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是春日里的节日,无疑,这时节里的美食,也是富含着春的气息。

每年清明回乡下祭祖,九十点的早晨里,男人们则一律上山忙除草清坟,烧香拜祖等祭祀的活,女人们则分两拨,爱跟上山的上山去,另一拨姑嫂婆娘等技艺精湛的厨娘,则留在老宅子里围着灶台忙前忙后,一般而言,我是两拨都要参加的。烧香拜祖我拿手,往往是烧完后插葱般往地上“扣扣扣”磕三响头,再向列祖列宗许几个诸如“考试顺利”、“找工大吉”、“早遇良人”等美好愿望,许是愿许得诚,纸烧得勤,且逢烧必至,祖宗们也未曾亏待我,一一应允。烧完后我便一人先从山上冲回山下的祖宅里,跟着厨娘们忙吃的了。

南方三四月的春雨下漫山遍野疯长的艾草,是无法遗漏的存在,用艾草制成的艾糍是这个节日里必不可少的佳肴。采庭前院后、墙角旮旯里随处可见的艾草顶端那最嫩的一小撮叶子,开水汆烫后捞起,放矮石缸里用石杵捣得碎碎的,连汁带渣混到米白的糯米粉里,加水使劲揉搓,在天然的植物染色后,那糯米粉便由米白转为草绿色,揉成团后捏出一小团一小团,一旁的人便开始包艾糍了。馅料一般分甜、咸两种,甜的是白砂糖加捣碎了的炒花生、炒芝麻,咸的则是盐煮白萝卜丝或大白菜丝,上蒸笼前,都要在艾糍底部再放一小片荷叶,防止粘锅的同时,也能让这美食再沾染上荷叶的清香。这纯素的点心,在做好了后,总不忘在热气腾腾时摆一盘在家中灶台及祖先牌位前以示敬意。

竹笋也是应季的好食材,春雷轰轰伴随着斜风细雨,惊醒了沉睡在地底的竹笋,这外披绿壳,内裹白玉的鲜美之物,便破土而出,日以继夜地疯长起来了,如此突兀而显眼的发生,其宿命便是几近一半被挖笋人挖了去,用来款待远道返乡祭祖的游子们了。春笋因其味鲜质嫩,善吸百味,是诸多食材的好伴侣。山间甘洌的泉水煮白玉般的笋片,纵然只是下翠绿的苋菜数段,白胡椒粉一撮,粗盐几粒,翠绿与白玉的碰撞,鲜甜与微辣的融合,其嗅如春,其色清纯,其味鲜美,丝丝拉拉的白绸裹着绿线,在喉间顺滑而下,触觉之特异,让人不由深深感谢大自然在这个特别的季节里对孝子们的恩赐。

清明菜肴之色彩,总是稍显寡淡,一青一白,却又恰如村中祠堂大门两侧那副木刻的对联所言般,“青史留芳道是清白做人,良田万亩唯因良善处事”,那是先人的教诲与期盼,食之,亦是别有一番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