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200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就提出,“要严格执行转基因食品的标识制度”那么一些广告打出“非转基因吃了更健康”的说法,这是否合规?对于近期北京、海南等地有人组织试吃转基因大米的行为怎么看?《新华访谈》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科学院副院长吴孔明和农业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杨雄年。

[新华访谈]在2007年中央一号文件第一次提到转基因时就提出“要严格执行转基因食品的标识制度”,现在在执行过程中到底执行得怎么样,有没有一些转基因的产品在标识上还不过关的呢?

吴孔明:

转基因标识在不同国家做法不一样。比如美国是自愿标识,他认为批准的转基因产品和常规产品一样安全,厂家愿意标识就标识,不愿意标识就可以不标识。为什么呢?因为标识需要很大的成本,只要标识就得检测,只要检测就会投入成本,成本最后又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最终价格就会贵一些。有一些国家则是强制标识,只要是转基因必须标识。

我国2001年以国务院令的方式提出要对转基因产品进行标识。根据国务院令,农业相关部门就提出标识的目录,所有涉及到标识目录的转基因产品,在市场上必须进行标识。最近几年虽然批准进口的转基因产品有所增加,但还是没有突破大豆、玉米这些作物,所以标识目录没有进行调整。在执行中发现标识不清,标识文字过小的现象,相关部门都进行严格查处,如果厂家不去标识,被发现就要进行严格处罚。

[新华访谈]有的商家在宣传中强调自己“非转基因更健康”,这种做法是否符合规范呢?

吴孔明:

前一段时间有广告说花生油不含转基因成分,事实上,全世界到现在都没有批准任何花生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所以从某种程度上它并不是将科学信息告诉消费者,由消费者对这个产品进行独立、准确的判断。

不管是转基因产品还是非转基因产品,广告宣传一是要按照相关法规进行宣传,另外也要讲科学,把科学的东西说出来,能够让我们消费者判断这个产品的好处,或者更多地了解它的角度,让消费者能够了解它自身的科学内涵,由消费者对这个产品进行独立判断。只有这样的产品才能经得起实践的检验,才能更好地维护消费者的利益。

至于靠炒作转基因这个概念来推销产品,我认为不可能长久地持续下去,从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消费者知情权另外一种层面的误导。

杨雄年:

关于转基因的广告我国有明确规定,农业部也和国家工商总局沟通过,要求对我国乃至全球均无转基因商业化种植的品种,比水稻、花生及其加工品的产品禁止使用“非转基因”的广告词。对已有的转基因产品,像大豆、油菜及其加工产品的广告当中除按照规定收取证明材料外,禁止使用“非转基因”效果的词语,包括“吃了更健康”等语言。

[新华访谈]网上对于转基因的争论一直很激烈,今年年初在北京、海南等地陆续有网民试吃由科研单位提供、尚未获得商业化许可的转基因大米。对于这类行为,二位怎么看?

吴孔明:

群体表达自己的意见非常正常。应该理性听他们的声音。但更重要是需要思考,支持者试吃,他们诉求、想法的科学性在哪?反对者诉求、想法的科学性在哪?通过两个群体之间的交流、沟通,在科学上找到共识,最终是要基于科学的发现和一些规律性的东西来确定传基因产品究竟安全不安全。

杨雄年:

我们也注意到试吃这些活动。我认为这是一种个人行为,个人行为只要不违法、不违规,其他任何人是无权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