,观之秀妍而不媚软。其枝蔓之写如籀文古拙,使藤缠勾连间呈朴雅之悠远。实是以“书之体势,一笔而成,气脉通连,隔行不断”之酣畅合于心手相应,气力相合,使画作尽展于“迹虽断而气连,笔不周而意周”之境界。从而,画者仇振霖亦顺然到达“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的境界。

近些年,仇振霖作品被《美术报》、《美术研究》、《中国艺术报导》、《神州书画报》等报刊推介,作品被中国大陆、香港及新加坡等国内外机构及藏家收藏,2010年被评选为“当代30位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的(花鸟)画家”。出版《时代风格•仇振霖画集》,另有《当代中国画名家•仇振霖》行世。作品编入大型历史文献《翰墨大家-当代中国艺术精品典藏》及《世纪辉煌》大型文献;中国集邮中心出版发行《中国当代著名画家• 仇振霖》纪念珍藏邮册一套。

“我这一生是跟绘画结缘的一生,只要一天不画,我肯定就会心慌,虽然在生活和工作中我遇到了各种压力和阻碍,但不论怎样,绘画创作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的理想。”

不论取得多大成就,不论身在何处,绘画始终是仇振霖的头等要事,且他总能看到自己作品中的不足并力尽完善。与其说这是他在多年磨砺中养成的习惯,不如说是长期的孜孜不倦而培养出其性情中的虚怀若谷。仇振霖对于书画的修习,滋养出平和稳沉的心态,亦浇灌着坚毅不屈的品性。相信,在仍很长远的艺术之路上,仇振霖的笔墨精神和心性品格将铸就其更为辉煌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