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月15日开始,上海传说中的外地车牌限行时间正式开始调整:工作日7时至10时,16时至19时。这意味着,一张上海车牌更加珍贵了。

3月的上海车牌拍卖,132690人争抢7406张车牌额度,中标率骤降到5.58%,相当于18个人抢夺一张沪牌,是历史上第三低的沪牌中标率。

持续走低的中标率让更多的竞拍者转而寻求“黄牛”的帮助,代拍费也因此“水涨船高”,高达2万元的报价时有耳闻。

严女士3月份和自己的家人购买了两个拍卖额度,两个都交给“黄牛”代拍,一个代拍费用1.4万元,另一个代拍费用5000元,但是两个都没有拍到。

“不要盲目相信黄牛,其实他们也是拼几率而已。”上海市交通委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据他观察,虽然大家都喊车牌难拍,但近几个月反而刚开始拍沪牌的“新人”中标的可能性相比之下大了一些。

该人士认为,究其原因,就是其实沪牌拍卖程序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攻略,并不是最后一分钟输入价格才能拍得到,不想太多,反而容易碰上运气。比如,3月的最低成交价就产生于11点20分。

上述人士建议,“与其把拍牌的事情交给黄牛,不如自己在网上模拟程序多多练习,增加熟练度。”

不过,一名拍了3个月都没有拍中沪牌的人士告诉记者,她也在模拟程序上练习了多次,可是每次实战时,到了关键的最后一分钟,电脑就怎么都输入不进去价格,屡屡失败。不过,“我身边的朋友也确实有用自己家的网络就拍到牌照的例子。”

这一现象让一些拥有网络带宽优势的人做起了“代拍”沪牌的生意,催生出不少新生代的“科技黄牛”。有心者通过粗略计算发现,代拍沪牌一旦能够达到百人以上的规模,仅靠拼几率取胜,就是一门月赚10万元以上的好生意。而与传统“黄牛”还需要租赁场地和设备不同,那些利用“云计算”能力的“科技黄牛”可以省去这些固定开支,收益可以更高。”

上海市交通委相关人士还呼吁大家“理性出价”。这位人士表示,没有实行警示价制度前,100元的初次出价可以持续一个小时,实行警示价后,几秒钟价格就到达最高的警示价,警示价的作用本来就是希望竞拍者能够理性出价,从而控制车牌价格过快上涨的趋势,可是现在虽然价格过快上涨得到控制,但是理性出价的目的没有实行。

“其实首轮出价只是表明具备参拍资格,不明白大家为什么一定要把价格打到最高?”这位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