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郑州柿园水厂。平流沉淀池里的水是黄河水和丹江水按照1∶3的比例混合的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半个月后,来自丹江口水库的一汪清渠,途经1432公里,抵达京津。

当渠两岸受水区的人民,为新的水源欢呼雀跃,为丹江水的甘甜由衷点赞时,网络上传出一些杂音,甚至“泥沙俱下”,企图把一汪清水“搅浑”。一时间“南水北调中线通水即失败”的论调甚嚣尘上。

谣言止于真相。东方今报记者重返渠首、干渠、水库、水厂,让调查沉淀“泥沙”,用事实“澄清”真相。

流言“泥沙俱下” 现场一汪清波

2015年1月27日中午,天欲降雪,南阳淅川县陶岔渠首,一边连着丹江口水库,一边是南水北调输水干渠,渠内清波荡漾,渠水舒缓流淌,水质清澈,几可见底。

而此前一个月,南水北调中线刚刚开通之际,一种论调在网上、在线下流传,称“泥沙沉淀已经毁了南水北调中线”。

言论称:汛期后丹江口水浑浊,携带大量泥沙,水位一涨起来,就马上放水进入干渠,并关闭各处闸门,名曰进行充水试验。让整个干渠成为一潭死水,丹江口的浑浊汛期洪水,有几个月时间在干渠里充分沉淀,成为泥浆河底。“这个错误的决策,不幸已经彻底毁了整个南水北调中线”。

这种论调出自一篇署名为“马可安”的文章,发表在国内一著名网络论坛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名誉所长王浩对此观点进行了驳斥,王浩回应:说丹江口水库及南水北调中线输水干渠有“泥沙问题”是“无稽之谈”。

王浩解释,长江本来含沙量就很低,每立方米约为1公斤。汉江又是长江最大支流,比长江的含沙量还低。特别是近年来,陕西安康、商洛、汉中等地大力推进水土保持,使得汉江含沙量再次减少。

汉江汇入丹江口水库后泥沙会进一步沉淀,再加上中线工程取水口是从水库表层取水,而输水渠道都是混凝土衬砌,也就是俗称的“硬底”,最后进入水渠中的泥沙可以说“极其少”,水很清澈,根本不存在泥沙淤积的问题。

望着一汪清渠,以及干净如新的渠底,东方今报记者只想问,“马可安”在写“泥沙沉积和泥浆河底”时,有到渠首或干渠亲自看一眼吗?

2000人专业护水队守护“清水缸”

1月27日,26岁的邢鹏和他的小伙伴们,正在陶岔干渠旁巡视,他们是陶岔渠首护水队的工作人员。2013年8月,淅川县专门成立了护水队,邢鹏已在这儿工作了一年半。

邢鹏的任务,就是清理渠上的杂物、漂浮物。队里都是年轻人,平均年龄不过25岁。邢鹏说,每到周末,都有不少来自北京的游客,专程赶到这里,看看给北京供水的“水龙头”,他们都说“陶岔龙头开,南水北上来”。

汛期的时候,邢鹏他们比较忙碌,有大风暴雨等极端天气时,干渠上会有不少漂浮物;而现在正值冬季,渠面上漂浮物很少。

像邢鹏一样,淅川县护水队共有2000多名成员,保卫着河南、河北、京津等沿途受水区的“大水缸安全”。

漂浮物看得见,水质变化肉眼难看见,咋办?陶岔渠首处岸边有一个水质固定监测站,全天候24小时监测水质,一旦发现水质的变化,工作人员就会做出相应的措施,像这样的监测站,中线工程一共有30多个。

此外,关于水质保障,东方今报记者实地走访时发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有两个“封闭”,一个是环境封闭,水渠两侧都有绿色的防护网;另一个是水体封闭,就是整个南水北调的水体是完全封闭的立交设计,不与沿线河流、沟渠等发生接触,避免交叉污染。此外,总干渠两侧还划定了水源保护区并进行生态建设,在保证渠道水质的同时,也确保沿线河道泥沙不进入总干渠。

平顶山对“南水”的殷殷感激

对于半年多前那场干旱,何超记忆犹新,他是平顶山白龟山水厂副厂长,曾在2014年夏旱时,亲自到丹江口水库取水救急。他说,平顶山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受益的第一个城市,还没正式通水就先受益了。

2014年夏旱,平顶山旱情全省最重,63年来,平顶山人民第一次为如此缺水而发愁。白水山水库两次动用死库容,水位下降到97.5米,水库面积缩减为24平方公里,仅为常年的三分之一。

那时,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充水,但尚未正式通水,相关部门决定,为解决平顶山市人民用水难题,分两次向平顶山输水5000万立方米。

“现在,白龟山水库里补充的就是丹江水,今天(1月27日)的水位已达到100.2米,还在一点点升高。”何超说,上个月计划充水1500万立方米,1月计划为2000万立方米。

“丹江水和白龟山水库里的水,一样干净,一样甜。”60多岁的平顶山市民秦尚武说,白龟山水库的水质,是河南省内数一数二的,他给记者看自家的电水壶:“你看,我这电水壶用了三四年了,底儿上几乎没有水垢。”

“去年平顶山遭遇60多年不遇的大旱,多亏有南水北调的丹江水来救急啊。”秦尚武说。

在平顶山水质监测中心主任单明斌看来,中线北上的丹江水,品质甚至在某些方面超过白龟山水库的源水。钙镁离子仅有130毫克/升;硫酸盐含量仅为33毫克/升;氯离子为6.6毫克/升;常规情况下这些指标均低于白龟山水库源水的指标,“水喝起来口感更‘软’,更甘甜。”单明斌说。

那些质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体浑浊、水质遭受污染的网友、“专家”,可亲自鞠一捧丹江水,摸着心口亲自尝一尝,水质到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