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不一定为实,就连图书上的作者署名也不能轻易地信以为真。目前图书市场上有众多中介可以提供图书挂名业务,只要支付一定数额的费用就可以在图书的主编、副主编等位置署名,并已形成一种常态。虽然图书挂名看起来生意小,只是几个字的差距,但动辄就能牵涉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并通过交易的形式成就了包括买方、卖方以及中介机构、出版社在内的不同需求。从中不难发现,图书挂名交易的存在已经影响到图书的内容质量,破坏了图书市场的出版规则。

买家 花钱换职称

“大家帮忙分析分析,本人最近想在书上挂个名,问了几家中介机构,都说单独署名要2万元左右,这个价钱合适吗?”近日网上出现的一则帖子吸引了众多人的注意。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在百度上搜索关键词“图书挂名”发现,短短几秒钟内,就已经有126万个相关信息,可见此项业务已经在图书市场初具规模。而且,由于需要购买署名的人多为没有精力、时间写书却又面临评职称,或是有出书考核要求的职员、高校教师等人群,因此挂名业务主要针对教材和专著类图书。

翰墨出书网就是一家提供图书挂名业务的平台,据工作人员表示,该平台可为有挂名需求的人提供计算机、励志、英语、会计等类别的图书,其中一本16开、22万字的管理类图书若想单独署名需要支付7000元,当然,如果想要多人同时在一本书上挂名,价格也会相应提高,每增加一人就增加1000元,最多只能挂上三个人的名字。

另外一家名叫鸡毛信期刊网的平台也有图书挂名服务,但价格较前者高,其中教材的第一主编为1.4万-1.6万元、第二主编为1.2万-1.4万元、第三主编为9000-1.1万元,专著类图书则根据挂名头衔分为11500元、9500元、8500元等价位。挂名作者只需要交付费用并签订合同,就能在3-5个月后得到有自己署名的图书。

从以上数据不难发现,虽然猛地一看挂名的费用并不便宜,甚至已达上万元,但相对于个人出书投入可高达3万元相比,这已经省去一半以上的资金,而且还不用自己费精力去编写内容,种种因素加在一起,使得图书挂名形成常态并有一定的市场需求。

原作者 卖名为赚钱

光有需求并不能形成市场,还需要有供给方,很显然,在图书挂名市场上并不缺少内容提供者。

在图书挂名市场上,有两类内容提供者,第一类是精心编写的内容因为出版成本高或渠道受限,导致不得不选择图书挂名的作者。由于这类作者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将该书进行出版,即使是在中介机构,若想一人承担也较为困难,但是当他们选择图书挂名后,就可以通过分担的方式减少一部分出版成本。比如部分图书挂名平台就表示在保证每个主编不少于10万字、副主编不少于3万字的情况下,可根据文稿的总字数让原作者自由选择挂名作者数量,每挂靠一人,原作者就可减少2800元。挂靠的越多,原作者能减少的成本就越多,从而大大减轻原作者的资金负担。

但资深出版人张金表示,虽然第一类人群在图书挂名这个市场上是存在的,但只是少数,更多的是另外那些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能有署名,只希望能通过出让署名权,把内容卖给挂名作者而获得收益的人,且这类人群写出的书大多都是攒出来的,内容也常常会出现错误,还可能会有抄袭侵权的情况,给挂名作者带来额外的问题。

众所周知,尽管中介出版机构可以通过出版社获得书号,但在该书出版前仍需先让出版社进行审校,那这些攒出来的低质书为什么还能正常出版呢?对此,翰墨出书网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没有错别字、选题方向没有问题,出版社就不会去管书的内容如何。

中介 搭桥赚差价

作为联系原作者和挂名作者之间的桥梁,中介出版机构必定是有利可图才会进入到具体实施的过程。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中介出版机构均已从出版社获得书号,为了补偿获得书号的成本,中介出版机构必定已打好自己的算盘,等着人们上门办理相关业务。

据济南昌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版图书的价格标准,原作者若想出版图书需缴纳10元/千字的审稿费,在书号方面,若选择单书号,费用最低是1.5万元,而丛书号则最低1.2万元,出版后原作者可获得2本免费书,其余每多一本则需再加25元。假若是一本20万字左右的图书,这就意味着原作者需交付2万元左右的费用。

假使原作者选择可有两名挂名作者,那么该公司仍能从原作者处获得1.5万元左右的费用,但是这两名挂名作者会每人再支付至少3000元的费用,通过计算,该公司获得的费用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还有所增加。

而且,还有部分中介出版机构所提供的挂名图书资源就是他们自己攒出来的,与有原作者提供图书内容相比,成本进一步降低,光靠收取一名挂名主编的费用,就能获利近万元,如果再有几名挂名副主编,赚取上万元并不是一件难事。

出版社 间接获收益

从表面上看,中介出版机构提供的图书挂名业务似乎与出版社并无直接利益联系,只是在中介出版机构与作者、挂名者这三方之间相互存在利益关联,但实际上,这项业务正是事先有出版社的参与,将书号以“管理费”的形式并以1万-2万元的价格售卖给中介机构,使作为交易对象的图书正常出版,这项业务才能得以顺利实现。

“如果一家出版社能经常出版精品图书,那它就无需对是否能有稳定的收入过于担忧,但是精品图书是稀缺资源,所以有部分出版社为了能扩大收益,会选择将书号卖给中介机构获得额外收入,这已经成为一项隐性收入来源,而且为了能和中介出版机构保持合作,这些出版社不会对内容有过多的监管”,中华书局发行部主任胡大庆表示。

虽然因为图书挂名而存在的乱象已经扰乱了图书出版市场的正常发展,但由于民不举官不究,正处于一个无人监管的状态。对此,张金表示,应该严格把控出书质量,只要出现质量问题就对外公布出版社和作者的信息,使出版社能起到监管作用,同时让作者也珍惜自己的署名权。

但有从业者表示,若想对图书挂名的情况进行有效监管仍存在较大困难,因为广电总局负责的是整个行业的发展,而出版社却又将此作为自己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即使采取监管措施,能否有实际效果还存在太大的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