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28日起,北京公交地铁开始实行新票价。“刚充的一百块钱又没了”成为不少市民的切身感受。北京市政协委员陈小兵认为,票价还需要进一步优化,应该对长途通勤族、老年人、未成年人进行优惠,尽快推出优惠票价及差别化票种。

市政协委员、北京中广传播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陈小兵今年的重点提案就是公共交通票价的优化。现在票价上涨后,影响最大的是长途通勤族,他们的出行成本涨幅较大,从天通苑到市区,或是亦庄到市区,这些地方往返一次得十几块钱。而且交通成本涉及到家庭的每一个人,票价上涨对整个家庭的压力来说也会增大。另外在轨道交通的票价调整方案中也没有出台针对未成年人、学生群体和老年人的优惠票价。

陈小兵认为,虽然票价刚刚调整完,但仍然有优化的余地。比如,要特别优惠中长距离的通勤族,要为这个群体设置票价更便宜的特定线路和特定区域往返的优惠票种。还可以鼓励持卡联乘,轨道、地面公交双向转乘票价给予优惠。另外,轨道交通也应优惠儿童、学生及老年群体。这些建议在国内或是国外的其他城市都有先例,有可以借鉴的比较成熟的经验。在调价方案原文中曾提到,为满足乘客多样化出行需要,北京将根据设施设备及技术系统改造情况、客流时空分布变化情况,由轨道交通运营企业适时推出低峰优惠票价及差别化票种。从这句话来分析,优惠的多票制是要出台的,但这个适时到底是什么时候?陈小兵认为,政府应该拿出一个时间表,而不应该是遥遥无期,如果政府不去督促,运营企业可能没有这个自觉性。

陈小兵说,目前调价方案中规定票价调整每年一小调五年一大调,实际上造成票价会年年上调。因此必须设置一个票价调整的触发条件的机制,只有达到这个触发调整的条件,才能启动调整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