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陆先生向记者出示快递单

日前,市民陆先生向互动维权栏目投诉称,通过顺丰速运寄送价值5606元耳环时寄丢,对方只愿赔1000元。由于顺丰速运 方面解释自相矛盾,陆先生质疑快递人员监守自盗。3月4日,记者联系顺丰速运客服后,对方迟迟没有回音。昨天,记者再次联系顺丰速运客服,对方有关工作人 员才回复说将再去核实派件情况后协商赔偿。

市民投诉:5606元的耳环被寄丢

陆先生称,他在淘宝上开网店,于2月26日给南京客户朱小姐快递价值5606元的歌姬E型耳环,快递行程单记录显示该快件于2月27日上午开始派送,中午被朱小姐签收,然而,朱小姐却说没有收到快件。

“我赶紧联系快递员,快递员一开始说他没有拿到这个快件派送,后来又说可能送错了,再后来又说快件丢了,叫我打顺丰速运热线协商理赔事宜。”陆 先生说,该款耳环是朱小姐一年多前就开始预订,于近日才手工生产出来的“限量版”,意识到事态严重,当即就致电顺丰速运热线,希望对方妥善处理,当时得到 的答复是三天处理好善后事宜。

“其间,朱小姐三次去顺丰速运南京市百家湖服务点交涉,都没有人接待,朱小姐想见到顺丰速运有关派件人员,得到的答复不是那位派件人员去吃饭 了,就是说那位派件人员在外派件。”陆先生说,他和朱小姐等到第三天等来的是顺丰速运理赔热线工作人员“冷冰冰的回答”:由于只保价1000元,只能赔 1000元,“他们没有任何寻找过程说明,也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说丢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先生和朱小姐向南京警方报警。“民警带着朱小姐去了那个网点,他们才有人来接待,答应去看小区监控录像”,陆先生说,自称网点主管的负责人才说去看监控,但调看监控时没让第三方在场。

之后,该主管一方面称很多监控摄像头已经不能工作,翻看一天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另一方面又认为相应快件“极大的可能是被偷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解释是,派件人派送其他快件时,该快件放在楼下被人“顺手牵羊”了。

陆先生还反映,交涉过程中,他们得知,快件被丢当天,相关快递人员只派出10多个快件,派件时,将这些快件放在顺丰速运直筒快件包内。“按理 说,一天只派送10个快件,将那些快件放在直筒快件包内,不大会出现将快件包放在楼下再上楼送快件的情况,即使如此,寻找起来也应该非常方便。”

联想到寄件时顺丰速运人员询问寄件东西详情,联想到顺丰速运南京网点主管察看监控录像时并无第三方在场,联想到网上可以查询到这款耳环价格,陆先生怀疑顺丰速运工作人员监守自盗。

记者反复联系

顺丰速运表态将调查

根据陆先生提供的快递单号,记者在顺丰速运官网上查询发现,相应快件于2月26日20点17分收件后,于21点56分从上海江浦服务点往顺丰速 运虹桥集散中心转运,于当晚23点14分从虹桥集散中心往顺丰速运南京江宁集散中心转运,并于2月27日凌晨3点59分运达南京江宁集散中心,于当天早上 7点13分到达顺丰速运南京百家湖服务点,之后,由一位姓蔡的先生派件,于当天11点51分签收。

3月4日下午,就陆先生反映的情况,记者致电顺丰速运客服,但是工号8417工作人员接听后再无回音。3月9日,记者致电蔡先生,对方称这个事 情由其主管领导负责处理;记者欲确认是否真如官网所述由其派件时,对方“100%肯定”不是自己派件,建议记者通过询问收件方来进一步证明;当记者希望对 方向主管汇报后接受采访时,对方就以“谢谢关注”、“现在有点忙”等为由挂掉了电话。

昨天,记者再次联系顺丰速运客服后,对方有关工作人员终于回复记者称将进一步去调查。

不久,顺丰速运方面再次回复记者称,将进一步派人核实派件情况,看有没有监控能调取。

回复中,对方表态愿意与顾客协商赔偿,“如公司确实有问题,愿承担责任”。

[疑云]

收件方、发件方都怀疑快递员监守自盗

记者联系了朱小姐,她称,向陆先生预订了一年多才成功订到这款耳环。事发后,她向顺丰速运南京市百家湖服务网点询问时,对方有关负责人一开始称 该网点没有收到相应快件;她查询得知相应快件到过该网点后,对方才改口说送错了;她希望对方向当天的十多户收件方询问时,则被对方以顺丰速运有规定不能这 样询问为由而拒绝;接下来,当她希望对方提供当天快递底单,让她自己去询问当天的十多户收件方时,又被对方以“没有”为由拒绝。

其间,如陆先生所说,陈小姐还三次去顺丰速运南京百家湖服务点交涉,并了解到:之前一直往她所在小区派件的快递员当天休假,才派了一个“新手” 给她派件,“新手”当天只有十来个快件,只要背一个顺丰速运直筒背包就能将十来个快件装好派送,而且,其同事看到这个“新手”拿着应给朱小姐的那份快件放 进了顺丰速运直筒背包里。

朱小姐说,她一直心仪这款耳环,这款耳环在她看来是“一款小小的奢侈品”,她在专柜没有买到的情况下,等了一年才买到,特别在意。事发时,她的 宝宝才几个月大;事发后,她“气得奶水也停了”,还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一度气得抓狂中甚至把宝宝的脸都抓破了。家属将她受影响情形反映至顺丰速运 百家湖服务点后,对方才张贴了寻物启事。

同陆先生一样,朱小姐也怀疑顺丰速运方面监守自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