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我国的家装公司的工人来源基本是靠与有工人资源的工长签订协议,工长在一个企业注册后便可以接到这个企业派出的活儿,带领手下的“兄弟们”施工。而所谓“产业工人”就是被完全纳入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享有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岗位培训、晋升等待遇以及其他各项福利。那么,在我国目前的市场情况下,家装工人到底是“分包”好,还是“自营”好?家装工人,到底归谁管好?

收编的工队变身“产业工人”

在十年前,就有业内人士提出“家装工人产业化”的概念。但是一直却没有真正实现。而今年异军突起的互联网家装“爱空间”,宣布自己将实现家装工人产业化,所有的工人都是“自养”,抛弃传统家装的“分包”制度。

爱空间创始人陈炜认为,装修行业是农民工最多的行业。爱空间把这些农民工收编成自己正式的员工,给他们提供宿舍、提供培训、交纳保险、提供有保障的生活。他认为,工人产业化,可以让这些工人找到自己的归属感,也给了客户有保障的装修施工,还能减少家装中的增项问题。“之前我们走了弯路,自己招聘工人,进行培训。但后来发现,直接把‘工长’变成公司的‘项目经理’,收编整个工队,会更有效率。我们目前通过‘双轨制’来实现工人产业化,一边是自己建立培训学校,进行大批量培训;另一边就是‘收编’社会上的工长,把他和他手里的工人直接纳入公司体系,变成我们的‘正规军’。”

陈总表示,自己养工人,最大的困难有两点,一个是管理上,一个是开销上。“以前这些工人都是自由散漫惯的,把他们变成自己的产业工人,需要对他们的思想观念进行转变。”而对于自己养工人开销大这件事,陈总认为,初期阶段是最“烧钱”的,就像飞机在起飞的过程中最耗油:“所以我们才会有融资啊。”

自养工人障碍重重

如此看来,产业工人制度略胜一筹。但对于家装公司工人产业化是不是最好的方式,秉着探讨的求是理念,北京晨报也采访了业内多位家装负责人和协会负责人。

圣点装饰执行总裁张暄认为,自养工人的确是个好想法,但在如今的家装环境里想实现工人产业化实在不现实:“家装工人的流动性很大,家装又不像工厂生产线,每天都能保证同等固定量的工作。所以越是有手艺的工人越不希望被一个公司所束缚,跟着工长找活干挣的钱远比在一个家装公司拿固定工资多得多。”他告诉记者,除了工人自身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国的建筑标准存在地方差异。“家装工人产业化只有在标准化施工情况下最容易实现,比如像日本。但我国房屋差异化大,无法实现完全的标准化施工。”

对于“实现工人产业化等于要实现标准施工”这条原理,居然之家乐屋总经理钱明发告诉记者,如果家装中指定的产品固定、产品差异小、种类少,才可以实现“直接”安装。“如果消费者并不想选择规定产品,而是想选择规定外的其他品牌,甚至是在装修过程中想突然更换,这时候产品固定的家装就无法做到了。”并且他认为,管理本身就需要成本,自己养工人,就意味着需要有更多的管理人员去管理工人。“那样的成本太高,以目前家装公司的接单量,是难以过多支出这笔费用。”

“目前很多家装公司连设计师都只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更不要提自养工人了。”中国建筑装饰协会住宅委员会秘书长张仁说道。他表示,目前家装公司都不会养瓦工、木工这种“一线工人”,养工人也只是养工长这样的管理人员。“工人的福利保障等一般都是由劳务公司来承担。”张秘书长告诉记者。

传统家装管控施工人员并不弱

其实,工人到底是自营好,还是分包好,都是管理上的问题。并不能说家装工人实现了产业化就能提高家装的工程质量和减少家装中出现的问题。实创装饰副总韩晓静就表示,这其实是两种概念,“不能用管理问题替换属性问题”。“无论是哪种形式的工人,最后都是要体现在家装质量上。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产业工人培训会非常到位,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到公司。但实际上目前‘大包’形式的家装公司,施工出了问题,消费者同样也是找到公司来进行处理,工队只是实现了施工环节。”她表示,提出工人产业化这个概念是好的,但也不能否认分包制就是落后的管理制度。“管理好工长,同样能管理监督好工人。至于能不能实现彻底的工人产业化,就要看整个行业环境。”

北京建筑装饰协会家装委员会秘书长李玉洁表示,也不能一味地认为,家装公司“分包”的工程,就无法控制工队,无法保证质量。传统家装公司将工程分包,大工长都是由公司精挑细选的,工长都要缴纳不低于5%的质保金,双方早已形成了稳固的利益关系,家装公司对施工人员的管控能力还是很强的。

打造产业工人队伍并非一日之功

以公建、家具的产业工人为例,可以看到一个企业培育这些产业工人,要用多长时间?要付出多少?这是需要一个长期过程的,需要有积淀的企业文化来培养的。家装公司打造“产业工人”,一方面在管吃管住管培训后,负责输出工人,另一方面又要给这些工人分配工作,全盘都要“管”,企业如何做担保?

业之峰装饰董事长张钧认为,家装“产业工人”采用专业版组,能够降低成本,管理效率高,还控制了私单。但是需要一个缓慢的“畜养”过程,对后台的考验也还很大。而家装行业产能有限、季节性弹性大、各个环节事务琐碎,采用社会化合作的用工方式,则更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田万良表示,家装公司“自养工人”,需要完善劳动保护、福利等问题,因此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建设出“产业工人”队伍的。宣传“产业工人”理念,只能说是一种管理手段,不能等同于确保产品质量的因素。家装工程质量的好坏要靠项目经理、监理的把控。

但其实,对于消费者来说,工人由谁来管,根本不是最关心的,他们要的,是家装的质量和企业的服务。我们现在不能断言哪种形式是最好的,但我们能够确定的是,家装探索之路,依旧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