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起,经营商业车险的财产保险公司可以申报商业车险条款费率。为了预防财险公司在费率市场化环境中大打价格战,保监会昨日下发通知,再次要求保险公司制定“合理”的费率方案。

据了解,通知第一条便重申保险公司应遵循非寿险产品监管的有关规定和非寿险精算的原理与方法,按照合理、公平、充足的原则,科学制定商业车险费率方案。业界普遍认为,这是保监会在为可能发生的价格战打预防针。

车险费率改革方案规定,保险公司在选择自主测算商业车险基准附加费用率时,原则上应根据最近三年的商业车险实际费用水平;选择使用商业车险示范条款的,原则上可在正负15%的范围内,自主制定“核保系数”和“渠道系数”费率调整方案。

《通知》明确,“保险公司在制定自主核保系数方案时应选择恰当的方法、假设和模型,并充分考虑核保规则和风险成本的关系;在制定自主渠道系数方案时,应明确渠道划分的定义和标准,并充分考虑自主渠道系数与风险成本和费用成本的关系。”

车险比价平台“最惠保”创始人、保险精算师陈文志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核保的系数是自主,但并不等于随意。也就是说,自主核保系数要有依据,不是说要怎么打折就怎么打折,而是要通过精算模型对风险打分,通过分数与浮动进行对应。对于渠道系数,陈文志认为变化会很大。今后的车险渠道可能不仅是传统渠道和电网销这么简单了,渠道分类会更多,比如上门业务、代理业务、车商业务、电销业务、门店业务等,成本低的渠道会有更好的价格。

大数据会带来什么改变?

女孩爸爸买车险

可能更便宜

改革之后,哪些车主的车险价格会下降,哪些车主的保险费会上升?一切都需要大数据给我们答案。

总的来说,车险定价最终将围绕着车和人这两个风险因素展开。简单地说,就是不同的车价钱不同,不同的司机价钱也不同。

在根据车的不同,现有保险条款已设置了一些变量,例如车龄、座位数、吨位数、往年出险率等,但还有很多可发挥的空间。例如,同样价格的两款车,奔驰与奥迪,如果大数据显示,奔驰车的“零整比(所有零配件的价格除以整车价格)”比奥迪车高,那么奔驰车的车险定价就会比奥迪高,反之亦然。

除了零整比外,还有可能因为车型出险率的高低而不同。例如,如果保险公司获得的大数据显示,宝马车的出险率高于大众,那么其费率水平也会相对较高。还有颜色,例如白颜色的车较黑颜色的车出险概率低,白颜色车就有可能获得更多的优惠。

如此种种,根据车型变量的发挥余地也许还不算太多,但根据人的风险而定价发挥空间则无限广大。例如,有国内第三方车险比价平台通过小样本调查发现,生女孩的爸爸要比生男孩的爸爸的出险概率低,如果这样的结果能够得到大数据的支撑,那么其今后就有可能被纳入到保险公司的定价模型之中。

此外,根据国外已经普遍使用的模型,已婚司机出险概率要高于未婚司机,有小孩的司机出险概率要低于没有小孩的。而在互联网时代,保险公司可利用的外部数据和行为数据将更加广泛。有国内车险专家预测,未来,人类的基因结果、性别、职业、家庭收入、信用记录、驾驶习惯、社交媒体上的信息,包括微信运动上每个人每天行走的步数,等等,都有可能被用来做定价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