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1日,欧盟取消实施多年的奶业配额制度,届时奶源过剩的欧盟将与新西兰共同争夺中国市场。

欧盟是中国婴幼儿配方奶粉、液态奶、乳清粉、奶酪进口的主要来源地,据海关统计,去年,中国进口婴幼儿配方奶粉12.13万吨,其中来自欧盟的奶粉达8.71万吨,占进口总量的71.78%。荷兰、爱尔兰、法国、丹麦分列前四。

4月7日,国内知名乳业专家王丁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预计欧盟今年原奶会增产2%-3%。由于原奶产能过剩需要找出路,欧盟放开配额限制后,会增加配方奶粉、原料奶粉、液态奶、乳清粉等的出口,尤其对中国,因中国乳品市场缺口10%左右。

由于国内奶价高于欧盟,欧盟放开限制,如何面对欧盟低成本乳制品?让国内乳行业担忧。

龙丹乳业负责人高扶良表示,欧盟放开配额对中国的影响,短期看成本高、产业链不全的乳品企业受到冲击大;从长期来看,这会推动行业整合,让全产业链的理念更深入,企业会加大提升管理、控制成本。东北一家乳品企业负责人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相对于欧洲低成本奶源,国内乳业当务之急是提升整个产业链的竞争力。

圣元乳业总裁张亮则预计,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竞争激烈,价格战已经来临,“今年不开战,最晚明年也该打了”。他说。

欧盟乳品加大对华出口

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欧盟经济不景气,放开奶业配额限制,以提振经济发展。

去年为报复西方的经济制裁,俄罗斯禁止进口欧盟乳制品,根据欧盟的数据,2013年,欧盟出口到俄罗斯的乳制品价值23亿欧元。这一块欧盟需要加大对中国等新兴市场出口来消化。

更重要的是,欧盟奶业基本上产能过剩,需要找出路。王丁棉表示,欧盟乳品出口有三条出路,一是生产原料奶粉和乳清粉出口,二是生产配方奶粉出口,三是液态奶出口。而这三种乳品中国的需求增长较快,所以欧盟主要国家都将中国作为新增产能的出口国。

确实如此。欧盟发言人称,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对欧盟奶制品需求旺盛,是欧盟决定如期取消奶业配额的主要原因。

中国乳制品进口主要有两大来源地,新西兰和欧盟。中国进口原料奶粉75%来自新西兰;而来自欧盟的配方奶粉、液态奶、乳清粉、奶酪等乳制品已经占据中国进口的主要份额。

海关数据显示,去年,我国进口液态奶(常温奶)32.89万吨,同比增长70%左右。王丁棉表示,欧盟液态奶占到进口总量的60%-70%。其中德国和法国出口最多,占欧盟对华出口的70%-80%。

欧盟也是中国乳清粉进口的主要来源地之一。海关统计显示,去年国内进口40.44万吨乳清粉,其中进口自欧盟各国共16.44万吨,占比40.65%。来自欧盟的进口量仅次于美国。

欧盟乳制品对中国市场影响最大的则是婴幼儿配方奶粉。同样来自海关统计,去年中国共进口12.13万吨婴幼儿配方奶粉,金额达15.49亿美元,欧盟的进口占主导地位。按配方奶粉的进口量来算,依次是荷兰、爱尔兰、法国、丹麦、德国和瑞士6国总量占比为71.6%,而新西兰的配方奶粉占中国进口总量只有8.6%。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欧盟出口的配方奶粉在华占据主导地位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资企业在欧洲设厂愈来愈多。合生元和圣元在法国投资建厂,澳优在荷兰投资建厂,三家企业在欧洲生产的配方奶粉主要为满足国内市场;二是欧盟各国主要的配方奶粉企业都将中国作为重点开拓市场。

澳优董事长颜卫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几年企业就预计到欧盟会放开配额,提前在欧盟投资布局奶源。2011年,澳优乳业收购荷兰海普凯诺51%股权以完成在荷兰布局。

王丁棉表示,去年,国内配方奶粉市场容量95万吨左右,市场规模680亿元,其中国产配方奶粉有80万吨,海外网购及其它非正常途径进入的累计总量大约3万吨。随着欧盟放开配额限制,国内配方奶粉市场很快将突破100万吨大关。

据欧盟预测,在取消奶业配额制度的第一年,欧盟奶业年产量仅小幅增长约1%,奶粉产品将持续成为增长亮点。不过,分析师宋亮认为,欧盟放开配额限制,并不会很快带来该地区乳品的迅速增长。因为国际奶业处于超低价位,养殖利润不高,欧洲奶农增加牛奶产能动力仍然不足。

国内乳业的担忧

数据显示,欧盟牛奶产量占全球牛奶总产量的23%,乳制品出口量占全球的比重在15%左右。在配额制度下,过去五年中欧盟奶制品出口仍然快速增长,出口量提高了45%,出口金额增长95%。

进入新年以来,由于欧盟配额制度刚取消成为定局,国内乳业对于欧盟奶业配额取消所产生的影响多有忧虑。

王丁棉表示,现在乳品加工企业和奶牛养殖企业都担心欧盟出口的影响,放开后,产量增大,价格下来,国内乳业劣势就越明显。

农业部数据显示,3月第四周,国内牛奶平均价格在3.41元/公斤,而欧盟牛奶价格在每公斤2.5元左右。成本差距在36%以上。

自去年国内奶价经历过山车后,国内乳业再次陷入困境。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今年上半年,国内乳业不容易从困境中走出。

龙丹乳业负责人高扶良表示,欧盟放开后,对国内企业的影响较大,尤其对液态奶和大牧场企业影响更大。因为对于做奶粉的企业来说,如果成本高可以选择国外的原料。但大牧场企业无法选择,生产的牛奶只能靠国内市场消化。

东北一家奶粉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国外不喝常温奶,只喝巴氏奶;现在中国喝的主要是常温奶,如果液态奶进口大增,以后国内将难以喝到新鲜奶。在这个时候,相关部门需要考虑如何增强国内乳业竞争力。

但颜卫彬表示,欧盟奶业配额放开后,对国内市场肯定有影响,但也不会那么吓人,因为原料奶粉成本只占配方奶粉成本的30%左右。牛奶价格下跌,可能会对液态奶成本影响较大,但乳品要从欧洲运到中国,运费、税费等费用并没有变。

王丁棉表示,限制放开后,明后年对中国乳业的冲击会明显显现。

对此,颜卫彬建议,对于欧盟取消配额要高度关注,因为欧盟乳品质量和中国比,有很大的竞争力,如何发展国内乳业需要充分估计。

宋亮提出,国内一方面要加快发展低温牛奶,加快乳业标准的提升,鼓励进口优质乳制品,而另一方面不是只关注低价,国内应建立跨国支持体系,在乳品供求、价格方面形成预警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