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周强武

原标题:独家专访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周强武 解读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背后的故事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李晓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名单终于出炉,财政部15日下午四点左右公布的消息显示,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共有57个,其中域内国家37个、域外国家20个,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拉美、非洲等五大洲。

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周强武今天接受记者李晓萍的独家专访,解读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背后的故事。周强武曾经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和中国驻世界银行执行董事办公室工作过,熟悉国际多边机构的运作规则,也比较了解亚投行的筹建过程。

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扩容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周强武认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达到目前这个数目,是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我们作为创始方,当时我们预计到会有不少国家支持我们这个倡议,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是这么多的数量。情理之中是说,亚投行的目标和宗旨理念是符合亚洲等多数国家的实际需要和利益的。域内外大量国家加入,表明他们认可我们的理念。同时他们从自身利益出发,踊跃参加,也是顺势而为,这么多创始成员对亚投行发展大有好处,符合我们当初设计的高标准、国际化的目标。”

至于预期之外,周强武认为,所有金砖五国都已经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非常难得,说明金砖国家同是发展中大国,大家志同道合。他套用中国古话说,“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我想,这为我们金砖银行的建立和发展打下非常好的基础。”

亚投行执行董事席位设计将根据实际需要由成员国共同决定 根据目前规模或将设12个席位

在成员多了之后,周强武认为,执行董事席位设计会有所不同。现有的全球或者区域性的开发机构执行董事席位数目都是根据实际需要或者规模大小设定。世界银行目前有25个,亚洲开发银行有12个,包括9个域内的和3个域外的。

亚投行的执行董事席位问题,目前还在进一步讨论,将会考虑成员数量和实际需要,由成员国共同决定。周强武说,“执行董事席位不能太多也不会太少,应该兼顾代表性和效率两个原则的平衡,也许12个是眼前这个规模可以参考的数据。”

根据早前达成的协议,域外约占亚投行25%到30%的权重,域内会占70%到75%,同属一个区域的国家也不会按照加入先后顺序,而是按照各自GDP规模来分配不同的权重。

而对于中国将在其中占有的分量,周强武认为需要磋商,“根据中国GDP权重,作为域内最大的一个成员体和最大经济权重,中国占有一定的比较高的份额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欧洲发达国家加入对亚投行正面影响多

在此次公布的名单中,英国、法国、德国、瑞士等欧洲发达国家数量不少,此前有言论担忧这些国家加入会有一些负面影响。在周强武看来,欧洲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加入,对亚投行正面影响多,对于亚投行获得3A评级是个利好。如果获得3A评级,将可以从国际资本市场以较低的成本筹集更多资金,成本越低对机构发展越有好处,最大的受益者是受援国本身。

同时,由于上述欧洲国家深谙国际多边机构规则并且参与实际运作,法国在历史上就曾经获得第一笔世行援助,他们的加入对丰富亚投行的政策制定和理念创新有正面意义。至于弊端,周强武认为,“成员多了,观点就会多,对形成一个统一的立场或者制度会带来一定挑战,但是我相信大家既然是志同道合的结合体,会本着求大同存小异的态度,不会给亚投行带来根本性问题。”

亚投行首任行长的标准认定比较一致 若中国人担任首任行长也是顺理成章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亚投行将根据公开、透明、择优的原则选聘行长和高层管理人员。根据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的通行做法,亚投行将在正式成立后召开部长级理事会任命首任行长。

周强武说,这个情况的确目前还在讨论中,也有充足时间对行长人选和最高管理层进行讨论和遴选。至于首任行长是否是中国人,他认为,“按照规则选定是最重要的。据我观察,中国有不少符合行长条件的人选,再加上中国在现有意向创始成员中的特别地位,这个主要指的就是我们GDP权重是比较大的,最终中国人担任第一任行长是顺理成章的。”他还特别强调,亚投行首任行长人选最终是由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首先通过选评规则选出来的,标准一定是具有国际化视野、深谙国际多边游戏规则、曾经在多边开发机构有工作经历的资深人士。周强武说,“这个标准大家有比较一致的看法。”

在意向创始成员国“招募”结束之后,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也表示,今后仍会继续吸收新成员加入。各方在今后的章程谈判和磋商中,将就吸收新成员的程序和规则等作出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