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市食药监与商委、农委等达成一致,将统一流通商品代码。

今后,市民有望通过食品安全信息追溯平台,把当日所购食材的“前世今生”了解得一清二楚。

上海市食药监局局长阎祖强透露,今年上海将通过追溯的方法,倒逼食品安全。记者了解到,今年有望颁布实施的新的《食品安全法》首次提及食品全程追溯制度,将要推行的《上海市食品安全信息追溯管理办法》也进一步细化明确了各责任单位对共建食品安全信息追溯平台的义务。

豆芽有了电子身份证

工作日下班时段,世界路某菜场销售正热火朝天。一个豆芽摊位的摊主正在忙碌,各种豆芽都卖得不错。“你这豆芽是哪里来的?”一位来买菜的阿姨问。“原野。”摊主一边帮别的顾客装秤一边回答,她还手指着墙上一沓单据说:“我们每天都有进货单子的。”在记者的要求下,这位摊主展示了名为“上海市豆制品送货单”的电子打印票据:湿黄豆芽(15kg/筐)2筐、小金黄(10kg/筐)6筐、湿绿豆芽(15kg/筐)1筐、黄豆芽(桶装)119斤、黄豆芽(桶装)238斤,生产日期均为上市的前一天。

去年5月,《上海市豆制品送货单管理规定》开始实施,豆芽算作豆制品的一种一起引入了电子送货单制度,这种相较于别的豆制品更难管理但老百姓十分喜爱的食品也拥有了不能手工涂改的电子身份证。抄下电子送货单上的单据编号,到上海市豆制品行业协会的官方网站“豆制品送货单追溯”一栏中输入后,就能查到该送货单来自“上海原野蔬菜食品有限公司”及企业地址、负责人、送货单购取日期等信息。此外也可以通过输入备案号、企业名称的方式查询。如果是正规企业生产的豆芽产品,老百姓吃起来就可以更放心。

2002年,本市实行豆制品送货单制度。当时,上海有证有照的豆制品企业有660家,但随着送货单制度的推行和行业结构的调整,那些小、散、差的企业逐渐被淘汰,如今上海的豆制品企业总数约60多家,仅为当时的十分之一。当年屡禁不绝的豆制品黑作坊,也因为没有送货单无法进入市场而被切断了产销链。

由于手工填写的送货单存在涂改数量、被不法销售商在空白处直接添加产品、以次充好、鱼目混珠的问题,去年申城出台《上海市豆制品送货单管理规定》,将传统的手写送货单改革为电子送货单。由于不能手工涂改,电子身份证更加权威。为防止送货单的假冒、转卖,方便市民查询和加强社会监督,豆制品行业协会网站上还开通了送货单查询系统,实现网上可追溯。根据送货单填写的企业名称、品名、数量,就能核实该批货的来历、真伪。

水果被列入追溯系统

去年8月,本市举行《上海市食品安全信息追溯管理办法(草案)》立法听证,当时草案提出的可追溯食品种类包含粮食及制品、畜肉及制品、禽类、蔬菜、乳品、食用油、水产品、酒类等8大类食品,市民代表对此热议,有人提出:“为何没有水果?还有豆芽、豆制品呢?”听取市民的意见,豆制品及水果之后也被列入将实施信息追溯管理的十大类食品和食用农产品中。

随着豆制品作为第十大类食品进入上海市食品安全追溯管理办法,将来市民与企业共享追溯信息平台,对从零售点购买的食品一路追溯到田间地头成为可能。企业不必再追究上游企业给予的送货单真假,消费者也不用再向销售方询问食品来源,建成后的信息追溯系统平台犹如一条免费开放各岔道口的“高速公路”,一件食品凭一个统一的追溯码,就能实现层层查询。

比如一棵散装的蔬菜,也将依托于特定的包装进行赋码,进入正规市场后才拆包散卖。完善的信息追溯平台建立后,对于没有赋码的商品,电子秤将无法显示,而电子秤一旦开始称量,随之就会打印出一张显示着追溯码信息的小票。正如现在人们去超市买东西,不管需不需要,一定会获得一张收银条,而对于大多数到菜场里买菜的市民目前还没有这种习惯。食品信息追溯系统的建立或将培养人们的这种习惯,凭借追溯码去了解自己当日所购食材的安全性。更便捷的方法是,在食品包装上直接赋二维码、条形码,消费者使用智能手机的APP就能直接扫描后获得食品的追溯信息。

快速锁定问题猪肉经销商

或许有的市民会有疑问,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去建食品信息追溯平台?上海市食药监局副局长顾振华给记者讲述了这样一段案例。

2003年,上海发生瘦肉精中毒事件,当时有居民反映从某农贸市场购买的猪肉回家食用后出现中毒症状,附近地区的几户居民都出现相似情况,他们都购买了某农贸市场一摊位的同一批猪肉,而该摊贩也表示,自己的猪肉和往常一样都是从某批发市场进货而来。由于当时还没有建立起猪肉追溯系统,当监管人员前往批发市场调查时,却遭到了批发市场相关人员的否认,由于没有进一步的证据,追查到这里就中断了。

无独有偶,2006年上海再次发生居民瘦肉精中毒的情况,这次执法人员通过农贸市场很快找到了批发市场,通过追溯系统又很快锁定了养殖场。只花了20分钟,就把该养殖场的一百多个批发市场的下游经销商全部找到,封停了相关批次的猪肉。这个案例正说明了建立食品追溯系统的有效性和必要性,追溯的目的是要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一旦在食品安全方面出现制假售假等违法行为,无论怎么交易、销售,最后总是会被查出来。

上海目前的猪肉追溯系统已比较成熟,不仅本地产猪肉可溯源,连外地进入上海的猪也定点屠宰。猪肉以定点屠宰的方式打通追溯环节的阻碍,但其他农产品流通环节可能还存在分割的情况,如农业部门的条形码和商务部门规定的条形码还不完全一致等。去年,上海市食药监与商委、农委等部门达成一致,将依靠云技术和大数据搭建食品安全信息平台,统一流通商品代码,让一件商品只有一张“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