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晚上9点,小美拖着美甲箱疲惫地回到家。“又是行程满满的一天。”当美甲也能O2O预约上门,忙碌的都市白领很难不喜欢这种方式。春节前的每天,近千名美甲师行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业绩好的明星级员工,单月入账近7万元。

所谓OTO是“Online To Offline”的简写,即“线上到线下”,就是把线上的消费者带到现实的商店中去,在线支付购买线下的商品和服务,再到线下去享受服务。山东姑娘小美在北京做美甲师已经有8年了,8个月前她跳槽到了河狸家。最初,对于OTO这个互联网新词,小美有点懵懵懂懂。毕竟,过去在美甲店,她们也偶尔会对在周边居住的会员提供上门服务。工作了半个月后,她才体会到两者的区别。

“线上预约,可以完全摆脱你所在的位置的局限。”小美形容,她每周的工作流程是,先在APP中上传她精心打造的美甲作品,等待客人预订,然后和客人确认住址和指甲花样,拖着工具箱上门服务。新工作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在去往客户家的路上,她也能好好看看北京的街景了。

最近的半个月,小美可是忙坏了。每天,她的预约行程都是满满当当的,从早到晚,每天都要接4单活儿,一刻都停不下来。“累并快乐着啊!”小美表示,美甲师行业不同于在公司上班的白领,几乎没有年终奖一说。也因此,春节前的一个月,算是全年的“大日子”,每位美甲师都依靠这一个月的业绩绩效回家过年。

小美告诉记者,据她了解,现在服务于河狸家的美甲师已接近1000名,而且全部都是全职美甲师。入职时间的长短,自然也体现在了收入上。“我听说平台的明星级美甲师,最近一个月入账近7万元。所谓明星级美甲师,都是初创期就过来,客源多,价格高的员工。”小美私下透露,明星级美甲师每一单基本收费都在500元以上,贵的还有两三千元,而且所得收入的绝大部分归美甲师自己所有,“所以一个月能拿到7万元。”

而像她这样属于中期入职的美甲师,平均每款作品的价格在300元上下,所得收入的分配比例也少于明星级美甲师。“我这个月挣得超过1万元了。”尽管和明星级别员工差距很大,可因为比去年春节挣得多,小美依然觉得很开心。“越来越多的人接受O2O,我们的收入也会越来越多了,日子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