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刷微信朋友圈,很多人发现图片的呈现方式突然都变成了“电影宽屏模式”,还有电影胶片的色彩风格,图片下方配有电影字幕。这是一款叫做“足记”的APP实现的。

然而,短短几天,这款“足记”APP就迎来了竞争者,一款名为“蛋幕”的类似APP就已现身,整个朋友圈因为蛋幕的出现几乎成了传说中“电影院”,各种限制级精彩大片——“动作片”、“喜剧片”、“惊悚片”、“爱情片”……轮番上演,让每个人都成为了生活中的导演,倘若随手再配上几句文艺感十足的字幕和有趣的“应景”的表情配图,人气瞬间爆棚。

“虽然不少APP一炮而红,但最后能不能坚持下去还是个未知数。”杭州脸脸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何一兵说,目前大部分APP生命周期都很短。这些一夜爆红的APP似乎都没有摆脱“火一把就死”的魔咒,这类APP短时间内积累了大量人气,潜力无限,但其产品的可持续性和商业化前景依然堪忧。

艾媒咨询分析师表示,APP的生命周期平均只有十个月,85%的用户会在1个月内将其下载的应用程序从手机中删除,而到了5个月后,这些应用程序的留存率仅有5%。

“僵尸应用”占比高达81.3%不少APP名存实亡

国外应用分析商Adjust的最新报告书统计了“僵尸应用”的数量,据报告显示,在APP Store中,中国这类应用占比高达81.3%。而实际上,由于国内的应用商店普遍审查不严,很多垃圾APP充斥其中,造成了国内应用市场在统计上有着超过400万个的量级。

此外,这份报告指出,游戏类应用由于基数庞大,“僵尸率”高达79%。据了解,游戏类APP的数量在国内应用市场上占比超过六成。

根据艾媒咨询2014年第三季度报告,手机网民使用手机应用商店频率排名依次为:即时通讯与社交、新闻资讯、音乐视频、网络购物、手机游戏与图书阅读,分别占比63%、56%、49%、46%、38%与34%;由于手机APP生命周期与用户黏性相关,可以看出即时通讯和社交APP生命周期较长,其次是新闻资讯、音乐视频、网络购物、手机游戏与图书阅读。

“杭州互联网行业发达,很多企业都在做APP,这个行业的竞争已经到白热化阶段。”杭州脸脸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何一兵说,尤其是游戏类APP需要不断开发和淘汰,游戏类APP就跟电影的档期一样,一旦过气就很可能被删除。同时何一兵表示,像咕咚等工具类APP虽然使用频率不是很高,但因为客户有使用需求,生命周期会相对较长。

杭州财米科技有限公司CEO全云峰表示,一些APP应用推的时间好可能马上就会“火”起来,但也有不少APP是才“火”了一两个月就慢慢走向暗淡。“眼下,APP市场竞争很激烈,项目成功率不高,同质化问题也趋于严重,一个APP火不到一个月就出现跟风产品,这时候只能拼用户体验,看谁跑得更快。”全云峰表示,APP普遍寿命不长久,很多是一下子点燃了用户的激情一下子就又面临淘汰,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尤其是游戏类,生命周期很短,需要不断推陈出新,而金融类产品的周期普遍更长。

“健康、时间、财富是成年人绕不开的三件事,公司之所以主攻理财类APP,就是考虑到理财是大家长期的需求。”全云峰认为,APP能活多久跟所在行业类别有很大关联。

投入上千万还没有盈利?打造一款好的APP烧钱烧时间

杭州财米科技有限公司CEO全云峰表示,国内APP盈利模式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向用户收费,包括收费下载、购买游戏道具的费用等;另一种是广告模式,即将商家嵌入到APP里的广告,商家付钱给APP开发商。“公司打造的APP挖财从2009年诞生到现在已经投入了上千万元,虽然从2013年开始有了收入,但到目前为止投入依然大于收入。”全云峰说,APP想要摆脱“火一把就死”的魔咒就要做好产品,培养好用户的黏性,所以公司现阶段的重点是把产品做好,想办法扩大用户规模,再进行利益分享。全云峰认为,APP行业是一个需要持续投入的行业。

“APP烧钱非常厉害,同样,做成功之后价值也非常大。”杭州脸脸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CEO何一兵说,“拿我们脸脸来说,每两周就要更新一个版本,以优化用户体验,从2013年到现在已经投入上千万,4月底开始我们还要正式面向用户进行推广,这又将是一笔大投入,可以说APP的投资是个无底洞。”

何一兵说,APP行业目前的着眼点不应在盈利上,而应该在产品本身的价值上,只有把产品和服务做好,未来的盈利不是难事。

同时何一兵强调,目前互联网获取客户的成本在不断增加,门槛也在不断提高,“APP的出路就在于跟传统各行各业结合,移动互联网思维应该是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并不断迭代升级,审时度势,这口气要够长,创业者要有足够的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