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南极是音乐,那它一定是莫扎特;是艺术,那一定是米开朗基罗;是戏剧,那一定是莎士比亚,而且,它一定是比这些都更伟大的存在。——澳大利亚知名电视节目制作人安德鲁?丹顿

■ 最初的梦想

这场南极之旅最初的启动原因也是因为梦想。因为梦想在海上航行,因为梦想一次纯净的长途旅行,因为梦想去看企鹅,因为梦想登上南极大陆……

也许此次参加luxtrip南极之旅的品行家们在五年前,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就对自己说“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南极”,也有只是在luxtrip南极之旅招募时刚好被一张南极的图片而吸引便结伴同行,我也如是,虽游历多国心中还是摸不去对南极的向往。梦想拥有无比强大的能量,它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会越来越深刻,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真的不朽的话,那一定是梦想。

luxtrip南极探险之旅策划的开始就是因为——南极是一个梦想。为了实现很多人心中的梦想,我们决定策划一场说走就走的南极之旅,其实严格说起来并非说走就走,而是一次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旅行。因为我们早在年初就已经“打上了南极的主意”,经过各种前期的调研和分析,才开始方案的策划和实施,所以我们并非“一时冲动”,而是“蓄谋已久”,并且“精心策划”“周密部署”,才会最终取得胜利。

经过三十多小时的飞行,同行的各品行家分别从北京、纽约、法国等地飞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聚首。航班降落后乘车直接“杀”向四季酒店,经过两天长途奔波,此时只想一头扑在柔软的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Four Seasons Hotel Buenos Aires坐落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中心,是综合法国的建筑风格及现代化于一体的五星酒店。房间内的设施虽是世界一流,但它的内饰却古典雅致,到处是传统的阿根廷元素,酒店共有165间客房,2间餐厅。

当地时间12月1日我们开始了南极之旅正式的游览,不得不说布宜真的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

世界三大歌剧院之一的科隆大剧院

七九大道+独立纪念碑

Catedral Metropolitana大都会教堂

总统府(玫瑰宫)

下午和同行的品行家们一起欣赏探戈表演,一时兴起,纷纷翩翩起舞,这专业的舞步!这投入的眼神!品行家果然各个“深藏不漏”!

我们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到了小城乌斯怀亚。乌斯怀亚,也被称作世界的尽头,是世界最南端的城市,这是一个别致、美丽的小城,依山面海而建。街道不宽,但十分干净。街边全是在童话里才会出现的、那种属于白雪公主的可爱小木屋。

中午我们在乌斯怀亚饱餐了一顿美味午餐。傍晚时我们登上了开往南极的邮轮,南极——终于等到你~~~~

船上安全培训开始了,大家排排坐听课课了~旅行的第一要素是安全,所以这是第一课,也是必修课~

世界唯一六星级全套房邮轮——银海探索号

一觉醒来,耳边是巨大的击打声音,从窗外看去竟是“汹涌”的海浪撞击邮轮的声音,问过之后才知道,我们正在穿越德雷克海峡。船体晃动的厉害,我的身体忍不住的随之摇摆,拍出来的照片也是晃动的,我知道那是风浪的作用。看着窗外的浪花,忽然心头感觉悲喜交加,悲伤的是离家的距离又远了一分,欢喜的是离南极大陆的距离又近了一分。站在船舱走廊上,我忽然觉得这样的航行如果一直无休止的进行下去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因为海上钢琴师1900还说过另一句话:I was born on this ship, and the world passed me by.(我生于船,长与船,这里的世界千变万化。)

早上起床总是会有一些小情怀,就好像微醺的诗人总是会想即兴赋诗一首。不过这样的小情怀在我吃完早餐后就一扫而空,因为胃饱了心就不空了。

这是邮轮上的“微笑天使”,我们的中文服务人员

下午我们最重要的活动之一就是试登陆靴,等我到的时候居然已经“人山人海”了,同行的好多品行家们都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登陆靴。看着大家有说有笑的试鞋子,忽然觉得好像有种过年的感觉,大家都是笑容满面,激动兴奋,然后看到你都是会温暖的说一句:“快来,快来,就等你了!”试完登陆靴,今天的重头戏就是船长晚宴了。

说起晚宴,就不得不提一下邮轮上的餐食了,我真的很想问一句,你们是把米其林大厨偷偷给带到船上了吗?这样的美食在登上邮轮前我是万万没想到的,以为要过几天清汤寡水的生活,妄想着能回国时瘦上几斤,但看这个样子我是要增肥几斤比较真实。

天气不错,心情也不错,在银海邮轮上看个日出还是挺惬意的。乘风破浪朝南航行位于南美大陆及南极半岛间著名水道德雷克海峡。接近南极幅合带时,冷热洋流在此交汇,空气中也逐渐飘出南极特有的清新冷空气味道。今天将进行我们自登上邮轮后的的第一次登陆。

离我们登陆的地方越来越近了,一切行头准备好,我们要踏上陆地了

乘汽艇“探险”的我们

热烈的欢迎仪式!成群的企鹅,友好的向我们打招呼

虽然对小企鹅有诸多的不舍,但还是迎着夕阳返回银海号,明早还要登陆,晚上我们就在海浪声中入睡了,经过几天的游轮生活,已经适应了海浪声和船体偶尔的摇晃,这样进入梦乡仿佛回到了婴儿时期的摇篮。

Brown Bluff

早上7:30我们如约登陆,今天登陆的这个岛叫Brown Bluff,同行的队员中有一位已经是第四次南极航海旅行的“阿兹猫”给我们介绍了这个岛,Brown Bluff是阿德里企鹅,巴布亚企鹅,黑背鸥和岬海燕繁衍下一代的圣地,而威德尔海豹则是这里的常客。在这里有最好的角度欣赏到阿德里企鹅安静的坐在那里观看自然风景的滑稽表情。她说这也是她4次南极航海旅行中第一次登陆Brown Bluff,所以也是和我们一样兴奋和激动。

企鹅百态

偶遇奇景,云璇与海鸟。

旅行中,我们迎来了品行家周女士的生日。在大海上过生日,我想这也许是她最独特的一个生日了,小编也代表所有品行之旅的粉丝们祝她生日快乐。旅行不止,欢乐不止,感动不止!旅程还在继续,我们仍然在路上。哦,不,是在海上!

再不爱拍照的我,也不由的来几张,给南极点赞,给品行之旅点赞

在路上,在梦中

在南极旅人不能错过的除了冰山、登陆体验、企鹅、 在南极不能错过的还有海洋中的庞然大物:鲸群,幸运的您看到在南极广阔的海洋中巡游,相互追逐嬉戏的成群座头鲸,虎鲸,小须鲸是心灵与视觉的双重盛宴,不亲访南极绝难有此惊艳难忘的感动。

我在你的睡梦中行走,相差大约12个小时的时差,你们睡得香甜时我们正是旅途进行时,这种感觉就好像我进入了你的梦里。在梦里我们一起欢呼,一起奔跑,一起跳跃,甚至一起搓手取暖。

其实南极探险之旅的生活并不那么轻松。每一天的生活可以说是“两点一线”,邮轮-陆地,在最初的几天他们的生活只有一个点——邮轮。旅途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人在最初的几天严重晕船,晚上严重失眠,神色憔悴,可是我们看到他们发来的照片里永远是灿烂的笑容,吃大餐时满足的笑容,和大家玩牌的幸福笑容,和同伴聊天的开心笑容……

我忽然觉得有些鼻酸,脑子里就忽然冒出了那句“报喜不报忧”。从遥远的南极给家人传来的永远是欢乐,是开心,是享受,是满满的正能量。旅行是享受,不是说享受美食,享受豪华酒店,而是心灵享受。

在无尽的旅途中,我明白了天地辽阔,自己的渺小存在;明白了团队的力量,一个好汉三个帮;明白了人间自有真情在,相濡以沫的生活来之不易;明白了与其怨天尤人不如享受当下;明白了没有什么比快乐生活更重要。

惬意前行

每天在云兴霞蔚中醒来。伴着落日熔金而息。枕着皎洁的月光入睡。在航行中惊喜的遇到killer whale(虎鲸)。船上的工作人员说,不是每一次都能遇到,上一次银海航行就没有遇到。

旅行里看到可爱呆萌的企鹅。各种洁白纯净的浮冰和冰山,仿佛进入了人间仙境。游轮上也有各种精彩的活动,昨天就在甲板上,迎着海风赏着美景吃了味道32个赞的牛排。

每一次旅行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体验,因为这跟你的际遇、心境有很大的关系。

■杀人西风带

在风雪中完成了最后一次登陆——迪塞普申岛后,银海号邮轮也开始返航了。返航的第一个消息就是船长通知我们穿越德雷克海峡时很可能会遇到风暴。

“怒吼海峡”-Drake Passage德雷克海峡,它是世界上最宽的海峡,其宽度竟达970公里,最窄处也有890公里,同时,德雷克海峡又是世界上最深的海峡,其最大深度为5248米。如果把两座华山和一座衡山叠放到海峡中去,连山头都不会露出海面。德雷克海峡以其狂涛巨浪闻名于世。由于太平洋、大西洋在这里交汇,加之处于南半球高纬度,因此风暴成为德雷克海峡的主宰。海峡内似乎聚集了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所有飓风狂浪,一年365天,风力都在八级以上。即便是万吨巨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也被震颤得像一片树叶。

这片终年狂风怒号的海峡,历史上曾让无数船只在此倾覆海底。于是,德雷克海峡被人称之为“杀人的西风带”、“暴风走廊”、“魔鬼海峡”,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死亡走廊”。曾经看过一则旅行日志,客人是乘飞机飞越德雷克海峡,然后再登陆南极,因为巨大的风暴除了危险还会带来船体严重的晃动,船上的客人极易发生晕船呕吐现象。

我不知道是我们的南极探险之旅的品行家们到底积攒了多大的运气,不但在旅途里遇到了难得一见的killer whale,几乎每次登陆都能看到成群的企鹅,而且连在这魔鬼海峡、暴风走廊的德雷克,风暴也因为他们“绕道而行”。

是的,品行家们没有遇到怒吼的风暴,他们与风暴擦身而过。但是并不代表一路平静,虽然没有与风暴正面厮杀,可仍然经历了巨大的风浪,能够明显感觉到邮轮行驶的不平顺,但比起风暴来说,这些都已经是小case了。

我忽然想到鲁迅那句话: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虽然这句话放在这里有点言过其辞,但在我的心里觉得他们是真的猛士。不惧风雪,自由的享受旅程;不惧严寒,向大海狂奔;不畏辛苦,用欢笑为旅途作伴;旅行就应该抛掉一切,享受生活,享受快乐。

返航

在银海号邮轮返航后,各位我和同行的品行家们又回到了小镇乌斯怀亚。虽然从乌斯怀亚出发已经是几天之前的事了,可是归来时这里还是离开时那样安静淡然的乌斯怀亚,她好像是站在楼台上一直在等你的女子,看你回来报以赧然一笑。虽然抵达乌斯怀亚的时候天气并不好,有些阴天,也有些寒冷,但是并没有影响大家的心情,在这片浓浓的绿色里仍然玩的很开心。

在乌斯怀亚火地岛国家公园进行了短暂的游览,但是却收获了很多美景。火地岛国家公园是世界最南端的国家公园,位于乌斯怀亚以西12公里处,从南边的比格尔海峡一直延伸到北边的Fagnano湖,不过公园只有一小部分对公众开放。这里的海湾、河流和森林都异常美丽,充满大自然气息。进园探索游览,沿途山明水秀、生机盎然,还有多种野生动物和珍稀鸟类。

今天的乌斯怀亚是游人争相前来的地方,而当年它却是南美的“西伯利亚”,令人闻之色变。1896年阿根廷政府仿效英国将罪犯流放澳大利亚的做法将第一批罪犯流放到这里,20年后这里已成为南美最著名的大监狱。在零下二三十度酷寒冬季里,被关在这世界尽头监狱里的滋味可想而知。

在乌斯怀亚短暂停留后,品行家们就要乘飞机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了。如果下次有时间在布宜多停留几天,向大家推荐一个地方——雅典人大书店。虽然这次行程匆忙没来的及去,但是这个全球十佳书店是非常值得一看的。

雅典人大书店前身是一个20世纪20年代的剧院,因此这里依旧有剧院的豪华的礼堂和设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书店”之名的有力竞争者。整齐的书架放在露台,当你欣赏完这里华丽的装修后,就可以开始读书了。之前剧院的包厢现在是阅览室,舞台上还有一个咖啡厅,在红色的天鹅绒窗帘间。

从南极大陆归来,品行家们还沉浸在那一片洁白大陆的美景里,可是我们的旅程也走到了最后,明天,他们即将收拾行囊坐上返程的飞机。

造访南极已不再是探险家和冒险者的专属,天空依旧很亮的南极夜晚,当暮色来临,金色的光芒一点点晕染了深蓝的海面,就连白云也染上一抹红。告别了静谧幽宁,美得不染凡尘,荒凉而壮美的南极洲,庆幸自己已成为少数踏上南极的幸运儿。造访令人惊艳的极地犹如一个梦!在实现并见证梦境的同时,也更加清楚地认识到南极环境的脆弱,了解保护南极的重要意义,是毕生难忘的经验,也算完成了一次人生的修行!

有些事情,不经历过你永远都不会明白那种感动,那种纯净,那种天地苍茫,那种海阔天空;也无法理解他们有多么辛苦,多么坚强,又有多么快乐,多么享受。很多时候品行家们把一些疲累、难过、烦躁都隐藏了起来,也许他们会因为船的颠簸夜里痛苦的失眠,也许他们会因为不在国内而错失了一大笔业务,也许他们因为原在千里之外而无法陪伴家人过生日而懊恼,也许他们因为要参加这次旅行而放弃一次比赛,也许他们为了参加这次旅行而要飞行转机50多个小时……这些你不去实际体验,也许永远都不会懂。

虽然旅行一次是精疲力尽,可是又无法抑制那颗平时被繁琐生活压抑的想反击的心,那么一次远行,即是一次与平淡生活反叛的开始。我想所谓平凡之路的意义应该是就如斯嘉丽说过的那句话: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无论你经历过欢乐或者痛苦,一切都已是过去,明天又是全新的一天。

旅行的意义应该是让你更加懂得人生,更加明白拥有的珍贵,也让你更加明白梦想真的需要坚持,因为它随时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