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三月各地复工,按照惯例再次提升最低工资标准的时刻到来。与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京津沪未能实现年均13%的增速目标。

根据三地近期公布的数字,上海、天津、北京2015年最低工资标准分别为2020元、1850元、1720元,相比2014年分别增长仅10.9%、10.2%、10.1%,未达到13%的平均增速。

如果从2010年的三地最低工资基数算起,京沪在2015年也未实现十二五期间(2011-2015年)年均增长13%的目标。

同样困难的还有湖北、广西、湖南等多个省市自治区,全国总会人士测算认为,不少地区需要2015年最低工资上调25%才能实现预期目标。但是随着今年各地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现如此高的最低工资涨幅难度很大。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指出,各地还是应该根据实际来确定今年的最低工资收入涨幅。“最低工资涨幅如果过大,企业会减少招工,这样对就业实际上影响更大,所以不能盲目照搬13%的涨幅目标。”

此前的《促进就业规划(2011-2015年)》指出,十二五期间形成正常的工资增长机制,职工工资收入水平合理较快增长,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绝大多数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达到当地城镇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0%以上。

部分省市难完成目标

截至目前各地有8个地方公布了2015年的最低工资标准。

其中广东调整今年最低工资的要求,其中一类标准为每月1895元,相比2013年的标准提高了22%,相比2010年的一类标准,正好实现了年均13%的指标。

不过,北京、上海2015年的最低工资标准分别为1720元、2020元,按照5年年均增长13%的目标看,2015年应该分别达到1760、2060元左右,但两地2015年最低工资标准也只涨了10%左右。

其他的西藏、湖南、海南、广西今年以来也对2015年最低工资标准进行了调整。西藏从1200元、1150元调整为每月1400元,湖南调整为1030元-1390元,海南调整为1120-1270元,广西调整为1030-1390元,第一档涨幅分别为16.6%、9.9%、13.3%、9.9%左右。但是如果按照十二五年均增长13%的速度看,本来2015年上述四地的最低工资分别应达到1749元、1565元、1527元、1233元(第一档)左右。按此看,这四地将难以完成十二五年均最低工资标准增长13%的指标。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说,之所以要求最低工资增长13%,是要实现最低工资标准达到当地城镇从业人员平均工资的40%以上的目标,这个实现难度很大。

经济增长和收入间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非常显著。经济增长是一个宏观缓慢的过程,从GDP的增长到收入的分配中间还有很多其他的环节,有很多的人为因素在左右收入的情况。“要使收入提高,在经济增长的前提下还要有相关的配套政策跟上。”他说。

目前仅仅有上述地区进行了2015年的最低工资调整,其他地区将陆续进入调整的状态,但是根据2014年的消息,实际上大部分地区可能难以完成今年上涨13%的目标。

根据了解,2014年东部的浙江、上海、北京、广东,中部的湖南、湖北,东北三省,以及西部的西藏、新疆、青海等地,就没有完成过去4年最低工资上涨63%的涨幅(相比2010年,每年增长13%)。

有专家认为,居民收入增长快慢,与经济有关系,但是也与政府税收、企业利润增速有关。对于单个企业而言,提高工资对企业利润的影响要具体分析。

各地调整大幕拉开

各地目前已经陆续进入最低工资调整的政策窗口期,因不少地方过去几年并未调整。比如,2014年全国有13个省未调最低工资,这包括广东、辽宁、吉林、安徽、福建、湖南、湖北、广西、海南、宁夏和新疆、西藏、黑龙江。西藏、黑龙江甚至2013、2014年也没调整过最低工资。

这与不少地方经济增速不高有关。比如东三省,3地经济增速在全国靠后。黑龙江2014年经济增速为5.6%,全国倒数第二。但也有增速很高的,比如西藏、新疆,增速位居全国前列,西藏2014年经济增速为10.8%,增速为全国第二。新疆经济增速为10%,全国第四。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院长曾国安认为,经济增长和收入增长是有直接紧密的联系的,但最低工资标准的设定还要考虑当地的消费水平等因素,并不与经济增长直接相关。对于每年增长13%的目标,有些地区考虑其之前历史的经济发展情况,当前工资标准保持一个平稳的状态也是合理的现象。

“居民收入也是GDP(地区生产总值)的一部分,居民收入的增加也要以经济发展作为前提,在经济下滑的背景下一味的要求提高工资水平也不现实。”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