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董事长姜建清以113.9万元薪酬成为已披露的几大行高管年薪之首供图/CFP

截至昨日,已有农行、中行、工行和交行四家国有大行发布了2014年业绩报告。由于央企限薪令今年才正式执行,因此各大行高管2014年的薪酬仍高达百万。

央企高管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

目前国有及国有控股金融机构高管薪酬分为两套体系,大部分高管按照财政部《中央金融企业负责人薪酬审核管理办法》领取薪酬。而市场化招聘的高管则按照市场化薪酬执行。

去年8月,《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通过审批,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该方案今年1月1日起实施。

今年大行高管收入最少要削减四成

各行近日的年报均表示,根据国家有关规定,2015年1月1日起,本行董事长、行长、监事长以及其他副职负责人的薪酬,按照国家关于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的意见执行。上述人员2014年薪酬按之前办法执行,最终标准仍在确认过程中,本行将另行发布公告披露。

年报显示,各大行高管此次披露的2014年薪酬基本在100万元人民币左右。比如:中行董事长田国立和行长陈四清都为108万元;农行行长张云107.15万元,几位副行长都是97.74万元;工行董事长姜建清113.9万元,行长易会满108.9万元,几位副行长均为102万元。

不过,这并非这些银行高管的全部薪酬。上市银行高管薪酬披露分为两次,当年年报会进行初次披露,最终薪酬情况通常在年报公布的半年内以“年报补充公告”的方式披露,披露时间一般在每年6月或7月。2013年度,建行董事长王洪章薪酬为214.58万元、工行董事长姜建清199.56万元、中行田国立135.82万元(2013年5月上任)、农行蒋超良113.36万元。

执行限薪令后,最高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这意味着即使按现在公布的部分薪酬算,这些大行高管的收入最少也要削减四成;如果按2013年的水平,则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打工皇帝”詹伟坚昨天已经确认离职

值得注意的是,曾被誉为“打工皇帝”的中行风险总监詹伟坚昨天已经确认离职。中行昨日发布的公告称:“信贷风险总监詹伟坚先生于2015年3月26日任期届满,任期届满后不再担任本行信贷风险总监职务”。此前,有媒体称詹伟坚离职是因为中央的限薪令让他难以留下。不过,中行有关人士昨天表示,詹伟坚属于市场聘任的专业人士,执行协议薪酬,合约期满离任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与中央有关限薪要求无关。

即使没有限薪令,詹伟坚的薪酬也一直比中行的董事长、行长高出好几倍。资料显示,詹伟坚生于1960年,为香港永久居民。自2007年3月起担任中国银行信贷风险总监。2010年,詹伟坚以1101万元的年薪夺得央企高管的薪酬冠军;2013年其最终税前薪酬高达850.18万元,远高于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与行长陈四清的税前薪酬118.08万元和108.32万元。昨天公布的中行年报显示,2014年詹伟坚的税前薪酬为574.48万元,是董事长和行长的5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