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露(化名)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的3年时间,自己竟然就成了身家几千万的富豪,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一个并不光彩的行业——高仿。

高仿是指根据仿制对象的原有外形、材质、功能所仿制出来的仿冒品。高仿作为一个术语常用在仿制生产技术壁垒较低的高端消费品上,比如仿制皮具、手袋、眼镜等一些国际大牌奢侈品。

高仿不仅复制正品的外形等主要或全部要素,同时也会保留正品的品牌标识,所以说高仿商品实际上是高度仿真的假冒商品。

对于高仿,生活在大城市的人都不陌生,北京的秀水街,上海的七浦路,广州的白云市场等等,凡是我们能在广告里看到的奢侈品牌包,这些地方都能找到,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价格只有正品的十分之一或者更低,而包的质量有些和正品不相上下,有些只是略差而已。

而米露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行业摸爬滚打,从一个实实在在的小屌丝变身富豪,曾经的同窗看到她,都不敢相信,那个高中时代的假小子,现在已经满身真正的名牌。

米露自己是不背高仿包的。因为,她深知,如果自己背了高仿包,就是出卖了自己,而她,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的。

蓬勃的市场

高仿包有市场,并且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并不难理解。

在很多年轻女人的眼里,奢侈品都是有光环的,凡是拥有香奈儿[微博]、爱马仕、LV等品牌包的女人,似乎都被贴上了标签——“优雅的女人”,所以,渴望拥有的心理让这些经济能力有限的年轻姑娘对价格便宜,质量不差,样子几乎和正品一样的高仿包心动不已。

正是在这些需求的推动下,高仿行业逐渐发展壮大。它的市场份额究竟有多大,只要看看满大街的LV,相信大家就心里有数了。

消费高仿包并不奇怪,但是高仿包是怎么大量生产面世的,却是一个神秘的问题。因为高仿本身是违法行为,依据中国司法解释,制作高仿名牌就属于生产假冒伪劣商品的范畴,同时还违反国家的商标法,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要处以行政处罚、民事赔偿等,严重的将按照刑法进行处罚。

依照情节的轻重程度,罚款从20万元起,刑拘2年到15年。目前,因为售卖高仿产品被判刑的案例屡见不鲜。

2014年4月,江苏省高院官方微信上发布了一起通过微信平台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件,两个年轻女孩因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2140, 0.0088, 0.14%)20万元。

而对高仿包,淘宝也是严厉打击。但是,高仿并没有因为这些打击和处罚消失。相反,你只要动动手指,在你的朋友圈和淘宝上,依然能看到高仿包的痕迹。

米露告诉记者,其实微信和淘宝卖高仿的都是一些末端的代理商,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这些平台的。

以假乱真

其实,高仿包的生产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神秘,凡是技艺好的师傅,模仿一个高仿包只需要一周不到的时间。

米露从最初的末端代理做到今天的高端代理,“每一步都是在追逐利益。”

米露的高仿生涯是因为“面子问题”而开始。

米露,小城市居民,小康家庭。为了理想,在北京租房,上班。2011年,“想赚钱都想疯了。”只要是有赚钱的机会,不吃不喝都要冲上去。米露其实不虚荣,小时候的传统教育让她对生活还是容易知足的,“但是长期被你的同事取笑没有品位,心是会痛的。”所以,赚钱成了工作之余米露唯一思考的问题。

偶然的机会,在秀水淘到一款高仿的爱马仕包,从此改变了米露的人生,“500元,真的只要500元。”虽然基本上没有接触过正品,但是这个高仿的爱马仕包真的让米露亲眼见证了高仿的“面子”效应。

几乎是一瞬间,“我就发展了十几个买家,一个包我只赚50元,净利润差不多600元。当时我就想,要是每天都挣600元,哇,真的不敢想。”于是,米露跑到秀水,从那里拿货,做起了最低级的卖家,“那时候,大部分都是卖给朋友和熟人。”

赚了钱的米露为了能做得更大,她辞去工作,直接南下广州,找到了那里的代理商,这个代理商其实就是秀水的上家。一样的拿货卖货,只是这个时候,米露已经不卖朋友了,她发展了自己的下家,以便宜的价格卖给他们,和零售相比,“赚钱快, 也轻松。”

渐渐地,随着对行业的熟悉,米露有了自己的生产厂。“没什么神秘的,我买来真品的包,交给师傅,他们解剖,模仿。”中国人的智慧在这方面永远不能被小瞧,“哪怕一个线头,师傅也能模仿出来。”

大家对此就好奇了,那为什么真品和仿品还能鉴别出来呢?

其实,“没有谁能仿得一模一样,尤其是手工的包,十个包十个样,我们能保证的只是外表雷同,LOGO一样,没有人会真的去追究你背的包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高仿最难做到的其实是材料完全一样,金属扣完全一样,LOGO完全一样。毕竟,大牌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奢华的过程,如果能那么轻易被模仿的一模一样,这些大牌也就该关门歇业了。

米露告诉记者,高仿品分四类:

A货:包的主体部分为一般等级的国产专用皮,提手及包边部分虽为真皮,但不是高等级的皮质,内部用料不保证与真品用料一致(包括猪皮、专用布、绒布等),五金配件也是国产的(如拉链等),做工还行。厂家生产目前主要销往国内和非洲。A货的价格一般不会超过400元,钱包100左右居多。

超A货:包的主体部分为进口专用皮,提手及包边部分为高档变色真皮,氧化变色所需时间较短,内部用料与真品用料一致(包括上等牛皮、专用布、绒布等);五金配件质量等级优良,做工优良;有序列号,防伪线,防尘袋,英文吊牌,说明书,出生卡。比较适合送礼或要求较高者自用。目前已经通过网络销往美国、加拿大、德国。国内市场价位在600~1500左右。

B货:从皮质到手工都很一般,大多卖给学生妹,但是和普通的皮包比起来,还是精致很多。

1:1:包的所用材质与正品材质99%接近,基本上都是欧洲和日本进口,比较贵,也最接近正品,正品有什么它就有什么,正品没什么它肯定不会有。一般供内地的货很少,主要销往欧美、港台,市场上较少有现货,价格上千是起步价。有一些被拿来当正品卖,基本上看不出高仿的痕迹。

在中国市场上最受白领欢迎的是A货和超A货,其实,这两种货在国外也是非常走俏。

消息称,2010年到2011年,英国高仿市场增长了60%,每年收入近3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315亿元),其中,大部分高仿来自中国。据调查,过半的英国受访者承认购买过高仿包,而她们之中有1/5的人年收入超过5万英镑(约合52万元人民币)。

他们并不认为拿着高仿的包走在大街上会掉价,关键是,高仿的工艺真的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

细节之别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如果不是1:1的货,正品和高仿还是有区别的。米露已经说过,材质、LOGO、甚至是手工,并不能模仿得那么深入,因为越是仿真,成本越高,而且正品的配色和材质,有一些真的是仿不出来的。

比方说,LV的包,即使是内衬的走线都非常工整和细密,高仿为了节约成本,这种走线是不会走的。还有皮质,好的皮质有一个氧化的过程,正品因为是上等的皮,氧化的时间短,颜色漂亮,高仿的包有一些染色处理得不好,氧化之后,颜色会变得很奇怪。

于是,为了追求低成本和最高的仿真度,高仿开始从大家以为的小作坊和黑工厂,转移到正规的大厂生产,大厂接高仿的单,是在“玩命”。可是我们看到了,市场的需求这么大,小作坊生产,产量是无法保证的,成本也会很高。

那么,大厂生产高仿包是如何规避检查的?

其实,包的样式是没有严格监管的,所以,这些高仿的生产者就去大厂生产包,而LOGO的制作,都是在小工厂完成,依照中国的法律规定,只有最后这个将包拼成高仿的人才构成犯罪,所以,大厂生产包是完全合规的。

据米露介绍,最后拼包的厂家都藏得很深,一般是很难查到的,即使查到了,地方保护主义浓烈的话,罚款以示警告,这件事也就算过去了。所以,我们看到高仿包有源源不断的货源供应,而且质量基本上都有保证,这都是大厂助力的结果。

没有底线

但是,我们必须看清一个事实,那就是,高仿包,生产商其实并没有赚到钱,钱最后都是被代理商给赚走了。

“工厂由于大批量出货,利润在50%以上,与零售商相比赚的只是零头。零售商把货物批发出去利润在200%以上,如果自己销售,则‘想定什么价就定什么价,想卖多少就卖多少’。”

如今,随着海外代购的兴起,高仿包的利润更是让人咂舌,就连超A货也能卖出1:1的价格。这其中,有很多故事,米露说:“有时候,我都看不下去了,对奢侈品缺乏认知的人们啊,真的是花钱不心疼。”

“首先简单说说你最常听到的一些字眼:原单、尾单、某某代工厂货、工匠货、老鼠仓、贴牌货、原厂库存,摸着良心告诉你,一线品牌这些统统都没有。”

实际上,品牌包的生产是有严格规定的,一线奢侈品牌代工厂国内很少有,即便有,那也是“给十条拉链生产十个包包”的严格管理代工厂,什么尾单、库存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曾有消息报道,代工厂的老板因为弄丢了LV的一些配件,结果赔偿的价格远远超过了这笔生意带来的利润,所以,如果你以便宜的价格买到了尾单或者是贴牌货,“恭喜你,你被骗了。”

海外代购,让大家相信的其实是产品的包装、生产签、发票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但这些东西是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些东西都不用高仿,有现成的。”

米露说,“代购商”要把国内货“包装”成洋货,手段很多。

现在很多海外代购和国外物流公司合作,由物流公司提供国际物流单号,单号由电脑随机产生,购买者只需要付少许费用。实际上这些代购物品是直接从国内发的货,购物小票是伪造的。有的代购商家还会从国外往国内邮寄空纸箱,目的是为了获得纸箱上的国外邮戳。”

而且,为了方便发展二级代理,一般一级代理商在工厂拿到货以后,会找人专门从奢侈品店里购买检验证书,或者是从买真货的人手中以三四百块钱的价格回收商品的货物检验证书,放到自己的产品中,这样你就会看到很多高仿货其实都具有真的检验证书。

为了自证清白,“支持专柜验货”更加让消费者笃定买的是真货。“实际上,大多数的专柜不支持验货,所以消费者是拿不到假货证明的。”

如此以来,代理商的利润空间就被空前放大。米露坦诚,如果要自己做到全套的高仿,她的利润都超过100%,甚至高达200%。

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短短三年时间,米露成了身家千万的富豪。

奢侈品之殇

那么,就有很多人问了,高仿可以卖得那么便宜,为什么正品就那么贵?

我们知道,名牌包的价格构成,很大一部分来自设计与广告投入。设计师是品牌的生命与灵魂,如果没有Prada第三代传人Miuccia Prada小姐的设计天赋,又怎么会有后来拯救了走向黄昏的家族生意的Miu Miu副线品牌的诞生?

没有顶级设计师为各种包包注入生命力,再多的高档皮料都是枉然,自然这部分费用价值不菲。有了好的设计好的产品,推向市场需要靠广告靠明星靠传媒传播。

顶尖的设计师必须搭配顶尖的模特,所以,当我们对大牌包耳熟能详的时候,奢侈品牌花的钱恐怕是一个普通人很难想象的。这些大牌的努力,其实在高仿的冲击下,等于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而高仿只需要计算好自己的成本、材料、人工,真的是把钱花在了刀刃上,所以价格才会有吸引力,品质又不差。

根据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机构财富品质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奢侈品报告》,2012年内地消费者在海外购买740亿美元的奢侈品,远高于他们在2011年花费的500亿美元。该报告同时称,大量假货已经让奢侈品完全大众化,对消费者的吸引力降低。

在英国,受到高仿包的冲击,爱马仕、香奈儿、LV和巴宝莉[微博]这些长期受到模仿的奢侈品公司纷纷反击。2013年9月,英国知识产权犯罪部门成立。去年3月,在英国利物浦便查收了一批高仿包并逮捕了两名男子。

急功近利在搅乱着整个社会,把人们加快速度地投掷进欲望、奢靡还有名利里,而时尚圈正处在这场加速运动的前沿,每个人都在渴望着一夜成名。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秀场里为何会有昂贵的高级定制。

但是,大牌面对高仿也是很无奈的,举证难、维权难,让这些优秀的品牌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米露告诉记者,如今,她已经退出了这个圈子,“该赚得钱都已经赚到了,风险这么高,我不愿意再冒险。”想起曾经怕被查的难眠夜晚,米露说,“这样的人生太糟糕,有钱也很糟。”其实,她身边的很多朋友也在渐渐淡出这个圈子,因为卖高仿的人太多了,钱已经不那么好挣了。

如果不是一级代理二级代理的激烈竞争让这个市场顶风作案的人越来越多,米露说:“凭直觉,我觉得这个行业要发生变革了,只是,什么时候来,我们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