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5日,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中国社科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殡葬绿皮书:中国殡葬事业发展报告(2014~2015)》。绿皮书中提到,北京市区居民中等殡葬消费的公墓消费占整个殡葬消费的87.5%,公墓消费较高,目前,北京地区的殡葬消费平均达到约42837元,而市区居民达80000元。

尽管政府积极推动殡葬服务均等化,对基本殡葬服务进行了限制,一些地方还推出了基本殡葬免费服务。但是殡葬行业垄断暴利的问题一直广为公众所诟病。一些民众感叹“死不起”。从绿皮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墓等非基本殡葬服务收费依然居高不下,成为民众的不能承受之重。

当下,提升公共服务品质,还原公共服务产品公益属性,正在成为政府与社会的共识,打破殡葬行业暴利惯性,回归公益本质,势在必行。在我看来,不仅遗体接运、存放、火化和骨灰寄存等基本殡葬费用应该纳入公共服务的范围,公墓、骨灰盒、花圈、灵堂等殡葬服务价格也应该受到制约。不能让天价公墓、骨灰盒等任性地掏民众的腰包。

《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第3条明确规定:“制定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公益性服务价格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等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应当实行定价听证”。殡葬服务费标准关涉公益服务,制定殡葬服务价格除了考虑经济利益外,更要考虑到公众的承受能力。政府除了补贴基本殡葬服务以外,也不能放任灵堂、花圈、骨灰盒、墓地等殡葬服务价格疯涨。

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市场化的产品应该成本透明,具有竞争性。由消费者与经营者充分博弈,然后形成价格。但是,殡葬产品不是普通商品,市场竞争并不充分,产品成本也极不透明,完全由经营者自说自话。民政部相关负责人曾坦言,公益性的殡葬产品由经营者自主定价,难言公平。

政府推出基本殡葬免费服务,自然是好事。但是,其他非基本殡葬服务项目的价格也应受到限制。从这个意义上,政府除了提供基本殡葬免费服务以外,要对非基本殡葬服务切实尽到监管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