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复旦大学一项针对江苏、浙江、上海逾千名儿童尿液检验研究显示,58%检出1种抗生素,1/4检出逾2种抗生素,有些样本甚至有6种抗生素,一些抗生素是畜牧业常用抗生素。世界卫生组织(WHO)曾发布报告表示,抗生素耐药性细菌正蔓延至全球各地。(4月17日《参考消息》)

抗菌素耐药像糟糕的雾霾天气一样,会逐渐衍变成一种环境危机,威胁到每个人。药物使用不当引起和加剧细菌等微生物发生改变,最后导致使用于治疗感染的药物变得无效,这就是抗菌素耐药性的来源。一种普通细菌对多数抗菌素产生耐药性时,它常常被称为“超级细菌”。在医疗领域,“超级细菌”是医务人员谈之变色的“怪兽”,当一切药物对之束手无策的时候,其实等于现代医疗在疾病面前的无能为力。

在畜牧业,广泛使用抗菌素会造成抗菌素耐药性的发展。抗菌素耐药性在家畜中传播后,又会通过食源性疾病和其它感染途径在人群中蔓延。儿童的尿液中检测出畜牧业常用抗生素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里之所以用“广泛使用”而不是“滥用”,因为在畜牧业行业,何谓抗生素滥用还没有普遍制定出一个客观公认的标准,所以没有“滥用”。

在人体身上对药物使用不当,也会造成抗菌素耐药性。抗生素剂量低于标准或未完成规定的疗程;药物的劣质;错误的处方;欠佳的感染控制,这些也是造成耐药性形成的常见因素,导致耐药类型疾病增多。研究人员认为,抗生素的临床使用、自我服用以及环境、饮用水和食物中的抗生素污染是体内抗生素的主要暴露来源。

或许,没有谁比中国儿科医生对抗菌素耐药性问题有更切身的体会。媒体经常对准儿童医院的季节性“吊瓶森林”现象炮轰,批评医生滥用输液抗生素。但这或许不是一个完整的事实。儿科医生也经常有口难辩,因为,细菌性耐药会造成抗生素的使用进一步的升级。但就像先有母鸡还是鸡蛋的问题一样,是抗生素耐药性在先,还是医生滥用在先?重要的是,细菌耐药后,医生想不“滥用”都不行。一个抗菌素耐药问题变得日趋严峻的社会,想要单单只靠医生来控制住抗生素的“广泛使用”,那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一个没有“耐心”的社会,人们在很难摆脱对抗生素这种“万能药”的依赖。为了让动物出炉更快,看起来更加高大肥硕具有卖相,养殖户会普遍使用激素。激素会削弱动物的免疫力,这时候,能够起到预防和治疗作用的抗生素就登台了。在医疗领域,因为整个医疗领域被卖药彻底绑架,令这个行业失去令公信力,针对医生的质疑非常普遍,医疗矛盾很容易激化,医患暴力事件此起彼伏。当不明真相的患者盲目追求疗效的快,无异于在倒逼过度医疗的出现。抗生素本来是一种救命药,但现在普遍被应用于预防。失去独立性和话语权的医生,很难抵抗这种群体性行为,甚至不少时候,连自己也成为助推这一集体行为的“乌合之众”。

抗生素耐药性细菌问题是一个公共卫生安全问题,首先,需要政府从国家层面的高度出发,制定和出台关于监控、管理、预防、信息发布的政策,接着是社会机构和民众的自身改变自我调整,双管齐下,才能有效改变整个不利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