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走亲访友,七大姑八大姨聚在一起,难免会被“拷问”,面对各种问题,你最怕听到什么呢?南都民调中心联合奥一网发起网络调查,共回收了437份 有效问卷。调查显示,“工资多少”和“有对象了吗”成为了市民在过年最怕被问到的事情,超过七成受访者害怕被追问“是否有对象”,将近七成受访者对问“工 资收入”表示反感,近四成受访者反感被问“买房买车了吗?”,超三成受访者害怕被问“每年给家里多少钱”。

“有对象吗”成“紧箍咒”

在龙华上班的女白领肖小姐今年29岁,春节是她“又爱又恨”的一个节日,爱春节是因为在深圳工作难得回家跟父母团聚,恨则是因为至今未婚的她,回到家就 会被各种亲戚朋友追问婚恋情况,“一想到这个事情,我就开始头疼。”肖小姐说,最近网上有个新词叫“过年癌”,而她已经到了“末期”了,“一发作就难 受。”

从25岁开始,“有对象了吗?”“什么时候结婚?”等类似问题就成了肖小姐最害怕听到的问题,“好像25岁是一道坎,过了女人就 便老了,这些问题就像紧箍咒一样,念得我崩溃。”去年春节,比她小两岁的表弟在老家摆喜酒,婚礼完毕之后,一堆亲戚朋友聚在一起聊天,而肖小姐便成了“众 矢之的”,“所有问题都冲着我来,而且都是同一个主题——— 该结婚了。”

“很快就奔三了,女人的青春没多少年。”“深圳男人不难找 啊。”“眼光不要太高了。”“隔壁家那个谁谁谁小孩都打酱油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各种问题和“建议”排山倒海般袭来,肖小姐心里很反感,但是她却不想表露 出来,只能一个劲赔笑脸:“都是亲戚,有些人虽然只是八卦或者多事了些,但是也没啥恶意,我烦但我也只能忍着,回到深圳就清静了。”

七 大姑八大姨们可不是无聊时逞逞嘴皮子功夫,很多人还付出了行动。“她们会迅速搜罗身边的未婚的男人,然后想着介绍给我。”肖小姐说,5年来,亲戚朋友给她 介绍的对象不下40个,“就连我一些同学的爱人,得知我单身,都会想着跟我介绍对象。”肖小姐说,这些年相亲的对象不乏奇葩,“有离了婚带着小孩的,有喜 欢处女的秃头博士,三姑六婆可真怕我嫁不出去。”

问完收入常常被对比

刘先生前年刚从大学毕业,现在在福田一家外企工作,每年回家,他最反感的就是亲戚们问他收入怎样,“小时候每年过年,别人就会问你考试考几分,毕业了以为就解放了,但是太低估亲戚们的威力了,问收入一样让人烦恼。”

“一听到我在深圳外企上班,她们就来劲了。”刘先生说,亲戚见面,首先便会打听他的工作单位,紧接着便是问收入。“在深圳上班,待遇应该不会少。”“外 企很厉害的,每个月至少3万吧。”问题一个接一个,让刘先生无法招架。“那个谁谁谁,在深圳上班,每个月都往家里寄很多钱。”跟小时候一样,刘先生说,七 大姑八大姨很喜欢将自己跟其他人的情况对比。“在深圳工作表面风光,比不得你们家小孩在小城市做公务员舒服。”被问烦的刘先生有时试着“反唇相讥”,但是 事后都会被父母斥责没礼貌。

问完收入,很多人的问题便会升级,“他们接下来便会问买的房子多大,车子是什么牌子的。”调查显示,近七成 人害怕被问到收入,超过三成人士对“买房买车了吗”等问题也表示反感。“不管我回答买了还是没买,亲戚们都能找到一个话题,永远停不下来。”刘先生表示, 他不喜欢那种“被拷问”的感觉,“我父母都不会问得那么紧,我在哪里买的房,买了多大与你何关呢?”刘先生认为,七大姑八大姨的“八卦”,对当事人其实是 一种伤害,“我们的事情可以不打听么?就不能让我们安安静静过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