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价值链升级的战略新机遇(问对)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隆国强

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形势的新发展、我国比较优势的新变化和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新任务,都对我国对外开放提出了新要求。我国对外开放面临哪些新的机遇和挑战?围绕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我国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应当如何调整?就这些人们关心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隆国强。

牢牢把握国际机遇是对外开放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

记者:我国在30多年改革开放进程中,一直把对外开放作为基本国策。为什么我们如此重视对外开放?

隆国强:对外开放不仅引进了资金、技术、管理和人才,加快了我国经济发展,而且引进了国际竞争与国际规则,推动了经济体制改革。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发展,开放在促发展、促改革、促创新中的作用更加凸显。因此,开放也是改革。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日益融入全球经济体系。由于实行了正确的对外开放战略,我国牢牢把握住经济全球化的重大机遇,充分发挥了自身优势,较好利用了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走出了一条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推动经济持续较快发展的新路。

过去30多年对外开放的推进,使我国实现了两个历史性跨越:一是实现了从封闭型经济到开放型经济的跨越,我国经济日益融入全球分工体系,制造业已经成为全球生产价值链的重要环节;二是实现了从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贸易小国到制成品出口大国的跨越,从排名第三十二位的贸易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一的出口国,成为数百种制成品最大的生产制造国、出口国。

记者:我国对外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隆国强: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牢牢把握住了国际机遇。上世纪70年代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等面临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压力,其出口导向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先后对外转移。我国实行对外开放战略,通过设立经济特区、改善投资环境和大力发展加工贸易等政策举措,成为吸引出口导向型劳动密集产业最成功的发展中经济体。与此同时,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美国等发达国家出现长达十几年的经济繁荣,带动世界经济高速发展,这为我国出口提供了广阔市场。

我国面临价值链升级的重大机遇

记者: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为刺激低迷不振的经济,普遍采取宽松货币政策,造成全球流动性过剩。同时,发达国家推行再工业化战略,着力发展新材料、新能源、生物技术等新兴产业。这一新的国际经济环境,对我国来说是挑战还是机遇?

隆国强:应该说有挑战也有机遇,机遇大于挑战。在新的国际环境下,一方面,我国面临外需不振、金融风险增大、贸易摩擦增多等严峻挑战;另一方面,我国也面临有利于价值链升级的重大机遇。这主要表现在:一是全球经济不振凸显了中国经济增长的良好前景,使我国对高端产业活动与生产要素更具吸引力;二是新兴市场国家快速推进工业化、城镇化,为我国生产的资本品提供了外需市场,有利于我国出口结构升级;三是国际金融危机为我国企业提供了海外低成本并购的难得机遇,有利于打造世界级的中国跨国公司。总之,我国正处于价值链升级的战略机遇期。

推进价值链升级是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战略选择

记者:提到价值链升级,首先要理解什么是价值链分工。如今,跨国公司生产的产品,大到大型客机,小到智能手机,都由分布在众多国家的企业合作完成。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价值链分工?

隆国强:是的。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专注于全球生产价值链上的某些增值环节,国际分工正在从以往的产业间分工演变成价值链分工的新格局。“微笑曲线”是对全球生产价值链的形象描述。不同国家按照其比较优势,在微笑曲线上处于不同的分工位置。发达国家居于“微笑曲线”上扬的两端,就是研发、复杂零部件设计生产等技术密集的高增值环节,以及品牌、专业服务等信息与管理密集的高增值环节,发展中国家则大都处于低附加价值的劳动密集型生产环节。我国也不例外。按技术含量分类,2010年我国出口产品中中等技术以下产品占比高达67%,高技术产品仅占5%。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出口结构升级的含义就是从以往的产业间升级变成在全球生产价值链上升级,即从低附加值的劳动密集环节向技术密集和信息、管理密集的高附加值环节升级,也就是所谓的价值链升级。

记者:谋求在全球生产价值链上的升级,确实应成为我国出口结构升级的重要内容。但是,我国的比较优势能否支持价值链升级?

隆国强:近年来,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我国的比较优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以往的劳动力低成本优势日益受到削弱,一些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如运动鞋等的国际市场份额正在快速下降。与此同时,一些新的优势正在凸显。国内大市场有利于分摊研发成本和品牌成本,有利于培育拥有知识产权的大企业。人力资源从以往的数量红利转变为质量红利,每年大学毕业生达到约700万,将有力地支撑研发活动和服务业发展。另外,完善的基础设施、完善的产业配套能力,都有利于我国发展技术密集的制造活动和现代服务业。所以,我国已具备谋求价值链升级的条件。

一国的对外开放战略是由外部机遇、比较优势和国家发展战略三个主要因素决定的。过去30多年,出口导向型劳动密集产业跨境转移、劳动力低成本优势和推进工业化的国家战略,决定了我国对外开放战略以出口创汇为主要目标。今天,面对有利于价值链升级的新机遇、国内比较优势改变和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新要求,我国对外开放战略的主要目标应当历史性地转变为提升在全球生产价值链的分工地位,也就是推行价值链升级导向的对外开放战略。

记者:推行价值链升级导向的对外开放战略,需要重点做好哪些工作?

隆国强:一是着力改善投资环境,从以制造业开放为主转变为制造业与服务业开放并重,打造对高端产业和生产要素充满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增强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以海关特殊监管区为基础,将其打造成为国际研发、国际制造、国际贸易、国际结算、国际物流和国际维修“六大中心”。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新一轮开放的重大举措,服务开放与外资管理体制创新是其重点。二是着力优化出口结构,从以制成品出口为主转向制成品出口与服务出口并重的新格局。大力开拓新兴市场,加大海外工程承包力度,重点推动技术密集的成套设备等资本品出口。大力发展服务外包,提升服务出口的技术含量与价值含量。三是大力实施“走出去”战略,从以“引进来”为主转变为“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打造世界级的中国跨国公司。牢牢把握海外低成本并购机遇,获取技术、研发能力、品牌和国际销售渠道。四是大力提升我国软实力,使对外开放从以实体经济为主转变为实体经济与规则制定并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