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顿好病床上的儿子后,陈运涛带着泡沫展板和马头面具来到了逍遥津附近。展板上写着“骑一次五块,好心人您就骑我一次吧”,下面是儿子陈明浩的病情诊断书和照片,戴上马头面具的陈运涛就跪在展板旁边。

4月13日,陈运涛来到逍遥津附近乞讨。

儿子的病情没有好转,陈运涛中午都没有吃饭。

陈运涛怕儿子在医院无聊,花了400块钱买了一台掌上电脑给他。

离手术移植的日期越来越近,陈运涛还没凑够手术费。

原标题:“马面爸爸”舍下自尊筹款救儿

儿子白血病复发,脐带血移植数万元 医药费无着落

4月13日上午9时,合肥市逍遥津附近,38岁的陈运涛头戴马头面具跪于路旁,旁边竖着一块展板,一行黄字显得格外刺目:骑一次五块,好心人您就骑我一次吧!靠近一些,你能闻到陈运涛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

陈运涛9岁的儿子患了白血病,要想治好这种疾病,陈运涛需要拿出一大笔钱。

可是,陈运涛拿不出。

筹款 他扮马愿被人骑

4月13日上午,安顿好病床上的儿子后,陈运涛带着泡沫展板和马头面具来到了逍遥津附近。展板上写着“骑一次五块,好心人您就骑我一次吧”,下面是儿子陈明浩的病情诊断书和照片,戴上马头面具的陈运涛就跪在展板旁边。

路过的人看到这一幕,驻足停看,一位40多岁的女士捐了100元,“好好给孩子治病。”还有一位学生模样的路人丢下了10块钱,“叔叔我们是老乡,钱不多,你拿着。”暖心的话,无以为报,陈运涛不停的磕头之余,还拿下了面具,擦拭眼泪。

“不到万般无奈,我真没想向别人乞讨。”拿掉了面具的陈运涛不住地搓着手,儿子的病,让他手足无措了。

“昨天,他结束了这个疗程的化疗,医生说过了这个骨髓抑制期,条件符合就能移植脐带血了,可是移植的费用还没个影儿。”口袋里只剩下不到一万元的陈运涛只能放下尊严乞讨。

“这个面具是过年前陪小儿子赶集时买的,过完年来化疗时放在包里忘了拿出来。”陈运涛说,他在镇上看到有小孩花几块钱骑马,自己也想扮成马供人骑给孩子筹医药费。“为了孩子,当牛做马都认了。”

不忍 有人捐款无人愿骑

从9点多到12点多,陈运涛在逍遥津附近乞讨了3个多小时,辗转了三个地方。

路过的行人一开始都吓一跳,“怎么有一个人头马面?”一位大妈吓得直拍胸脯,走到跟前,忍不住停下来观看,知道陈运涛孩子的情况后,大妈拿出了10元钱。还有一位路过的小姑娘,听妈妈说完这位叔叔为什么戴着面具跪在这里后,也和妈妈要了100元钱,放在了陈运涛的手里。

在陈运涛“扮马”的三个多小时里,有不少热心市民被感动而捐款,但是没有一个人真的来“骑马”。

儿子白血病复发,需要脐带血移植

今年38岁的陈运涛家在亳州市谯城区立德乡马刘行政村。两个儿子,大的陈明浩,今年9岁,小的也已经5岁了。老婆在家带孩子种种地,陈运涛会泥瓦匠的手艺,农闲时在建筑工地盖房子,一个月也能赚一两千元,小日子虽不富,倒也温馨。

2011年12月大儿子陈明浩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白血病,这个噩耗打破了一家人平静的生活。那一年的冬天,陈明浩频繁发烧,到省立医院检查后,确认是白血病,“当时就吓傻了。”

然后孩子就开始接受化疗,这些年大大小小的化疗疗程,陈明浩经历了一二十个。2013年的夏天,医生说孩子病情稳定了,可以出院了。回到家的陈明浩重拾小学课本,开始读书。每隔一个月来合肥复查一次,爸爸陈运涛也继续泥瓦匠工作,挣钱还债,“这几年他治病,花了20多万,我还有16万外债没还。”陈运涛说,以为孩子就这样能吃药维持着也好。

谁知道,今年的3月7日,陈运涛又一次带儿子来复查,3月9日,结果出来,孩子的病又复发了。

“接到医生的电话,我脑子里都空了,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陈运涛说,孩子知道要来继续化疗,也哭得妈妈都哄不好。

患病儿子说“我连累了爸爸”

哭着难过着,3月10日一早,父子俩还是带着跟亲友借的一万多元钱来到了省立医院西区化疗。化疗过程中,钱又用完了,已经跟亲友借不出钱的陈运涛想到了求助家乡的爱心志愿者。

亳州爱心协会的志愿者给孩子募捐了8000多元钱送了过来,孩子才能继续治疗。这个疗程结束,医生说只要条件符合就可以脐带血移植。

可移植的费用陈运涛还不知道往哪里借,中午,乞讨了三四百元钱的陈运涛匆匆赶回了医院,他不在医院,孩子的午饭还没有着落。

“他还不知道我出来干啥了,包括家里人我也没说,不想让他们知道。”

9岁的陈明浩看到爸爸风尘仆仆地回来,拉住了爸爸的手。陈运涛陪儿子说了两句话,又赶紧做饭。早上买的西红柿和瘦肉切一切,放在电炒锅里炒炒,煮了面条,孩子吃完后,他才吃剩下的。

“自己做能省点钱,没办法就买了个电炒锅在卫生间做饭。”陈明浩让爸爸吃饭,他知道爸爸辛苦,“我连累了爸爸。”似懂非懂的小家伙满眼的难过。

移植费用需要四五十万

手上还扎着留置针,都干得起了皮,陈明浩却说,“打针不疼了,我想好,病好了就可以上学了。”在这一个多月,他想弟弟,想妈妈,想家里的同学,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

陈明浩的床位医生徐医生来查房时,看到了陈运涛乞讨的照片,“我知道他们很贫困,但是没想到这么贫困,父亲为了孩子做牛做马,真的让人很难过。”徐医生说,陈明浩在医院住院这几年了,从未见过父子俩穿过新衣服,床头柜上也没有营养品和水果,“很节俭,小孩子也很懂事。”

这个化疗疗程结束,“只要过了骨髓抑制期,他的条件符合了,就可以脐带血移植了,保守估计光手术费都要四五十万,大病救助可以报销90%,自己也要准备5万左右,如果术后一切顺利,还需要一些其他花费就好了,如果术后有什么变化,那具体需要多少费用现在也不好说。”

晨报记者张琳琳/文 苏一凡/摄

后续报道:读者爱心涌向“马面爸爸”父子,首日收到善款5万多元

“这么多人帮我们,孩子有救了”

得知父亲为爱跪地乞讨,小明浩泪流不止,觉得“辛苦爸爸太多”

省立医院西区,陈运涛手机上收到的祝福。

省立医院西区,陈明浩十分喜欢爱心市民送来的玩偶。

“我还是在校学生,没有太多的钱”“谢谢”,“汇了2000元钱给孩子买点好吃的”“谢谢”,“加油,孩子一定会康复的”“谢谢”……

4月14日,“马面爸爸”陈运涛说了太多的“谢谢”,也收获了太多的感动。一天时间,除去意向性捐赠,陈运涛收到了5万余元善款。

“这么多人帮我们,孩子有救了。”

爱涌

江淮晨报昨日A05版整版报道了“马面爸爸”舍下自尊筹款救儿的心酸故事,江淮晨报官方网站、微信、微博进行了同步专题报道。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环球时报等官方微博及人民日报、网易新闻、凤凰新闻等手机客户端转载了江淮网的报道。

从昨日一大早,陈运涛的手机就响个不停,许多爱心读者、网友通过打电话、发短信、发微信了解明浩情况,爱心捐助,给两父子加油、鼓劲,“这一天,接了上百个电话。”拿着发烫的手机,陈运涛脸上带着感动。

相比前一天跪在地上“扮马让人骑”只乞讨了不到300元,昨天一上午的时间,热心的合肥人就给孩子捐了三万多元钱,许多读者直接通过网银转账到陈运涛的卡里,连个名字也没留下。

看到晨报上“马面爸爸”的报道后,合生元母婴救助基金安徽区域负责人郁宗菊带着申请表,赶到了医院,“好心酸,爸爸为了孩子能放弃尊严,当牛做马被人骑都愿意。”郁宗菊说,“我们将为他申请2万元的爱心善款。”

下午,看到江淮晨报整版报道的廊桥酒吧负责人马东把孩子的信息发到微信群和朋友圈里,随后一大波的爱心袭来。“朋友们看到了都说父爱如山,没理由不帮帮他。”于是一下午的时间,马东收集了来自海南、加拿大、复旦校友等多位好友的捐款8000多元,“现在捐款还在继续,明天晚上我们还有个线下活动,到时候还会有人捐款,16日我会把募捐的钱都给两父子送去。”马东说。

整个一天,明浩的病房里也没有断了来客。热心的读者、网友看到晨报、微信、微博上的信息后,来到了病房探望孩子,给他送来了善款、彩笔、玩偶。截止到昨天下午6点左右,陈运涛说已经收到了近5万元的转账,8000多元的现金,再加上合生元即将为其申请的2万元善款,以及马东为明浩募集的8000多元善款。报道首日,加上意向善款,陈运涛已经筹到了8万多元爱心善款。“现在心里轻快了不少,孩子有救了,热心的合肥人,我一辈子记住大家。”平时就寡言的陈运涛这一天说了太多的感谢。

祝福话语温暖了父子俩

除了把善款直接捐给孩子,许多人的鼓励与祝福,也温暖了这对父子的心。“我还是在校学生,没有太多的钱,也想尽一点心意,祝明浩早日康复。”“衷心祝愿孩子早日康复。”“汇了2000元钱给孩子买点好吃的,孩子一定会好好的。”“款已经汇过去了,保佑明浩早日康复。”“父爱如山,作为一个孩子的爸爸,你太难了,加油,孩子一定会康复的。”……这么多温暖的话语,把陈运涛的心焐暖了。

昨天一天,他走路的步伐都轻快了一些,前一天一直苦着的脸,也频频露了一些笑意。明浩的情况也不错,他心里有些底了,“虽然嗓子有些红肿,他状态还不错。”确实,早上吃了一大碗粥的明浩,中午连吃了两碗面条。“爸爸做的面条好吃。”明浩眨巴着大眼睛笑着说。

因为申请合生元的母婴救助基金需要家乡的村委会开个证明,陈运涛给老家村委会村委委员陈保华打了咨询电话。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也跟他聊了几句。

陈保华得知陈运涛在合肥竟然“扮马被人骑”为病儿筹款,大为震惊。“他是个老实人,在家里都很内向的,自尊心很强,没想到会用这种办法救孩子。”

“他孩子病了几年了,村里面能借给他钱的亲友邻居都借给他了,村里面也给他申请了各种救助,但是杯水车薪啊。”作为一名父亲,陈保华理解陈运涛的做法,“为了救孩子,当牛做马也不算啥。”

自责

知道爸爸扮马跪地乞讨,孩子泪流不止

上午,无意中听说爸爸跪着乞讨,9岁的明浩,低头流泪不止。记者给他擦脸时问他,“是不是心里难过了?”他点点头,“爸爸为我辛苦太多。”

自此一上午,打针都不哭的明浩沉默不语,眼泪止不住地流。直到爸爸哄了他好久,他才止住泪。后来,好心人送来了画笔和玩偶,小孩子暂时忘了悲伤,开始在纸上画画。

来合肥治病几年了,明浩除了病房,哪也没去过,连一墙之隔的植物园都没去过。记者问他,“喜欢花吗?”明浩望了望窗外,“喜欢。还喜欢动物园里的熊。”

“病好了咱们去植物园和动物园看看好吗?”明浩一开始点点头,很快又摇摇头笑了,“要是病好了,谁还不赶紧回家呢?想吃妈妈做的手擀面呢。”

“那看完花和动物再走好吗?”想了半天,明浩还是点了点头。因为化疗,免疫力极差的明浩,很少出病房,如果孩子的病好了,陈运涛计划带孩子去合肥的景点玩玩。

“扮马被人骑”,其实只是一个父亲的无奈

“他一个没有太多文化的农民,是怎么想到以这样的方式求助乞讨?是不是背后有什么人在炒作?”爱心涌来的同时,也有人提出了质疑。

就此问题,陈运涛沉默了一会说,他在外面看到有人跪着乞讨,便也有了类似想法。而这个马面具是年前赶集时小儿子非要买。自己在家时也时常戴着驮他们兄弟俩玩。“孩子病了这几年,有什么要求一般我都会答应他,我也希望他快乐。”

过完年来给陈明浩治病时,这个玩具放在了包里忘了拿出来,一并带来了合肥。想弟弟了,陈明浩就会拿出来玩一会。看着马面具,陈运涛想到公园里的木马,孩子们喜欢玩,骑一会10块钱,于是他也想扮成马去求助。

前一段时间,实在没钱的陈运涛求助了一个爱心志愿者协会,其中一位志愿者来看他父子俩时,知道陈运涛有跪地乞讨的想法,也说实在没办法你就去试试吧,“为孩子当牛做马,这样也许会打动人心。”

于是,待孩子这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陈运涛戴着面具来到了逍遥津。他说,如果别人给他钱想骑,他肯定会说到做到。“合肥人都好善良,每一个都是只给钱,没有骑,很感动。”谈及前一天的乞讨经历,陈运涛感慨。

记者手记:这样的善意“策划”,我们认同

陈运涛说,走上街头跪下去的那一刻,他心里是没底的。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根本不知道啥叫策划。要不是有老乡为他想了这个主意,他只知道跪在冰凉的地上向大家哀求,哀求大家救救他尚在稚龄的儿子。

父母亲都70多岁了,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无力带孩子,妻子在家带小儿子,他在合肥陪大儿子治病,他真的没有时间去打工挣钱,为儿治病。去年儿子病情稳定的时候,忙完农活,他也一直在做瓦工挣钱。

今年孩子病发,走投无路,老乡为他想了这个主意。于是大家就看到了马面爸爸的心酸。

这样的爱心策划,我们有过一丝犹豫和怀疑,但是最终,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一份善良,选择了认同。

不幸的小明浩又是幸运的,因为爸爸的扮马一跪,获得了很多人的关注和爱心。而在我们身边,和小明浩一样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孩子还有很多很多,如果有能力,请你伸出你的援助之手,帮这些可怜的孩子一把。

政策帮扶、社会爱心、家庭的倾其所有,的确能改变一个孩子的命运。幸运的是,按照我国现行的大病救助政策,类似白血病等重大疾病,已经纳入大病救助体系,最高报销比例高达90%,更多患病孩子有了一份保障,多了一份希望。

为了孩子,我们一起加油!

■对话感觉有希望了合肥人很善良

记者:今天收到这么多热心人捐款,你对他们说什么?

陈运涛(前一天一直苦着脸的他,终于露出一点笑意):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感觉儿子的病有希望了,心里也好受多了,真的很感谢你们。

记者:昨天扮马跪在那里,你心里有过挣扎吗?

陈运涛: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愿意这样做。我心里很纠结很难受,因为从小到大只给父母跪过,但一想到儿子的病需要用钱,就咬咬牙跪了。为了儿子,当牛做马都愿意。

记者:跪在那里3个小时,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陈运涛:担心没人骑我,担心要不到钱,也担心儿子一个人在医院不知道照顾自己。

记者:如果真的有人给你5块钱要骑你……

陈运涛:我会说到做到让他骑,只要能筹到治病的钱,让我当牛做马都可以。但昨天跪了3个小时,有很多人给钱,没有一个人要求骑我,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合肥人很善良。

记者:妻子知道你在合肥“扮马被人骑”为儿筹款吗?

陈运涛:不知道,我谁都没说,她知道了也会很痛苦。多人痛苦不如一个人痛苦,我打算瞒着她。要是她问这钱是哪来的,我直接告诉她好心人捐的,扮马的事就不让她知道了。

如果有热心读者愿意继续帮助这对父子,可拨打江淮热线62636263联系我们。

读者也可以直接拨打陈运涛手机号码:18709897055,陈运涛银行卡号:6217001630018975497,开户行:建设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