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夫子庙秦淮风光带里一座占地100多平方米、耗资40万元“四星级公厕”,因为设施高档曾经引起全城的轰动,可是现在却呈现破败的景象。

液晶电视收了起来,仿红木桌椅用铁链锁了起来。空空荡荡的豪华公厕徒有其名,原来建个豪华公厕是为了彰显城市的品位、文明的程度的,现在正面作用没起到,负面作用倒十分明显。

人们当然知道电视为什么被收了起来,桌椅又为什么要上锁。恐怕在建成之初,这样的结果就在大家的预料之中。这个城市里不光有爱护公物、维护公共秩序,视城市如自己的家一样爱惜的热心市民,还有小偷小摸、爱惹事的,就连一些普通人,顺手牵羊的老毛病也一样不稀罕,你摆上洗手液,就有人拿小瓶子装走了,你放上厕纸,就有人当纸巾卷走了,你还搞花灯还搞电视,还搞那些装饰品,是嫌麻烦不够多吗?

当城市管理者拿这些东西考验市民素质的同时,也得问问自己有没有做好接受最坏结果的准备。“四星级公厕”最大的问题就是脱离现实,为了一个空洞的名声,为了一个光鲜的面子,华而不实。

适度超前能引领文明,比如这厕纸、洗手液,很多城市刚开始免费提供时,效果也不好,有被浪费了,也有用不完带着走的,现在情况要好很多。这一方面是因为文明素质在提高,大家都看清楚了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道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社会富足程度的水到渠成,现在许多人出门都习惯带着纸巾,实在没有必要贪这点便宜。文明的得来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可是过于超前,反受其累,液晶电视、仿红木桌椅这些东西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摆设,但对有些人来说就是诱惑了。公厕里放上电视,无非是图个光鲜,有多少使用价值,难道还有在厕所里看电视的特殊爱好?厕所的功能不是休息更不是休闲,该具备的功能具备,干净清爽,有纸有水有洗手液,这已经是很不错的一个公厕了,其他的根本不重要,公厕的确能成为展现城市文明的一个窗口,但如果把它当成一项面子工程,就搞错了对象。

文明要顺其自然,公厕里的文明也有赖于整个社会文明素质的提高,我们都能理解管理者的良苦用心,但好心不一定能办成好事,假以时日,我相信这些都不是问题,可现在它的确是个问题,一味强求就进了死胡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