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说瑞郎大涨和欧元猛跌对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SIHH的影响,能看到的就是今年25周年庆参展人数被严格限制,传说每年SIHH每发放一张邀请函和门卡,就意味着给你掏了一千多瑞郎让你几天全程好吃好喝的看表。

从我的小小的订阅号后台来看,关注SIHH的人真不少,你们真的就,知识面过广啊不是我说!

我们圈内人称SIHH为钟表界的奥斯卡,说它Formal是因为这个表展的参展品牌全部是规格很高的历峰集团品牌,并且多数是只做腕表和珠宝的品牌,集团的创始人Johann Rupert算是那种冷面商人,他曾经冷冷地回复质疑他决定的人“我们专注于风格而不是风尚,我们可不想卖一年打两次折的东西。”在如此高大上的环境中,名额被严格限制而且与会者当然要穿得比较正式,男的得打领结,女的袒胸露背的,总之都很像去领奖和颁奖。

从左至右分别为2015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上的热门表款: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卡地亚Crash 镂空手动上链腕表、万宝龙Heritage Chronométrie Quantième Complet Vasco da Gama限定腕表

从左至右分别为2015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上的热门表款: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卡地亚Crash 镂空手动上链腕表、万宝龙Heritage Chronométrie Quantième Complet Vasco da Gama限定腕表

前几年市场好的时候,全世界参展媒体一度暴涨,放眼过去都是影帝影后,虽说兴趣爱好广泛的我并不介意在吃饭时胡聊,但对于某国城市规划问题我显然缺乏理性认识;而关于北京雾霾和娱乐明星离婚热点事件,他们也并不具备必要的背景知识,以至于在每一餐结束之前,素不相识的我们都在优雅地马不停蹄地找着话题,心累。

对比当年的窘境,我热爱今年的看表环境,本来就是一个定位高逼格的盛会,你来这么多人干嘛,乌泱乌泱的,今年人少了一大半,我有个多年老相识业内人士跟我耳语:“挺好,刚好大家都能坐下来吃饭,不挤。”听到这话我都快哭了,曾几何时啊。

瑞郎暴涨对今年手表的影响不在款式在后续销售。最近四年Swiss National Bank为了保障瑞郎跟欧元的汇率保持在1.2:1可谓每年花了大价钱买欧元,但是他们的确预计到了European Central Bank的一个举动(并且猜对了),就是ECB为了买回来希腊等破产国家的亏本决定大量印刷新的欧元,所以欧元猛跌。SNB本来就拥有很多欧元,所以不再购入,1.2:1的汇率失守。这样来看虽然损失不严重,但瑞郎涨了20%,也就意味着手表的成本也涨了20%……对于手表公司来说,利润直接降低20%,大集团挺一挺可能过去了,但最差的结果很可能会有小品牌小公司死。

真不知道是品牌们未卜先知还是连年市场业绩不佳,今年的表展,大量地涌现出了经典款、基本款、复刻款,我个人很欣赏的一位老师非常严厉地点评“好像除了朗格没有任何新东西,失望”。

当然我们行业内人的期许与品牌的初衷、普通消费者的考量完全不同。

因为对于很多很多品牌来说,当下真的是在经历超级恐怖的事情,不再花更多的精力去做高精尖产品实际上是对“渐渐被出局”的担忧,市场不好,瑞郎大涨,欧元猛跌,持币观望的人更加谨小慎微,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出局简直可以被称作一种慢性死亡。

所以品牌很务实地想用经典款和入门款打开市场,降低(未来的)库存。但容我提醒,有的时候高高在上的品牌真的错看我们屌丝了,什么叫屌丝啊,本身没什么预算,又什么都想要,绝对不能允许自己干冲动消费这档子事儿,买块表吧,至少货比三十家,没五天是干不完比价这件事儿的。

但人家不是说了吗,得屌丝得天下,所以市场不好,本来端着的品牌开始对屌丝围追堵截,展开地毯式的价格轰炸和拉锯战。你便宜,我必须更便宜。你不是三万能买基本款了么,那我六万必须拿下小复杂功能;如此往复,愈演愈烈,越来越Low。表展之后我从日内瓦转战到巴黎时装周,听在巴黎读设计的朋友提起某顶级品牌让人趋之若鹜的手袋内卖时已经低到一折,原本两三万的包包两三千就能到手。

你你你,你这么做你还让我们用户有什么安全感和归属感啊。

“听到这个像吃了苍蝇屎,再也不会消费这个品牌的任何一件产品了。”这位朋友如此说。

所幸在腕表界,还没人走到这么夸张的一步。可能有人对此嗤之以鼻“你胡说喔,现在都互联网思维了,多高大上的东西也要接地气。”谁能告诉我到底什么是被说烂了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不过是一顶好听的帽子,扣住了世世代代的坑蒙拐骗的招数和手段。如果有朝一日,奢侈品和腕表也要走上这条路,用户要什么就给什么,还大言不惭地管这个叫“用户体验”,我倒很期待看看用户到底买不买单。打铁就得自身硬,在任何情况下,一个品牌想有个性、想俘获粉丝的心,只有产品、积淀和品牌价值才是核心。像百达翡丽劳力士这种真正过硬的品牌,你觉得它不够好,你还是得忍,这就叫有底气,让人心服口服。

说实话,认为生活就是having fun的我看过、聊过许多表,如同虽然我不懂酒,却喝过不计其数支葡萄酒。前者让我在自己的领域生存,后者让我可以很业余地分辨出某些酒比其他的要好得多得多。但我从来不认为买表、喝酒应该像银行家、律师或者金牌销售人士那样一掷千金,或者畅饮几百上千美元一支的酒。他们过得太High了,像是完全活在另外一个星球上。而这样的星球,无论你有多么猪猡的内心,也一定要表现出得体的势力,谁也休想败了你的兴。

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