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是为了启迪孩子智慧的,可这些高价图书在启迪儿童智慧的同时,也在考验家长的钱袋。如今,这部陪着几代人成长的科普巨著售价比原来翻了近10倍。9月份刚刚开始发售的新版《十万个为什么》,近千元的“身价”令不少家长望而却步。

记者昨日走访多家书店和超市书籍专柜发现,价格高、包装精美、版本多是目前儿童读物市场的现状。对此,有教育工作者表示,家长的非理性需求,助长少儿图书市场非理性繁荣,建议政府应多建少儿图书馆。

高端大气上档次 近千元新版书考验家长钱袋

“第六版的《十万个为什么》什么时候卖这么贵了?绝对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呀!”昨日上午,郑州市的李女士来到位于人民路的中原图书大厦给孩子挑选读物,在一套书面前,停下了脚步。

这套图书无论从内容填充量和外观的设计包装上,都足以吸引人眼球,但是价格更吸引人眼球,980元!

售货员告诉记者,新版《十万个为什么》由115位院士、768位科学工作者花费两年时间写成。除了公众熟知的杨利伟参与编撰,科学松鼠会等民间科普团体也参与了编辑。

图书分为数学、物理等18个分册,全书4500多个“为什么”,都是从孩子的提问中得来,如“为什么有人在牛奶里面加三聚氰胺”、“为什么要用瘦肉精来喂猪”、“女孩为什么比男孩温柔”、“为什么我有时候会很伤感”……

新版有90%的问题与上一个版本不同,即便是剩下的老问题,也由专家作了新回答,有大约十分之一的问题没有设置标准答案。

在这套书旁边,还有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青少年不可不知21世纪十万个为什么》(2册60元)、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出版的《十万个为什么3~6岁版》(8本,每本13.8元)、北京教育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出版的新版《十万个为什么》(4册168元)……这里的营业员说,以往最贵的《十万个为什么》价格在200元左右。

出生于80年代的李女士在少儿时期是读着《十万个为什么》长大的,看到如此精美的图书,她撇撇嘴:“那时候的价格差不多是现在的十分之一,其实我们也想看看第六版的,为什么不出个简装版的呢?”

少儿读物贵而不“惠” 一本七八页卖30元

记者看到,在各大书店里,像第六版《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装帧华丽、高档的精装本少儿图书成为少儿读物柜台的“主角”,而且贵得令人咋舌,随便一家书店,定价在三位数的书籍不在少数。

比较受孩子欢迎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哈利·波特》等系列丛书包装精美,价格在40多元到100多元不等。而成套的《国际大奖小说系列》虽然只有薄薄几本书,价格却要481元;《儿童百科全书》一套398元,《安徒生童话》一套280元,《新格林童话》218元……

如果仔细翻阅一下就会发现,儿童读物大多华而不实:几十元一本的书,要么只有薄薄一本,要么字体巨大、留白过多,还有的依靠大幅大幅的插图拼凑内容。

海豚传媒出版的一套4册的绘本《我喜欢做的事》售价120元。翻开书,内容一共七八页,每页都是一张卡通动物彩图,配一行文字。记者翻看了一下,每页内容基本雷同,其中一册名叫《我爱小动物》的绘本中仅有22个短句。而另一本薄书——《鹿啊,你是我兄弟》,卖到68元一本;《巴巴爸爸经典系列》一套5本,每本连上首尾共20页,标价为130元。

“现在的图书就是画多字少,所以贵,不过这种图书也可以让孩子发挥想象力。”位于东风路附近一家书店的营业员说。

专家:非理性需求助长非理性繁荣

虽然图书足够贵,但前来买书的家长却并不少见,在多家书店收款台前,记者看到,凡是买儿童图书的人很少有消费100元以下的,动辄就是三五百元。

“没货的时候,都有许多家长来要,书到了之后,有人还一下买两套呢。”昨天中午,在中原图书大厦四楼少儿图书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自从今年9月份,新版《十万个为什么》开卖后,便十分受追捧,“双休日来买的人最多,有时都会出现断货现象”。

而在走访中,记者也发现,即使在工作日,中午时分,在中原图书大厦、新华书店等书店的少儿图书区内,依然不断看见家长提着书篮给孩子买书。

“从小就给孩子营造看书的氛围,当然是好事。”郑东新区一所幼儿园的韩老师说,最近几年,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都开始重视孩子的读书习惯培养问题,这非常好。

但她也发现一个问题,“有的家长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

在韩老师看来,少儿图书中有一些绘本是精品,值得推荐给家长买,比如《爱心树》、《逃家兔子》等,但还有很多图书选择简装本完全可以,比如《小猫钓鱼》、《猴子捞月亮》等。

“部分家长的非理性消费,便催生了少儿图书市场的非理性繁荣。”51岁的陈老师是郑州一名老幼儿教师,她说,很多家长即便抱怨图书贵,但在为孩子买书时还是很舍得,“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总觉得贵的少儿图书印刷、装帧好,孩子读起来效果就好。而这种心理被一些出版社把握后,便努力使少儿图书日益“贵族化”。

建议:政府应多建少儿图书馆

一方面是要为孩子营造读书氛围,早接触书;而另一方面,现实中“昂贵”的少儿图书又让一些家长“望而却步”。

“其实,政府应该把更多的金钱和精力投入到孩子身上,比如多建一些儿童图书馆。”陈老师说,在欧美,图书价格普遍高于中国,但这些国家有比较健全的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同时许多少儿图书可以由公益性组织免费提供。

根据有关数据,截至2009年底,我国独立建制少儿图书馆仅91家。而截至2008年,俄罗斯有4500家专门的儿童图书馆;在日本,提供少儿服务的公共图书馆总数达到2162家;而美国则是每个社区都有儿童图书馆供孩子阅读学习。

“社会上也可多建一些公益性的绘本馆。”韩老师说,在少儿图书中,最贵的当数儿童绘本读物,而近几年,在一些幼儿园附近,私立的绘本馆逐渐出现,但公立的绘本馆还很少见,“如果政府建立了公益性绘本馆,那么肯定会一定程度上缓解家长买书的压力”。

此外,在采访中,老师、家长还期盼相关文化、出版部门应出台更为优惠的政策,着力打造一批少年读者喜闻乐见的平价少儿图书精品,占领并引导少儿图书的主流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