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主倡者,中国当然要以负责任大国的胸怀开放市场、输出资本。这个改革设想若能有效实现,将是中国对世界经济繁荣兴旺的重大贡献。也正因如此,人民币加入SDR获得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拥戴和支持。这种支持已在我国发起的亚投行获得超过50个国家的加入和支持中鲜明地体现出来了。此时此刻,我们尤需加大人民币纳入SDR的各项制度准备,特别是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汇率、股市、经济波动的防范措施。

今年适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5年一次的审查。尽管还有几个月,但人民币加入SDR的角力战已经打响。英、德、法、意力挺,但美、日态度消极。全面和客观地分析之后会发现,国际社会尤其美国对人民币加入SDR所持态度固然重要,但归根结底,“一带一路”战略才是人民币提早加入SDR的“助推器”。

SDR,是IMF创设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亦称“纸黄金”,是IMF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IMF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IMF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只是,SDR只是一种记账单位,不是真正的货币,因而使用时必须先换成其他货币,不能直接用于贸易或非贸易的支付。SDR最初是为支持布雷顿森林体系而创设的,每个特别提款权单位被定义为0.888671克纯金的价格,也是当时1美元的价值。随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特别提款权现在已作为“一揽子”货币的计价单位。SDR目前包括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四大货币。上一次SDR审查,也就是2010年IMF对SDR货币篮子权重的调整中,SDR的价值继续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组成的一揽子货币价值的加权平均值。其中,美元的权重将由2005年审查确定的44%下降至41.9%,欧元的权重则由34%上升为37.4%,英镑的权重由11%上升至11.3%,日元的权重由11%下降至9.4%。而尽管之前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的呼声也已很高,但鉴于人民币的自由兑换程度尚无法达到IMF的相关标准,加之缺乏足够的市场深度和流动性仍是人民币作为储备资产的主要制约,所以,那次人民币并未被纳入SDR的货币篮子中。

转眼又是五年过去了。如今的人民币已是全球贸易使用的第五大货币,而且,国际贸易中人民币使用比例已从2009年的0.02%增至去年的近25%。同时,全球各地已有15个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截至2014年底,我国央行已与26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额度近2.9万亿元。最新全球外汇储备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美元占全球外汇总储备量62.3%。尽管人民币很难超越其影响力成为主导货币,但人民币成为世界第五储备货币将进一步促进跨境投资,增加人民币成为定价货币的可能性。更主要的是,按现有标准,一种货币加入SDR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货币发行国货物和服务出口量位居世界前列。这一点中国已经达标。至于第二条标准即“可自由兑换”,2009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显著进展。特别是随着QFII、RQFII、QDII、RQDII、银行间债券市场人民币债券发行和投资、“沪港通”制度的推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取得积极进展。并且,中国政府今年也在加速人民币市场化进程,包括加快推进金融改革开放,特别是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稳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并努力在今年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存款保险制度;深化金融机构改革;推进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促进区域开放与协调发展;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深入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政策协调和规则制定等。上述这些足以表明,从技术上看,人民币已基本具备加入SDR的条件。

而在笔者看来,更能助推人民币提早加入SDR的是“一带一路”战略。

因为,一是“一带一路”的战略设想,既立足于促进中国国内经济的转型升级,还立意于全球经济的全局性改革。目前国际经济分工、格局以及相互之间的经济关系,已经不能适应并制约了全球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特别是“单级”货币和需求驱动容易诱发全球贸易和投资的不平衡,资源国、消费国、生产国的三级分工和格局难以为继。“一带一路”战略将深度改变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基本面,改变着世界经济的版图。“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连着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连着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沿线各国资源禀赋各异,经济互补性较强,彼此合作潜力和空间很大。“一带一路”已将沿线各国乃至整个亚洲和欧洲都连接为一个“命运共同体”。而这个“命运共同体”,对于巩固和提升中国与沿线国家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具有十分重大和深远的战略意义。再有,“一带一路”战略要义,旨在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架构。

作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主倡者,中国当然要以一个负责任大国形象和大国胸怀开放市场、输出资本。这个改革设想若能有效实现,将是中国对世界经济繁荣兴旺的重大贡献。也正因如此,这样的大国货币加入SDR自然会获得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拥戴和支持。这种支持已在我国发起的亚投行获得超过50个国家的加入和支持中鲜明地体现出来了。难怪国内外金融机构的估计也都比较乐观。如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近日在报告中分析预计,人民币今年入选SDR可能性在50%以上;美银美林在近日一份报告中预测,IMF将会在今年10月投票通过人民币纳入其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占比估计可达约13%,高于英镑和日元。这充分表明,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已远非中国政府的一厢情愿,而是具有广泛的海外市场诉求。

人民币纳入SDR对经济的重要战略意义在于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化地位、完善国际货币体系和全球治理结构等。而人民币纳入SDR也意味着,市场化的人民币走势,有可能面临金融体系的易波动风险,要遵循相关国际金融体系规则。此时此刻,我们尤需加大人民币纳入SDR的各项制度准备,特别是需构筑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汇率、股市、经济波动的防范措施。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银行业研究与诊断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