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代孕机构开通了微博和微信账户寻找生意

近日,国家卫计委等12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印发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通知要求禁止网站发布代孕服务的相关信息,并将清理和屏蔽网站上现有的相关信息。然而记者经搜索发现,在微博、微信账号、QQ账号等社交平台中,代孕机构也开启了新媒体营销方式,随时与客户进行沟通,而一旦发现危险信号,可随时弃号再行注册,成为难以清理和屏蔽的“顽疾”。

背景

网上发布代孕广告成为打击重点

多年不孕不育怎么办?一些夫妻不甘心一生无子,转而选择通过代孕机构,找到一名有生育能力的“代孕”母亲,通过将受精卵子植入子宫的方式,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再将孩子送还给寻求代孕的夫妻,自己也从中收获一笔可观的“借腹”收入。

在一些不孕不育家庭的眼中看来,“代孕”似乎给拥有一个宝宝带来了一丝希望,然而由于地下代孕黑中介私自寻找黑诊所进行取卵,发现怀的是女孩后“代妈”被迫流产,出生后“代妈”不愿按照协议交出小孩等情况层出不穷,给不育夫妻及代孕妈妈的生命安全及正常生活带来极大隐患。

实际上,原卫生部在2001年就曾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从今年4月起,国家卫计委等12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印发开展打击代孕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再度将打击非法代孕行为列为今年专项打击行动,在全国范围对开展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社会中介机构等进行查处。

除对开展代孕行为的医疗机构、医护人员、社会中介机构等进行查处外,此次行动明确要求,网站禁止发布代孕服务相关信息,清理和屏蔽网站上有关代孕服务的相关信息等。对开展代孕宣传和服务的互联网络、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等进行清理和查处。

调查

代孕中心拥有微博微信QQ全套营销账号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代孕中介机构的“营销手段”已经“与时俱进”。几年前,很多代孕机构想要做成生意,必须找到愿意承接的医疗机构。而近几年,代孕中介则开始通过互联网来发布代孕广告。一些代孕公司同时拥有自己的微博账号、微信号、微信公众账号、QQ号等全套网络营销手段,不少“代孕妈妈”更是通过社交网站随时发布消息,成为寻求代孕生意的“个体户”。

“今天又带一位代孕妈妈来医院检查了。”“今天又出生了一个健康的宝宝。”在营销代孕的微博账号“非凡孕育”的内容中,记者发现,微博运营者不仅在简介中提供了详细的网站地址、微信号、QQ号、咨询热线电话,还以每天少则一篇、多则四五篇的文字加图片形式频繁更新与代孕相关的状态及文章,其中不乏如何哄宝宝睡觉、与宝宝沟通感情的内容,让一位网友在留言中大呼“贴心”。

而在这家“非凡孕育”代孕中心的微信订阅号上,记者发现,该公司同时设计了咨询、费用预算、服务流程等多个下拉菜单入口。而在另一家“广州石榴孕儿网”则开通了自己的微信订阅号,只要用户关注,就可立即推送“代孕VIP服务的介绍及收费标准”、“真实成功案例”、“优势和承诺”等内容,其中收费标准更是精细到“包出生”、“包性别”、“最高成功率”等多款选择。

“个体户”代妈可提供“同居代孕”

除经营代孕生意外,在QQ、微信等一些社交媒体中,也有不少个体从事“孕母”工作的女性,打着代孕的名号从事非法性交易。“你找好医院了吗?我们自己做的不找医院,只提供代孕。”在QQ上,一位1996年出生的网友声称可以提供代孕服务,但要求是必须由客户自己寻找试管婴儿手术机构。当记者询问还有其他服务方式时,她表示,可以提供“性交代孕”,“可以啊,(成功)几率好小的,性交30万。”她表示。

实际上,“性交代孕”也就是所谓的“同居代孕”,可约见面后去酒店开房或家中直接进行性行为,如果怀孕,需要将孕母接到家中“养胎”,出生后由客户完成准生证、坐月子等一系列后续工作,而如果怀孕不成功,在性行为完成后客户也需要按照谈好的价格支付佣金。

“需要混血儿吗?泰国的大多漂亮些。可以提供泰国卵源。”在一家代孕机构,中介给记者发来几张泰国女大学生照片,并声称卵源提供者都为本科学历以上,并可提供学生证、毕业证来验证身份。而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直接使用孕母的卵子时,则遭到了拒绝,原因是“不利于优生优育”。

中介声称,“代妈一般都是农村生过孩子的大妈,素质都一般,长得不好,生出来的孩子不会很好。而且如果怀的是自己的孩子,万一生下来不愿意给你就很麻烦。”据了解,目前从事代孕工作的女性不少都出自农村,而招募则主要是通过老乡间的微信、QQ等联系。

体验

代孕中介发现势头不对直接拉黑

“代孕七年品牌,1600案例,实体医院,包成功……”在另一个号称是国内最早从事试管代孕的实体中心微博账号“58代孕中心”的微信公众账号中,除了提供代孕咨询与服务外,同时贴出了诚招代孕妈妈的招聘咨询电话,而通过关注微信公众号,也可以直接向后台报名成为代妈。除了更加易于传播外,这种形式也给不少代孕机构带来更多“安全感”。

“真想代孕的人一般都咨询过很多机构,从言谈当中就能发现,如果见到势头不对,可以直接拉黑不谈。”在北青报记者的采访中,一位曾从事代孕中介的工作人员表示。“连取卵代孕和捐卵代孕都看不懂的,不可能真想做,为了防止被查,会告知现在不做了,请找别家。”短短几句聊天,代孕中介就可判断出合作是否有风险。

伴随着国家打击代孕行为的深入,一些代孕机构也关闭了网站,转而将运营模式投入微信、QQ这种很难核实身份真实性的社交媒介。在QQ和微信好友搜索中,输入“代孕”关键词,都会有几百位提供相关服务的用户弹出。一旦发现好友中可能存在风险,这些号码可以随时被代孕服务提供者弃用,重新再开新号进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