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微信上疯转马云的一句话:“淘宝不是假货多,是你太贪!25元想买劳力士本来就是贪心。”虽然这句话看起来有为淘宝开脱之嫌,但不可否认“低价格”才是消费者网购的最大动力。大力开拓电商渠道的建材大牌企业,近日时常遭遇线上“李鬼”,有些明明是作坊产品,却标榜成大牌产品;有些盗用外观设计,宣称“某某大牌同款”、“仿某某大牌”。本周,北京晨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建材企业负责人,他们讲述了不同类型的仿冒事件。

盗图仿制猖狂

记者登录淘宝,在搜索栏里输入“TATA木门@003”,这款型号为@003的TATA木门,在TATA官方旗舰店里售价为1409元,而在一家名为“地板厂家直销批发”的店内,只需要580元。

在这家店内,赫然写着“南京地板木门厂家直销”几个字。记者询问店家此款是否为正品?店家绝口不谈,只表示如果要买门,必须上门到实体店。记者翻看这家店的商品发现,TATA多种款式的图片在店内都有展出,但图片上印有TATA的字样一律被店家遮盖,价格均为几百元左右。

卫浴产品也有类似情况,记者搜索科勒坐便器,五六百元的各种型号科勒坐便器的图文资料立刻出现在眼前。并且很多商家都表示自己是品牌厂商授权销售。

卫浴网购成重灾区

近年来许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卫浴品牌大咖,如九牧、箭牌、科勒等行业大佬们纷纷进入电商平台,并且每年双十一都进行激烈的角逐,根据数据显示,不管是成交金额、成交商品数,还是成交人数都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然而,线上卫浴产品压价严重,许多经营者为求销量不得已以低价推广,利润微薄甚至亏损,导致假货横行,不仅使品牌信誉蒙受损失,也扰乱了市场秩序。

以蒙娜丽莎卫浴为例,其网店里售卖的全部标有“蒙娜丽莎正品”的卫浴产品,甚至有些店主在网店里打上了假一赔十的广告,但蒙娜丽莎集团不生产卫浴产品,属于冒牌产品。

科勒卫浴华北总代理陈宣军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在一次科勒进小区的促销活动中,一位消费者表示,促销活动中1999元的马桶在网上只卖700元。陈宣军判断网上的是假货,但这位消费者依旧选择了网上的科勒马桶。两星期之后,陈宣军又在科勒门店巧遇这位消费者,他告诉陈宣军,网上的马桶买回家后,不仅没有说明书和保修合同,就连陶瓷烧制的颜色都与正品有很大不同,而科勒的商标,也不是烧制上去的,而是直接贴到马桶上的。 陈宣军说,科勒坐便器最低也在一千元左右,如果几百元的标价,基本都是假货。“网上也有可能有真货,但价格不能低过店内价格的五分之一。”航标卫浴北京市场总监王健表示,由于国外一些大牌本身价格比较高,所以仿制者以几百元价格卖出可以赢取暴利,但对于一些国产品牌来说,就不太值了:“陶瓷厂建厂投资较大,像一些国产品牌本身价格就很亲民,仿制者若再降低价格,就不能盈利。但是网上假货横行确实是需要相关部门加强监管。”

仿制木门数不清

与卫浴产品贴牌售假不同,木门电商,假货多以仿制为主。TATA董事长吴晨曦就表示,TATA的产品经常存在被仿制的事件。只要新品一上市,官方图片一公布,仿制大军就纷纷袭来。木门产品属于家居大件,动辄上千上万,网购交易一旦达成,如若存在制假售假情况,维权道路将变得十分艰难而漫长。因此,网购木门最好到品牌旗舰店购买。若要是在非旗舰店的网店购买,就要对这些店家的信誉度做考量,一律是好评的未必就是产品质量优、卖家服务好。如果同一款式木门不同店家的价格相差很大,就要深入了解是否在材质上有差别,或者是否为瑕疵产品经过美容修复过。此外,在购买之前,要向卖方索取产品质量检测报告。此外,还要对产品的质量、送货、安装、售后服务等细节与商家约定好并加以确认,并保留好聊天记录等凭证。

家具“同款”遍地

除了假货、仿制外,网购中还存在一种情况——同款。在网上,有很多不知名的小品牌直接“照搬”知名家具品牌的产品,打着“同款”的旗号卖的风风火火。

在淘宝一家名为“乐誉嘉品牌生活家居馆”的店内,记者看到一款十分眼熟的图片,商品名称写着:高档羽绒棉麻大小户型转角布艺沙发组合拆洗爱依瑞斯同款住宅家具。 这个无名品牌的“爱依瑞斯同款”,模仿的正是爱依瑞斯型号为0012579的“南茜”系列。正品在卖场价格为两万元左右,而这款“抄袭”的沙发价格只需要8500就能拿下。乍一看,模仿得还真有几分相像。这样的同款家具在淘宝不计其数,他们巧妙地避开了“造假”,却变成了“侵权”。但不变的,是损害正牌企业的利益。

打假需要协同化

家居电商缘何在起步阶段就遭遇如此多的尴尬?中国家具协会理事长朱长岭表示,目前我们国家的电子商务和欧美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市场结构或市场供应或者市场模式的不完善,导致有很多空子可钻。此外,他认为,如果价格能够做到统一,在市场较为健全的情况下,电子商务才能容易开展。而现在有很多店都是“打折没谱,价格没数”,开展电子商务就会受到影响。除了以上两点,他还认为,目前来看我国的商业信誉还比较差,“黑心”是导致假货泛滥的最大原因。电商环境的净化,不能只靠一家之力,要针对互联网的特点,企业需要与互联网公司一起,通过大数据,把涉及质量违法、假冒商标、虚假宣传等问题的卖家公示于众。互联网上的打假必须常态化、协同化、机制化。而更重要的,是要培养消费者正确的消费观念,若没有人为了图便宜去购买假货,造假的商家也就不能再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