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保监会的《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方案》,从4月1日起,包括黑龙江、山东、广西、重庆、陕西和青岛等6个保监局所辖地区为改革试点地区,财产保险公司可以根据《方案》要求申报商业车险条款费率。

分析认为,由于费改力度超预期,费改后车险价格会出现一定幅度下降。但从中长期看,由于大型险企有强大的数据库支撑,可以精准定位客户,提高承保利润。自主定价后,大型保险公司综合优势会逐步显现,市场集中度将提升。当然,对消费者而言,优质客户将获利。

利好大公司

不同于寿险,财产险尤其是车险讲究的是一年一兑现。如果一味低成本扩张,那么,车险费改后,保险公司的回旋余地会更小,赔本赚吆喝会愈加不划算。中长期看,市场两极分化将提速。

与此前市场各方的担心不同,人保财险并不认同车险费改会真正引发价格战。

财险副总裁王和亦公开表示,费改方案已充分考虑内地市场现阶段特点,因此基本方案设定的目标为“有序推进”,确保平稳过渡。改革不是费率价格改革的单打独斗,而是体系化的全面综合改革,从而建立条款、费率、理赔、服务的联盟机制,其核心就是强化保险公司的主体责任意识。

在他看来,此次出台的改革方案将能有效控制“价格战”。因为按照规定,其中一个重要条款是与过去三年的平均水平相比,一旦费率波幅太大,保监会有权叫停。而且保监会还保留了一些具体的干预措施,从而保证改革不偏离设定目标。

因此,示范条款中列明车险65%的风险保费水平为行业一致认同的水平,只是在自主制定“核保系数”和“渠道系数”方面才容许15%的上下波幅。人保财险高层一致认为,费改不会引发市场的大起大落。因为自主定价的占比较低,且整体行业有一定的共识,只要各家公司严格执行15%上下波动的规定,就能确保车险保费改革的平稳过渡。

由于拥有大量的客户资源,大数据将利于人保财险区分优劣客户。人保财险总裁助理谷伟坦言,人保未来的车险产品将满足不同风险特征的客户群和习惯消费渠道来布局,优质的客户将获益良多,高风险的客户费率可能会相应调高。

因此,车险费改不是一味的费率下降,而是有升有降。出现事故率低、赔付率低的将出现费率下降,而相应事故率高的则将涨价。

不管怎样,对于中小保险公司而言,价格是一个重要考量因子。借助市场化改革契机,有机会改变自己在市场中的话语权和地位。一旦把握不当,反而会削减自身实力和市场占有率。

从全国市场范围看,短期内各险企为争夺市场,难免出现价格战,导致承保利润下滑。由于试点6省市产险总保费占全国比重仅14.8%,总体上对于车险市场的影响有限。

或催热车联网概念

有券商研报预测,目前我国车险市场规模约5000亿元,并保持着年复合15%的增长速度,如果车险费率市场化放开,UBI(基于驾驶人驾驶行为数据的差异化车险)的渗透率在2020年达到25%,UBI将面临3000亿元的市场规模,空间广阔。从海外经验来看,UBI车险是过去几年保险公司发展最快的业务之一。假设中国的保险公司同样大力发展UBI保险,那么车险互联网产业链相关公司将迎来加速发展期。

事实上,在车联网的概念下,受益最大群体还是车险行业。目前,人保、平安、太平洋早已在布局车载信息服务。人保财险是腾讯路宝盒子的合作伙伴,而平安也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四个城市推出了各自的车载信息服务产品。

可以预测,在费改的前提下,以互联网为主题的保险创新将层出不穷。而围绕此开拓市场的各参与者,或将催热车联网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