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宝马,一嗨租车,庞大集团,互联网专车公司易到和滴滴快的……越来越多跨界巨头们都在加快新能源车租赁业务的扩张步伐。日前,宣布只租不卖的华晨宝马“之诺”纯电动车向一嗨租车交付了160辆用车,成为之诺的最大一笔订单。

记者近日采访多家新能源租赁企业发现,伴随新能源车成为汽车租赁行业获取更多牌照的机会,租车巨头们开始新一轮“跑马圈地”。然而,目前新能源车租赁业务仍面临一系列制约因素,想要盈利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高端租赁400元一天

去年4月,华晨宝马的“之诺”品牌亮相,这款新能源车中的高端车自问世以来就宣布“只租不卖”。目前北京三里屯SOHO一层的租赁网点仍是北京地区的唯一网点。尽管400元一天的租赁价格和其他几家新能源租赁公司的开价相比有些“高冷”,华晨宝马品牌管理部高级经理孟威介绍,他们目前已经累计服务了6000多人次客户。

日前,之诺选择和传统租车巨头一嗨联盟,向一嗨交付了160辆之诺1E,成为之诺的最大一笔订单,专门投放于北京地区。一嗨租车董事长章瑞平告诉记者,目前一嗨拥有1600多部新能源车,占比达到5%。

就在新能源车销售市场自去年下半年来迎来小高峰后,鼓励多人分享模式的租赁业务同样也迎来了越来越多新能源车的身影。“新能源汽车续航能力较弱,所以比较适合以分时的方式进行租赁,而消费者通过租车进行体验,也可促进其对于新能源汽车的了解和接受。”章瑞平说。

在一嗨租车之外,今年2月由北汽新能源和富士康合资成立的恒誉新能源租赁公司也正式开张,计划投入2000辆新能源车;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也在今年年初成立了单独的汽车租赁公司,以鼓励合拼的租车方式为用户提供分时租赁业务。

业内分析人士称,进军租车市场对于整车厂和经销商来说,不仅是因为市场空间广阔,更因为它将提高经销门店的综合竞争力和盈利水平。汽车租赁在整个汽车产业里扮演着“传送带”的作用,一头带动新车销售,另一头系着二手车市场,同时还刺激着汽车金融业务。

郊区上哪充电是难题

“新能源租赁车辆也可以享受单独摇号,企业都想占得先机。”一嗨租车高级业务经理张文表示,相比于传统汽车租赁行业的牌照短板,新能源车跑租赁有着更高的中签率。以北京为例,北京市为新能源小客车建立了单独的摇号配置系统。按照规划,今年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较去年有所扩容,从2万个增加到3万个,至少会有1500辆纯电动小客车投入租赁业务。

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新能源车进入租赁领域,另一方面,一些服务短板仍成为摆在消费者面前的顾虑。

“一天下来100来块钱,价格挺实惠,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没底。”尝试过几次短租新能源车,家住牡丹园的刘先生说本来打算周末带着一家老小去郊区来趟春游,可去了郊区到哪儿充电难倒了他。

租赁公司的顾客往往需要在同一个网点进行租借和还车,仍有些不方便。目前由于各家汽车租赁公司的充电桩布局情况不一,多数公司都未开通“异地还车”业务。

“我们在北京城区有39个服务网点,现在这些网点里都装有充电桩。” 章瑞平告诉记者,但不同厂家的充电桩存在无法完全通用的问题,比如之诺1E和特斯拉都需要单独的充电桩和接口,而北汽、腾势等国内厂商主流车型则可以通用。

“现在还没想过盈利”

“没有人会否认,这将来一定是个大市场。”张文说,他们经过统计后发现,6%的上海用户在使用了一嗨租车新能源车租赁业务后,选择购买新能源车。中汽协发布的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汽车租赁市场的租赁车辆需求将达到30万至50万辆,营业收入将达到200亿元。

“我们现在还没想过盈利,燃油车租赁业务养着新能源车业务。”不过,张文坦言,新能源车租赁还远未到盈利日期。他表示,采购新能源车本身的采购费并非前期的最大支出,充电桩安装、场地同样需要一大笔支出,“一个快充模式的充电桩,建设费用和土地成本加在一起,需要30万元。”

传统租车企业有着燃油车业务做“靠山”,其他进行“跑马圈地”的企业则不可避免地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目前新能源车只占了我们很少一部分。”易到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采购特斯拉更多是为了给部分顾客提供高端服务,短期并未打算大量购进大批新能源车。

一位行业人士表示,开展电动汽车租赁业务也能获得更多的燃油车牌照,这对于租赁公司来说价值很大。另外,通过电动汽车租赁业务帮助车企推广电动汽车,能够与车企建立更加密切的关系,这也是租赁公司愿意尝试电动汽车租赁业务的一个原因。而对电动汽车产业本身而言,租赁模式则可以让电动汽车真正用起来,有助于优化电动汽车产品及其他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