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市超过300万的老龄人口对于不少餐企而言是个香饽饽,不少餐企也跃跃欲试。然而老龄人口分散的居住条件、不一的经济状况都让餐企直呼生意不好做。3月20日,北京市民政局与北京部分餐企代表首次就老年餐饮问题展开专题研讨,了解老年餐饮进社区面临的多道门槛。

老年餐桌难寻场地

老年餐饮只有进入社区,才能方便老人就近用餐。可餐企想在社区开设网点非常困难。

和合谷总经理赵申向北京商报记者无奈表示:“根据规定,社区餐饮店要与周边居民楼的直线距离都达到20米以上,还得周边居民签字同意才能开。像和合谷青塔店,就是取得了周边30户居民签字后才得以开店运营。”

去年下半年,金百万也曾经在顺义、丰台的两个社区做过老年餐试点。金百万市场部总监谭刚介绍,但一个社区提供的房子只有20多平方米,而且还没通电;另一个社区提供的房子没有水,环境也不好。“而且人工成本很高,销售收入一天只有一两千元,我们坚持了两三个月就被迫停了。”

移动餐车不让进

既然社区固定餐饮场所难寻,移动餐车能否派上用场?净雅食品集团总经理张栋华就介绍,净雅目前拥有200辆移动餐车,希望能够进社区,但街道办事处、城管部门却不允许。原来,净雅餐车的热还原方式难获食品卫生许可证。另外,有物业公司表示,想把餐车开进社区,企业还要交占地费、广告费、安抚居民费等。

吉野家副总裁方桂欣也表示,吉野家的移动餐车规模只有一辆依维柯那么大,自带加热没有明火,还带有废水回收系统,但同样无法取得营业执照。

配送上门成本高

对老年人、特别是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来说,极其渴望送餐上门,但配送成本高又让不少老年人难以接受。

多位餐企代表均反映,老年餐平均一份只卖15元,还有不少老人嫌贵舍不得吃。如果再加上5元外送费,多数老人难以接受。而由于老年人居住分散,总体订餐数量少,餐企上门配送成本很高。手机订餐、网络订餐等方式未必适合老年人。应该选择老年人更容易接受的方式。

此外,不少餐企工厂化生产的成品、准成品菜也是老年餐饮的选项之一,不过同样面临配送难题。像净雅推出的土豆炖牛肉等14款铝箔袋包装的菜品,微波加热或者水浴加热即可食用,目前主要依托便利店、电商渠道销售。

3个月吃腻品种少

嘉和一品副总经理任永生介绍,2014年初,嘉和一品曾依托周边门店,在中关村黄庄社区开展过老年餐服务。由社区老年活动中心提供场地,嘉和一品门店每天中午11时30分,把15元/份的老年餐集中配送到活动中心。“一开始很受欢迎,但不到3个月,顾客就大量流失,从一个社区每天50-60份,减少到15-20份。”任永生对此分析,“我们成熟的单品有三四十种,很多老年人过一段时间后就吃腻了”。如今,嘉和一品推出的自助式智能柜,除了售卖自家产品,还可以整合周边3公里内的餐饮品牌,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饮食选择。

15元盒饭企业赔钱

湘鄂情旗下的北京金盘龙餐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推出老年餐服务已有两年,目前服务对象是海淀区八里庄街道的8个社区。其副总经理李自明介绍,这8个社区覆盖人口约20万,但每天销售的老年餐平均只有约150份。一荤两素外加主食卖15元,两荤两素外加汤和主食卖18元。从8个站点的经营情况看,“有的持平,有的赔钱”。

“政府应该制定好老年餐的餐食标准,引导企业处理好成本与价格的关系,提供营养、平价的套餐。不赔钱干,这项事业才能长久发展下去。”方桂欣表示。

权威声音

北京市民政局:餐企可建立联盟抱团进社区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透露,本市针对老年餐饮服务的扶植政策将于今年上半年出台,5月就将推出老年营养餐标准,拿出第一批菜谱。

李红兵表示,政府会考虑从多方面对餐企扶持,包括企业初始阶段配送过程中的新增成本等。“对于低收入困难群体,政府将采取团购方式提供餐饮服务。”

李红兵表示,涉及老年人餐饮的企业要建立联盟。“供给端要团结起来,消费端要细化下去。”

在老年餐饮落地方面,目前服务模式主要有依托社区物业、公共服务场所的楼门模式,以社区店为圆心辐射周边,联合供餐、加载协同的纵向模式等。

北京市老龄产业协会秘书长臧美华认为,老年餐饮的服务模式不应千篇一律。“大型送餐车可以开进豪华小区,小三轮可以送进小胡同,关键是要做好资源整合,合理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