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保障猪肉及猪肉制品的安全,一头猪从养殖、收购、贩运到定点屠宰、市场销售直至流向餐桌,每一个环节都有十分严格的监管,构成了一层层安全“防火墙”。但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发现,从生猪出栏到宰杀变成猪肉,在河北、山东部分地区,检疫监管流于形式,甚至存在检疫票据猫腻。

猪经纪“不吃屠宰场出的肉”

在河北省深州市,南史村是当地有名的养殖大村,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走访中认识了生猪经纪人老尹,老尹生猪生意做了30多年,在当地小有名气。记者跟着他跑了两天,记录了生猪从收购到销售的整个过程。

3月11日中午,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跟随老尹一起到农户家收购生猪。在养猪户老赵家中,记者注意到,有些猪蹄部发黑、蹄壳脱落。“口蹄疫,闹了口蹄疫了。”老赵和老尹的说法一致。

他们说得随意,但记者听后却十分疑惑。口蹄疫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列为A类烈性传染病,在我国被列为一类动物疫病,按规定,如果发生一类动物疫病,应立即强制封锁、隔离、扑杀、销毁,也就是说根本不可能允许患有口蹄疫的病猪存活。

包括疑似口蹄疫猪在内,此次老赵的八头猪,老尹照单全收,不久即全部装车。

这些马上就要出栏的猪真的有问题么?记者试图找现场的动物检疫人员咨询,但发现在现场忙碌的,只有老尹和养殖场的几个人,没有见到其他人员。

根据动物防疫法,出售动物前应当由动物卫生监督机构实施现场检疫,并出具检疫证明(俗称‘检疫票’),没有检疫证明,承运人不得承运。没有检疫证明,这些猪能运出去吗?

深州市辰时镇生猪养殖户老赵对此却并不担心,“去了(屠宰厂)开,去了补一个(就行)”。

本应是出售前现场检疫并出具检疫证明,怎么变成了到屠宰厂再检疫呢?

为了一探究竟,记者在征得老尹同意后,决定实地到屠宰厂走一趟。

半个小时后,记者跟随这辆运猪车来到了深州市晨光精肉制品厂。公开资料显示,这是一家集屠宰、加工、销售于一体的中型食品生产企业,是河北省无公害畜产品产地认定单位。

记者注意到,工厂大门关着,不过老尹下车打开门,轻车熟路地就把车开进了厂内的猪舍。

根据《生猪屠宰检疫规程》,检疫人员应当在生猪入场前查验《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和数量,询问生猪运输途中有关状况,检查生猪的外貌、呼吸等状况,并回收《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才可将生猪放行,送入临时圈养生猪的待宰圈。但直到老尹把生猪全部卸完,记者和老尹乘车离开,也没见到厂内有工作人员出现。

老尹告诉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这里不用检疫票,“厂子里不要 ”。

当天下午,老尹一共向晨光公司运了两趟34头猪,但记者跟随过程中,没有见到任何检疫人员,也没见到一张检疫票据。

其中的疑似病猪是否被晨光宰杀了呢?记者了解到,屠宰场目前的普遍结款方式为按照出肉率结算,即宰杀后才会付款。而养猪户老赵第二天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送的猪已经被晨光公司收购屠宰。“八头猪都宰了,钱都到位了,我取回来了。”老赵说。

生猪出栏时不检疫,进入屠宰厂后检疫人员又缺位,这样的企业怎么能保证终端食品的安全呢?记者第三次来到了晨光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这里是生猪定点屠宰企业,河北省无公害畜产品产地认定单位。记者到来时是下午四点多钟,正赶上一辆货车进厂,生猪直接被赶入待宰圈,记者观察了全过程,同样没看到有人查看检疫证明,清点数量。

当记者就此问询时,晨光公司采购负责人李树通表示,“检疫员下班了”。

根据规定,生猪在入厂屠宰前有两道检疫关口,第一道是生猪出栏时现场检疫,第二道是入厂时检疫。在晨光食品厂,检疫完全是流于形式,那为什么在生猪出栏时,检疫人员也没有尽责呢?离开晨光公司,记者在南史村见到深州市动物卫生监督所驻南史村片区的专职检疫员刘文臣。

让记者没想到的是,刘文臣称3月1日至今,南史村片区不曾有猪出栏。“一头都没有, 因为成品猪年前卖完了,小猪都还没长成。”

这样的监管怎能保证食品的安全呢?经纪人老尹就私下告诉记者,他是不会吃屠宰厂出产的猪肉。“闹病的猪当地不吃,当地都吃我们自己养的好猪。”

检疫票据猫腻

记者调查发现,生猪流通环节中这种监管不力的现象还不仅仅出现在像晨光公司这样的中小企业中,个别大型知名企业也存在类似问题。

今年2月中旬,另一路记者在山东进行了调查。在通往德州金锣公司的马路上,送运生猪的车队浩浩荡荡,排出几里地远,记者近距离观察,发现有些生猪的蹄部明显呈黑色。多位拉猪户告诉记者,“这些猪得过‘口蹄疫’。”

“这种猪金锣收吗?扣不扣钱?”记者问。

“收,不扣钱。”多位拉猪户给出类似的答案。

这些疑似病猪是否有检疫证明呢?

晨光收猪合同

其中车号为XXXX、来自德州陵城区的拉猪户小刘给记者出示了当天的检疫证明,令人意外的是,自称从陵城区拉猪,但检疫票竟开自河北衡水。

“开哪里都行,随便开。”小刘说,“现在是一给给一叠子(检疫证明)”,他们自己有打印机,“自己打,随便印”。

小刘说的话让记者吃惊不小,从他出示的这张证明看,完全是正规的检疫票,公章、签名一应俱全,这上面的内容怎么可能是自己打出来的呢?

疑似病猪进入金锣

记者和小刘约定,到小刘所在的收购点实地看一下。2月12号,记者来到了位于德州陵城区神头镇的这家收购点,小刘几个人正忙着把生猪装车,小刘说,之前遇到记者时他拉的那车生猪已经顺利送入了金锣公司,今天还要再送一车,他还拿出了当天要用的检疫证明,上面的到达地点还是德州金锣。

这样的检疫证明到底是怎么来的?小刘所在公司老板对这个话题始终是避而不谈,那么这批生猪真的能送入厂内么,记者提出随车实地看一下,也遭到了这位老板的拒绝。

“你别照相啊,看你像记者,厂子不让进,我们害怕。以前别的企业进去两个记者,罚了两万块钱。”收猪点负责人、“金锣优秀经销商”杨维国说。

小刘的老板为什么这么警惕,检疫证明背后到底有什么文章呢?记者仔细查看,小刘给记者看的两张检疫证明上显示,生猪启运地都是河北故城县坊庄乡养殖场,检疫证明的开具单位均是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

记者随后赶到了故城县坊庄乡进行调查。在坊庄乡,记者走访多家养猪场,但均被告知“没听说过坊庄养殖场”。

在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副所长于杰兵也告诉记者,“没有叫坊庄养殖场这个名的厂子”。

记者注意到,在上述拉猪户小刘出示的所谓的检疫证明上,官方兽医一栏上写的名字也正是于杰兵,那么这两张检疫证明是不是他开出的呢?

当被问到是否到坊庄现场去过,是否在检疫票上签过名时,于杰兵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但他同时表示,“可能是我下面的人用我的名义签的,因为县里有检疫资格的没几个人。”

在记者的要求下,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提供了与记者所拍摄的编号相同的检疫证明存根,记者拍摄的是运货联,和存根联放在一起对比,结果让记者吃了一惊。编号为1300620719的检疫证明,运货联数量显示是24头,签发日期2月10号,存根联上写的却是74头,签发日期变成了2月13号。编号为1300620717的证明更是离谱,运货联显示是运送生猪65头,日期是2月12号,上下联一致,但动物种类却变成了牛。

这两张检疫合格证显然被人动了手脚,但奇怪的是,从外观、格式、编号上看,记者所拍摄到的运货联应该是真实的,这样的检疫证明到底是怎么开出来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记者在故城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未能找到答案。对此,本刊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