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市民李先生为面包的奶油配料是什么较上了劲儿,他不知道这样的面包能不能给上了年纪的父亲吃。

3月8日,李先生在一家面包店购买了三款面包,配料一栏中,只是简单标注了含有奶油成分,并未标注是何种奶油。李先生说,奶油分为“植物奶油”和“动物奶油”,两种奶油价格迥异,更重要的是,部分人群不适宜食用“植物奶油”,会有一定的健康风险。

3月10日,华西3·15维权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商家对于是否标注“植物奶油”和“动物奶油”,多是打擦边球。接到李先生的投诉后,成都市、青羊区两级食药监局受理了该投诉,回复中称,目前国家法律对此尚未有明确规定和标准。

投诉

面包未标清奶油成分

3月8日,李先生在罗莎蛋糕梁家巷店购买了手撕面包、北欧坚果和毛毛虫三款面包。本来想带给家里的老父亲,但在仔细阅读了面包上的成分标示后,他犹豫了,面包的标示只有“奶油”二字,“看不出来到底是动物奶油还是植物奶油。”

植物奶油也被称为人造奶油,是以大豆(4183, 31.00, 0.75%)等植物油和水、盐、奶粉等加工而成的,一般都含有一定的反式脂肪酸,反式脂肪酸食用后会产生低密度脂肪,会使心脏病、冠心病、动脉硬化几率上升。而动物奶油是从鲜奶中提取出来的乳脂肪经浓缩而成的,主要成分是动物脂肪,造成心脑血管疾病的几率低于人造植物奶油。

李先生认为,面包店应该标注清楚到底使用了何种奶油,这样消费者就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是否购买。在未能从罗莎蛋糕店得到准确答复之后,他把情况反映给了青羊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回应

罗莎蛋糕店说法不一

接到李先生的电话后,3月10日,记者走访了罗莎蛋糕多家分店,发现包括李先生购买的三款在内,多款含有奶油成分的蛋糕均未明确标注是动物奶油还是植物奶油。

3月10日下午5点过,记者致电梁家巷店,一名工作人员先是说李先生购买的三款面包中的“奶油”是“植物奶油”,不久后再给记者回电话称是“动物奶油”。为了进一步核实,记者与罗莎蛋糕成都分公司取得了联系。一名谢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应该是植物奶油,但并不确定。记者随后致电罗莎蛋糕湖南长沙公司总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回复称,经过了解,应该是植物奶油。对于记者提出为何不标注清楚奶油的种类时,他回应说“不太清楚。”

标不标,商家有算盘

动物奶油成本高同类面包价格贵2元

3月10日,记者还走访了成都多家面包店和超市,发现市面上很多面包并未明确标注奶油种类。

在春熙路正科甲巷的面包新语,记者注意到,紧挨着的两款面包,4元钱一个的蛋挞配料中,明确标注了“动物奶油”,而另一款8元钱的小羊角,却只标注了“奶油”。正在烤面包的师傅告诉记者,小羊角标注的奶油就是“植物奶油”。记者追问为什么这样标注,对方没有正面回应。

记者随后来到二环路东一段的另一家面包新语,一名店员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店面都是植物奶油和动物奶油混合使用,“如果用纯动物奶油,蛋糕不容易定型。”

在三圣街安德鲁森店内,货架上摆着20多款不同种类的面包。记者看到一种俗称“毛毛虫”的奶油夹心面包,净含量80g,售价为6.5元,面包的配料一栏标注有“黄油”。“这种面包一般是卖4.5元左右。”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他们的价格稍贵,是因为这里面含有的黄油是直接从牛奶中提取的,与人工奶油有很大区别,成本较高。记者注意到,在这只面包的营养成分表中,每100g的脂肪含量为27g,反式脂肪(酸)的含量为0g。

食药监局/标与不标暂无明确规定

接到李先生的投诉后,成都市、青羊区两级食药监局很快就受理了该投诉。3月10日,青羊区食药监局回复称,目前,面包中配料成分“奶油”是否必须要标明是“植物奶油”还是“动物奶油”,国家法律法规暂无明确规定。目前,食药监正在进一步调查。

记者查询2013年修订的《预包装食品营养标签通则》中也没有明确规定,只是提及:食品配料含有或生产过程中使用了氢化和(或)部分氢化油脂时,在营养成分表中还应标示出反式脂肪(酸)的含量。华西都市报记者李秀江周家夷实习生德宗摄影吕甲小调查

多数市民分不清啥油

“我们都是看保质期,没关注过里面是否含有奶油,以及含有哪种奶油。”市民张先生说。当听说奶油有天然奶油和人造奶油之分时,他表示“肯定天然的好。”但当记者问到植物奶油和动物奶油哪个健康时,张先生犯了难,“单从字面理解,可能‘植物’要健康一点……。”在记者的走访中,和张先生类似的市民不在少数,很多人说不出植物奶油和动物奶油之间的区别。小贴士

营养专家:饮食禁忌有差异

“按常理来说,应该标注清楚,毕竟两种配料在饮食禁忌和适宜人群上有明显差异。”在成都高级营养师王俊波看来,不标注清楚的商家,实际上是一种打擦边球的行为。西南大学食品专家刘文宗则认为,含有植物奶油的面包并非人们的主食,如果不是长期食用,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