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拼车平台充斥私家车司机,上海市交通委相关人士质疑其披着创新的外衣,成为“黑车”的组织者、“黑车”的窝点。

今年3月12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在接受采访时,支持拼车模式、支持双方平分油费。但是上海相关人士请记者注意,杨传堂所称的拼车,不是运营性质的拼车,而是搭乘顺风车的性质。那么,“人民优步”是搭乘顺风车的性质吗?

以上海市运管处副处长马斐的观点,平台是否营利,并非免责依据。2014年7月29日上海市政府发布的《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沪府令20号)》明确指出,利用互联网网站、软件工具等提供召车信息的服务商,不得向市交通行政管理部门认定的不具备营运资格的驾驶员和车辆提供召车信息服务。

来自外省市的消息表明,交通运输部正在制定全国性的出租车、约租车运营规范,各省市等待“上位法”的出台,一般不独家叫板拼车平台。

还有必要指出的是,拼车平台之间也存在激烈竞争,无论是真拼车还是伪拼车,涉足拼车领域的互联网企业或者APP,已有100多家(个)。央广网4月3日刊文分析,“面对专车行业风声鹤唳的监管,互联网叫车公司们正在开疆扩土,试图在拼车的领域进一步寻找突破口。”在出租车、专车市场的竞争告一段落后,拼车成为又一个烧钱的战场。

“人民优步”一方面非营利,另一方面对用户贴钱,开打价格战,以至于4月2日,快的打车在上海、成都、杭州、广州、深圳、武汉、沈阳、青岛等地开通拼车服务“一号快车”,也免收了起步价。

在3月26日杭州市交通运管部门与平台企业的第13次约谈会上,有企业代表批评“人民优步”,“在杭州的起步价为0,整趟行程的费用只有出租车的5折左右。由于它采取了低价策略,订单量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快速增长,这使得我们这样的平台公司非常尴尬,客户平台量有了明显的变化。”打车软件企业代表呼吁政府主管部门加强监督。

“价格和叫车的响应时间成为决定用户是否使用的关键因素。”某拼车平台的人士告诉记者,如果将路线设定为上海黄浦区的来福士广场到杨浦区的五角场,预估里程11.6公里,花费时间16分钟,按照“一号快车”每公里2.17元和每分钟0.3元的计价公式,搭乘者花费30元;神州专车预估车费为59元,滴滴专车显示为55元,易到经济型显示为106元。

该人士称,拼车平台相互之间价格差别很大,将与打车软件一样,逐渐大浪淘沙。这其中,既取决于市场力量,也取决于政策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