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花22万元购买的假冒爱马仕包

能通过“特殊渠道”订购到特殊皮质、特殊颜色的限量版爱马仕包,这样的话让不少“白富美”心动不已。热爱奢侈品牌的王小姐在微信朋友圈上结识了一名自称有特殊渠道可帮忙代购爱马仕品牌限量版Birkin系列包袋的卖家。没想到,在三次支付了共计22万余元后,收到的却是3个假货。

发现被骗后,王小姐立刻向长宁公安分局江苏路派出所报案。今年3月19日,卖家徐某乘坐国际航班从法国返回上海时,在浦东国际机场被警方依法传唤。

花22万托微信朋友代购

去年8月下旬,王小姐在微信上结识一名年轻女子,对方称可以通过特殊渠道帮忙代购爱马仕品牌限量版Birkin、Kelly系列爱马仕包,但需要收取30%-50%不等的手续费。“包越稀有,手续费越高。当时朋友的朋友介绍了这个卖家,我还是比较相信的。”王小姐回忆,当时卖家徐某自称是上海人,在法国留学多年,通过关系认识了爱马仕在法国巴黎的销售与质检人员,只要给他们回扣,就能拿到很多限量版爱马仕包。

由于徐某朋友圈里尽是法国的生活照片,加上承诺可提供代购发票,王小姐信以为真。“这两个系列的包确实比较稀有,我一直没买到。市价大约是6000-7000欧元,她开的价是1万多到2万欧元。因为是限量版,自己去专柜根本买不到,所以她卖得贵,我觉得也很正常。”

王小姐说,当时觉得徐某人在法国,境外肯定不会有假货,而且是法国直邮,确信爱马仕包发自境外。

急于想要限量版爱马仕Birkin 包包的王小姐分别于去年9月26日、12月5日、12月22日向对方提供的银行账号转账人民币8.8万元、6.2万元、7.2万元,共计22.2万元,分别购买了三个爱马仕包。

收到货时,王小姐曾有些疑虑。“给我寄来的只有包包与外面的防尘袋,还有一个纸袋子,原配的盒子、气囊、雨衣之类包装配件都缺失。”王小姐发现,这些从法国直邮来的货品与她在专卖店购买过的货品金属质感、皮具气味等都有差异。“当时我也有所怀疑。但她说盒子寄回来运费贵,还容易被海关抽查,要这些包装还得额外给爱马仕销售质检小费。我想这包是自用,就没太在意。”

看似第一次代购经历很顺利,直到其中一个罕见的粉色Birkin 包包让整个“代购”现了原形。

“这个包叫EQ粉色,去年圣诞出的,特别限量,有好几个代购知道我有这个包后,就告诉我愿意以原价3-4倍的价格收,而我买来只有原价的2倍。我约了他们上门看货。”王小姐说,没想到,这一看出了纰漏。“第一个人看了说包是假的,我当时无法接受。谁知第二个人来看了后说得更详细,锁扣、配件、皮质全是假的,这下我才相信上当受骗了。”

受害人花22万元购买的假冒爱马仕包

爱马仕鉴定3个包系假冒

今年1月4日,王小姐向长宁公安分局江苏路派出所报案。接报后,派出所通过司法程序委托爱马仕方面对被害人所购之包进行鉴定。“经鉴定,确定3个包是假冒的。”

爱马仕方面提供的鉴定报告称,经鉴定,该案中带有HERMES 商标的三个涉案手提包都为假冒爱马仕公司注册商标的仿制品。报告还指出,该款包袋在中国市场零售价约为人民币73300元。

在仔细研究徐某销售假包的行为后,民警发现了异常。“当时被害人钱款是直接打给徐某的,但其实那个账户并非徐某在法国的账户,而是其母亲在国内的账户,随后被徐某的母亲在上海提现。这22万多元压根没到法国,徐某又是怎么去代购的呢?”

此外,“代购包”的包装明显不符合常规。“我们和品牌方了解过,正品店买没有包和包装分开一说,而被害人收到的货品是分为两批,包是法国直邮至上海,而包装则是由徐某在上海的母亲转寄的。”

机场布控抓获售假嫌犯

侦查中,今年1月,徐某又向王小姐兜售第四个包。为了协助民警进行侦查,王小姐购买了第四个包。但钱未交付,当时谈好的价格是7万元。随后,长宁警方对王小姐提供的徐某微信信息、邮寄单据及银行汇款记录等相关线索进行调查,查实该代购女子真实身份为犯罪嫌疑人徐某,今年27岁,案发时尚在法国留学,在上海没有固定工作。

经调查,民警发现徐某在2013年就曾因涉嫌诈骗被上海市某区派出所传唤并接受讯问,而案情与此次一模一样,但当时由于后续证据不足没有被依法处理。

很快,民警掌握到徐某于今年3月18日乘坐国际航班从法国回上海,警方随即组织警力对其实施控制。3月19日早上,民警在浦东国际机场将犯罪嫌疑人徐某抓获。

微信记录售假内情

尽管徐某自称并非知假售假,也不清楚上家的货源从何而来。但到案后,民警仔细查看了徐某手机微信里的聊天内容,发现她存着向一些商户购买奢侈品包装品的消息记录。“就是在网上购买一些奢侈品品牌的包装、发票等单独配件,而收件人信息为国内地址。”这其中就包括王小姐购买的爱马仕包袋系列匹配的发票。此外,微信聊天记录还包括与其他一些客户协商解决同样的假货赔偿问题,也有和她的一些上下家商量所谓A档货、B档货、C档货(均为假货)之类的记录。

面对证据,嫌疑人徐某承认其于去年9月起在法国结交了“手上有货”的朋友后开始做代购生意,并在明知自己所出售的包系假包的情况下仍以真包价格进行贩卖,并从中牟利4万余元。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直面嫌疑人]

法国就读,学市场管理 称首次拿包时曾怀疑是假货

在长宁区看守所,记者见到了27岁的徐某。也许没想到会因为“代购”被抓,徐某神情憔悴,一直低着头。徐某告诉记者,她在法国生活了4年多,“学市场管理,经济系的,现在还在读”。

她说,两年多前,同为法国留学生的朋友找到自己,表示可以一起做代购。“朋友说他有货源,也认识(爱马仕)店里的sales,可以拿到真货,问我有没有客人想要,有的话大家一起赚钱。”徐某觉得没有什么风险,也不需要太多资金,就答应了。很快,她通过微博、微信和朋友间介绍,慢慢“开拓”了客户。

不过,徐某坦言,第一次从朋友处拿到爱马仕包时曾有过怀疑,因为第一个包的锁有点问题,有被摩擦过的痕迹。“不过,因为不太懂得区分,我觉得欧洲的假货比较少,就没多想。”

徐某说,尽管当时有疑虑,但因为包袋配有发票,她还是正常发货给了客户。“客人收到也没有反映过有问题。”徐某说,之前发给王小姐的两个包,对方都没有提出异议。徐某坦言,自己在向客户宣传时称所购买包袋为正品。

每卖出一个包,徐某可获利1万余元。“总共4万元左右,我上家拿来是8500欧元,卖出去88000元人民币。包包不一样,价格也不同。”

[追问]

如何获得海外小票?

代购者:发票网上随便买,商品型号、价格、日期等可定制

在欧洲留学多年,也从事代购业务的意小姐告诉记者,在留学生代购圈中,真假混卖、以次充好的情况十分普遍。她说:“获得发票太简单了,网上随便买,要什么款式的都有。”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一些网店确实能提供爱马仕等专柜的专用发票,每一套凭证价格在12-15元。“只能制作香港专柜的发票,商品型号、价格、日期、姓名发给我们就能定制。”此外,DIOR、GUCCI、LV等奢侈品品牌购物小票和发票应有尽有,还可根据客户要求定做各国文字版。此外,还有部分店铺出售奢侈品包袋外包装,一个爱马仕品牌的纸袋售价为80元,包装丝带售价为60元。

警方从徐某的微信记录中,也查出她在网上购买一些奢侈品品牌的包装、发票等信息。

假货从什么渠道来?

猜测:假货名牌包可能从国内贩运,但尚难求证

徐某到案后说,她的那个供货朋友“在法国11年了,一直在巴黎,具体他的货源是从哪里来的,有没有保证,我不清楚”。许多人猜测,假货名牌包可能从国内贩运过去的,但目前尚难求证。

意小姐提醒说:“爱马仕Birkin包,即使在欧洲也需碰运气,像王小姐买3个这种限量版包肯定是假货。”为了迷惑消费者,不良代购不仅不会标低价格,假货标价甚至比国内专柜还高,让不少消费者以为用高价能买来真货。

国内能否鉴定真假?

奢侈品专卖店:不提供鉴定服务,不能答复货品是真是假

不少代购打出“支持专柜验货”的名号,事实上“专柜验货”只是空头支票。昨天,记者以消费者身份来到IFC多家奢侈品专卖店,销售人员都表示,专卖店不提供鉴定服务,不能答复货品是真是假。如果正品持有购物凭证,可以进行正常售后保养服务,以及一些特殊的刻字服务。“我们不可能出具什么书面材料,证明你买的是假货。”

如果消费者怀疑代购的奢侈品有假要求退货时,代购通常要消费者出示“专柜验货证明,证实商品是‘假货’”,而这显然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