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对美元盘中近“跌停”

一直处于风口浪尖的人民币汇率,近日以“一骑绝尘”的跌势,让市场间措手不及。26日,人民币即期汇率跌幅几近央行规定的上线2%,最高跌幅逾1.94%。人民币自2014年初就出现的贬值迹象,有继续延续的趋势。

市场认为,尽管如此,央行并未有明显出手干预的行动,任凭人民币对美元即期大幅下跌,说明其对当前人民币贬值情况或早有应对。

人民币连挫两日 一度逼近2%最大跌幅

自2014年3月17日起,央行将银行间即期外汇市场人民币对美元交易价浮动幅度由1%扩大至2%。近一年来,尽管人民币涨涨跌跌,但日间波幅还从未如此接近跌停板。

继上一个交易日(23日)人民币即期汇率大跌222基点后,昨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收盘报6.2542,继续大幅贬值254个基点,创2014年6月来新低。盘中最低跌至6.2569,一度逼近中间价的最大波幅2%。

从中间价来看,中国外汇交易中心23日公告显示,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1384,较23日报价6.1342贬值42个基点。这两个交易日暴跌约450基点,相当于上个月整月跌幅(下跌590基点)的75%。

从国际市场来看,目前人民币汇率走势主要是指两个方面,一个是对美元汇率走势,另一个是对一揽子货币走势。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连续三个月下跌,但对欧元、日元等汇率一路持续走高。

人民币对美元为何大跌?

此次触发人民币即期汇率接近跌停的幕后推手,无疑是此起彼伏的欧元贬值潮。

22日晚间,欧洲央行宣布推出QE政策,从今年3月开始每月购买主权债券600亿欧元,购债标的是欧元区成员国国债和机构债券,持续时间至2016年9月。依此计算,在未来的18个月内,将有1.08万亿欧元注入欧元区经济,远超此前各方的预期。

伴随着欧洲QE的推出,欧元顺势大幅下挫,这进一步强化了美元的强势预期。随后三天,美元指数接连突破93、94、95整数大关。23日人民币即期汇率的贬值就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种情绪。

此外,在一周之内,印度、埃及、秘鲁、丹麦、土耳其、加拿大央行相继宣布降息,其中丹麦央行一周内两度降息,英国央行也一致否决了加息方案,纪要同时暗示年内无望加息。

随着美国经济的进一步走强,美国经济和美元指数的继续走强是较为确定的趋势,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持续存在。

不仅如此,境内外巨大的汇差也是人民币贬值的重要原因。

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韩会师认为,境外市场对预期一直比境内敏感,随着美元强势预期的升温,近期境外美元报价明显高出境内,有条件的企业自然倾向于境外结汇、境内购汇。

“上周四和上周五境外美元对人民币报价分别比境内高出109和247个基点,1亿美元的结汇额在境外就比境内多兑换1、2百万人民币。” 韩会师说。

从内部情况来看,12月金融机构口径和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骤降,也表明热钱流入的速度迅速减缓,甚至出现资本外流,人民币遭受较大的贬值压力。

央行最新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2014年12月末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为27.07万亿元,较11月末减少1289.09亿元,负增长幅度进一步加大。这与此前公布的金融机构口径的外汇占款走势相一致。

央行的真实意图

事实上,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反映央行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态度。央行下调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意味着央行有意在扩大人民币的下跌幅度。

市场人士认为,目前央行并不希望人民币贬值,这从缓慢贬值的中间价便可见一斑。与即期汇率任性暴跌近500个基点不同,目前人民币中间价属于缓步贬值,近两个交易日分别贬值95和42个基点。

韩会师认为,1月27日是个很关键的时点,如果央行中间价突破6.14,意味着央行希望借助欧元的这一轮下跌将今年人民币的波幅在年初就打开,2014年创出的6.2676的前期峰值可能很快被突破,并可能在阶段性震荡后挑战6.30的价位,这样在1季度人民币就可以完成今年的第一个贬值周期。

国泰君安认为,从中期看,在资本流动管制环境下,央行仍然对汇率中间价具有较强的做市和控制能力,无需过于担忧资本外流和汇率大幅贬值风险。

从央行外部目标看,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需要本币汇率保持相对稳定,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在2014年仍是除美元外走势第二强币种,即使在2015年相对美元面临更大贬值压力,但相对于欧日和其他新兴市场货币,实际汇率仍保持明显升值趋势。

从对内目标看,在经济下行风险加大和融资条件偏紧的环境下,央行有降息降准全面放松、推动货币走软的意愿,当利率汇率工具出现矛盾时,央行可能更多以内部目标为主。

实践证明,在美元如此强势的条件下,人民币兑美元仅仅是小幅贬值,所以如果以一揽子货币进行观察分析的话,人民币总体上还是升值的,并且升值压力依然存在。在过去的1年中,人民币兑欧元、英镑、日元、加元等国际主要货币都有一定幅度的升值。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预计,汇率问题是可以串起整个国民经济发展的核心,人民币全年至少有5%的贬值预期。

“当前人民币有效汇率并不均衡,而是被持续高估,这也是中国经济迟迟无法复苏的根本原因。” 鲁政委说,如果人民币高估被修正,也就是通过汇率贬值,则中国经济将轻松回到7.5%以上的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