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母亲病情不稳的消息后,齐金光愁眉不展。

3月27日上午,“预售青春”的孝子齐金光登报寻恩人一事,引发众多网友点赞。

辽宁省锦州市的民警齐金光,9年前为了救患有尿毒症的母亲,愿意售卖10年青春。经媒体报道,他接到不愿留名的电话,对方汇给他10万元钱后,仅嘱咐他做一名好警察。

今年年初,一家人苦等9年,终于找到匹配肾源。换肾手术成功后,齐金光又通过媒体第一时间把这好消息传播出去,告诉给每一位好心人,同时也告知那位神秘的恩人,当年“预售青春救母亲”的警校生,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警察。

病情不稳紧急返京

3月28日上午11点多,距离齐金光从北京匆忙赶回锦州,还不满24小时。这时,他接到北京来的电话,称其母亲肌酐值突然升高。这一刻,请假50天后返回单位的喜悦,和母亲换肾成功后体征稳定的踏实,几乎在一瞬间都消失了。

坐在椅子上的齐金光表情一下子僵住。他低下头,猫着腰,两只胳膊放在膝盖上。沉默了几分钟后,齐金光猛吸一口烟说道,“乘最早一趟火车折回北京”。

自从今年2月6日起,母亲第一次换肾成功以来,齐金光最担心的就是出现排异现象。齐金光介绍,母亲换肾成功之后,他是数着日子过的。医生告诉他,每一位尿毒症患者,换肾手术之后,都要经历3个重要时间节点,就是3个月、半年和一年。这3个节点是3道坎,如果能扛过去,植入母亲体内的肾,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一旦扛不过去,说明排斥性强,病情就会进一步恶化。

距离火车开车不到两个小时,和派出所请假后,齐金光开着同事的车赶往锦州南站,一路上齐金光始终紧锁眉头,至少3次紧急刹车,才化险为夷。在等红灯的时候,他的双眼也紧紧地盯着前方,随时准备第一个冲过路口。赶路的过程中,这个身高180cm、体重仅103斤的东北小伙子才露出这个年纪应有的刚毅。

抠门民警忍痛抓贼

棒球帽、运动装,宽松的衣服仍然没能遮住齐金光的瘦。母亲这次换肾手术,让他的体重更是直线下降了20斤,“还掉了不少头发,戴帽子就是想盖一下”,说到这里,齐金光哈哈大笑。

紧急回京前的一天,齐金光刚刚接到派出所电话回到锦州。当晚一回到家,松山派出所所长和几名同事,便赶来看望齐金光。次日,齐金光一早赶到派出所,等在门前的同事们,还为他准备了欢迎仪式。

松山派出所所长李树彬介绍,尽管齐金光家庭困难,但自从2009年他入职以来,没有请过一次假。起初,大家对他的事情并不了解,都觉得他很抠门、无趣。不少年轻民警下班后,经常邀请他参加聚会,可总是被他拒绝。为此,不少民警都曾埋怨他,直到有人无意间在网上了解到他母亲的情况。

民警李硕称,齐金光是他从警道路上的第一位师傅。他说,发生在齐金光身上的事情,并没有多么轰轰烈烈,都是一些点点滴滴的小事情。去年夏天,辖区内盗窃案频发,老百姓晚上睡觉不敢开窗。齐金光就说无论如何都要把盗贼抓住。为此,他带着几名民警,深入到辖区,排查线索和可疑的人,在经过分析划定,确认了一处蹲守目标,在齐金光带队下,抓捕小组连续蹲守13天,终于在凌晨3点,将嫌疑人锁定。抓捕过程中,由于嫌疑人身体素质较好,齐金光紧追不舍,不小心扭伤了脚。就在摔倒的一瞬间,他一把抱住嫌疑人的腿,迫使其同时摔倒在地。为了挣脱,嫌疑人用力踹着齐金光肩膀和头部,直到后边的民警将嫌疑人抓获。此时,齐金光已经疼得动弹不得。

长时间的蹲守后,抓捕小组终于收获了喜悦。就在大家庆祝的时候,齐金光坚持要赶回家。“当时我就劝他,都凌晨了还不睡会儿。他却坚持说10多天没回家了,得赶着回去给他母亲做顿早饭”,李硕说,做过早饭后,齐金光才意识到脚不行了,到医院一查发现已经骨折。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打好石膏后,齐金光拄着拐杖又到单位上班,说自己不能出外勤,正好还能趁此机会整理派出所的档案卷宗。

由于工作出色,他连续三年被分局评为优秀人民警察,荣立三等功,并多次获奖。去年3月,松山分局把他列为后备干部。今年3月,松山派出所又把他列为代理副所长。

捐款者只留一句嘱咐

刚踏上回北京的火车,齐金光就赶紧给母亲打了个电话,笑着安慰她一定要调整心态。挂掉电话后,他就又趴在了小桌板上,一动不动。恰逢午饭时间,齐金光坚持不吃任何东西,记者为他准备了一份盒饭,他也始终未动。良久,他才开口。齐金光说他实在是太怕了,肌酐值升高意味出现排斥,可能后期会恶化。

2004年夏天,在齐金光收到警校录取通知书后第九天,全家人还都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他的母亲突然被确诊为尿毒症晚期。就像晴天霹雳,灾难一下降临。为了填补每周3次透析的费用,家里卖掉了仅有的一套房子,开始了11年的租房生活。齐金光刚进警校,就在食堂和图书馆勤工俭学,并通过捡饮料瓶、发传单挣钱。

2006年春节,高额的医疗费用让齐金光家的新年过得非常沉痛。晚上躺在床上,齐金光都能感受到母亲翻来覆去和不停的叹息声,“家里的钱都是恨不得掰着瓣儿花”,齐金光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被逼无奈,他突然想到去报社刊登一则广告,“我可以给别人打工,预售我的10年青春”。

“我什么都能干,哪怕扫厕所、搓澡……”就这样,刚过完春节,他瞒着母亲敲开报社大门,提出预售自己未来10年青春的想法,为母亲筹集医疗费。

“你是齐金光吗?”就这样,经媒体报道后第三天,齐金光在宿舍接到了一个神秘来电。回忆起9年前接电话的情景,齐金光仍清楚地记得对方说的第一句话。确认过他的身份后,对方表示看过了报道很受感动,要帮助他。

齐金光还没来得及说谢谢,电话就被挂断。过了几天,神秘来电再次响起,“他说很忙,没有时间和我见面,问我10万够不够支付我母亲的医疗费”,齐金光说,他记得电话那头说话简短有力,让他过半小时后查看银行卡余额,“两次通话时间都很短,对方只是嘱咐他做一个好警察,他也没来得及说谢谢,可惜宿舍电话也没有来电显示,无法和恩人取得联系”。

■对话

死后愿捐全部器官

京华时报:这些年你都是怎么照顾母亲的?

齐金光:每天早晨5点多起床,把早饭给母亲做好放锅里,每次都多做点,尽量够她中午吃。晚上我下班以后,在楼下菜市场买完菜,上楼就做晚饭。吃完饭收拾屋子。我妈爱干净,她和我爸又都干不了重活。洗碗、拖地的活我基本就都自己干了。收拾收拾,差不多就开始有好看的电视节目了。然后陪我妈看电视,这也是我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

京华时报:每天除了工作就是照顾母亲,有没有觉得累?

齐金光:累是肯定的,都是人嘛。不过我自己的母亲,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把她放在第一位。有的时候感觉累了,我就自己骑着自行车,到我经常去的一条大道上,抽两根烟,喝两罐啤酒。现在想想母亲能坚持这么多年,我很开心。

京华时报:你母亲有没有催你找女朋友?

齐金光:催过。我跟我妈聊得多,有事儿没事儿也老开玩笑。她问我咋还不处对象,我就跟她说,处对象太贵,咱家穷,以后再说。另外,人心都和拳头一般大,我说我的心也那么大,里头装的都是妈,装不下别人。这么一说,我妈就笑了,也就不问不催了。

京华时报:当初怎么想到预售青春的?

齐金光: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了,才想到刊登广告售卖青春。当时我也小,就想一次性拿到足够的钱,能给母亲的治疗找到经济保障。所以就想到这么个方式,如果有人愿意先支付,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让我干啥都行。

京华时报:如今手术成功,怎么又发出感谢信?

齐金光:其实,我就是想让这些好人知道母亲换肾成功的消息,知道我们现在挺好。当年好心人给了我10万元钱,现在我应该站出来说一下,我也不希望曾经听说过我的事情的人,误把我当成骗子,说齐金光拿着钱干别的去。

京华时报:假如见到那位捐10万元的好心人,你想对他说些什么?

齐金光:那我肯定得当面谢谢他,把我目前的工作,取得的一点点小荣誉、小成绩跟他说一声,让他放心,我没有忘记他跟我说的“做一名好警察”。而且我死后,要把器官全部捐献,回报这个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