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4月私车额度拍卖将举行,虽然投放额度比上月增加800多张,但是在限行新规的背景下,几乎没人认为明天的“厮杀”激烈程度会因为额度增加而有所减轻。黄牛依然在不停推销、招揽客户,价格从8000-20000元不等,但依然无法确保“必中”。屡拍不中的市民从焦躁已经过渡到麻木。“给黄牛10万元也不能保证中啊,只能边拍边看呗。”一位市民说。

本月或17个人抢一张牌

本月上海私车拍卖投放额度为8288张,比上月增加882张,警示价为75200元。受到本月15日施行的外牌限行新规影响,不少持外地牌照的市民决心转投沪牌。上个月上海车牌拍卖人数已突破13万,中标率仅5.6%。“本月人数估计要突破14万,算下来17个人抢一张牌照,难度很大啊。”昨日上海国拍门口,好几个黄牛都用类似说词招揽客户,一副“不找我们你不可能拍到的”架势。

昨日,在国拍购标书的现场,保安为了提高效率,提前给排队市民发放购买标书需要填写的材料,还不时提醒他们需要携带的证件。“除了身份证,还需要驾照,没带的就不要排队了。”听到保安的提醒,果然有几个没带驾照的市民退出长长的队伍。

黄牛吹嘘“2万元包中”

“我们收费1.8万元,包你两个月拍中。”一位姓蒋的黄牛拦住记者。见记者将信将疑,他走近一步轻声说:“我们是有内部关系的,1.8万-2万是包中的,每个月就10个名额。”他解释说,虽然收费贵,但由于要缴纳服务器租用费用、软件费用等,他们利润并不高。“如果拍不中怎么办?”对于记者的疑问,这位黄牛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不可能拍不中”。

对于这些黄牛的吹嘘,一位和记者相熟的代拍者表示,其实现在“2万包中”也是嘘头,主要是黏住客户,然后利用自己比一般人高的中标率来谋利。“比如拉了10位客户,中1个就能赚2万。”这位代拍者说。

[拍牌者说]

连拍8个月不中,没事下楼热热车

虽然黄牛也不靠谱,但是找黄牛也是无奈之选。何先生从去年8月开始拍牌,已经拍了8次,都不中。“我朋友拍了1年还没拍到,比我更悲剧。”他表现得很“阿Q”。何先生是去年10月买的车,但早在8月份他就开始拍牌了。

因为第一次拍牌不太懂,何先生让有经验的朋友带着他拍。去年8月,何先生邀请了第二次就拍牌成功的朋友来家里坐镇指导。担心平常够用的30M网速关键时刻不给力,他特意关闭了WIFI功能,路由器上只连接一台拍牌的电脑。“一般来说最后30秒出价,我那时候心黑,想一次拍中,决定45秒出价、55秒的时候再加价。没想到网络卡住了,验证码跳不出来。”何先生的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

“第一次没有成功心想无所谓,反正机会还很多,买了车之后还有3个月的临牌,只要在这之前拍中就可以。”就这样,第二次拍牌,网络卡住,价格都没机会输入;第三次拍牌,也没出过价,“最后30秒按了,一直转啊转,转到结束”。

头三次的亲自尝试以失败告终,何先生托朋友找了黄牛。8000元的“包中”套餐,何先生想,黄牛水平应该高一点,而且是熟人介绍,应该一下子就能中。不过,何先生并没有等来好消息。

刚开始几个月,何先生还心急地主动致电问询,不过电话那头都是以“对不起”、“不好意思”作为开场白。后几个月,何先生索性笃悠悠等消息,“没有很快接到黄牛电话,心里就有数了。”何先生笑笑说,“没关系,不强求,就算给10万也不能保证中啊。”

因为黄牛的态度很好,何先生没有更换过人。如今“包中”的行情已经涨至两三万了,何先生还是保持友情价8000元不变。

只是苦了他的车,头3个月沪牌临牌到期后,就“光屁股”了。车只能泊在小区楼下,都积灰了。何先生没事就下楼热热车,踩两脚,挂空挡,防止引擎坏了。“有两个也没拍到牌照的朋友,车一直停在地面,刹车盘都生锈了。”何先生充分吸取经验教训,实在不行就在小区里趁没人的时候兜一圈。

上个月,何先生托黄牛代办了外地临牌,是四川的。“现在拍牌照的黄牛还做代办外地临牌生意,400元搞定,不用去外地。如果是4S店办要900元。”这张四川临牌到本月23日到期。

现在,何先生有点后悔,后悔买车买早了。其实他家住杨浦,单位在浦东八佰伴附近,坐公交车三站路,乘地铁四站路,就算打车过个隧道就到了。他算了一笔账,就算每天打车上下班,来回也就约四十元。

接下来何先生没有特别的打算,“继续拍呗,大不了一直弄外地临牌,我拍到现在已经8个月了,周围有朋友拍了超过1年的,我不是最悲剧的,现在是无所谓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