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已被面膜占领。”不少网民最近感慨。一位从事面膜生意两年的微商表示,网民的感觉不假,“微商这么火,面膜功不可没,去年的微商就是面膜撑起来的”。

无处不在、质量粗劣、暴利惊人……微信圈中面膜的汹涌席卷势头让人们大吃一惊。“疯狂的面膜”正是当下国内“微商”发展状态的一个缩影。

奥美集团数据显示,国内大大小小的面膜品牌两年间增长了4倍。目前,市场上至少有300多个面膜品牌。杭州芙丽诗贝面膜品牌创始人华树青表示,之所以面膜市场野蛮生长,是因为这个行业属于暴利但门槛很低,比较容易吸引消费者。

“朋友圈里卖的面膜很少是知名品牌的,都是杂牌。现在做一个杂牌面膜太容易了,取一个听上去拗口的洋名,叫人设计一个高大上的包装,再找面膜工厂贴牌生产就成了。”华树青说,去年连开鞋厂、袜子厂的都进这个行业来圈钱。

华树青说,更严重的是微信圈里的面膜不少是三无产品,“面膜类的产品都需要到食药监部门去备案,但微商面膜很多没有备案,违规销售”。更让正规面膜商头疼的是,不少杂牌面膜商为了追求效果,会让生产商违规添加激素、重金属等违法物质,“整个市场都被搅乱了”。

一位名叫范云(化名)的“90后”微商讲述了她惨痛的经历。范云说,看到朋友圈里一个不熟的朋友天天发卖面膜赚大钱的照片,就很心动,成为对方的代理。

做代理,就要进货,范云花了一万元买了100盒面膜,按照上家的说法,面膜的售价在298元,范云有近两倍的利润空间。不过收到货后,范云才发现面膜包装有些粗糙,生产厂家也不明确,此时上家表示,微商的面膜不讲究包装更多讲究效果。上家还告诉她,要致富就多招代理。将信将疑的范云就这样开始在朋友圈卖面膜,“上家发什么图,我就粘贴过来”,并且以150元一盒的价格招起自己的代理来。

“一个做化妆品生意的微商朋友看到我的朋友圈后,表示要做代理,并且一次性下了10万元的货。我让上家发了货,但朋友收到后表示,这面膜是三无产品,根本卖不出去。而我再找上家时,上家把我拉黑了,现在找不到她。”范云说,为了减少损失,现在她和朋友在想办法处理这批面膜,不排除再卖给不懂行的代理。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面膜商特意选择朋友圈做唯一的销售渠道,为的就是招代理。“总代招一级代理,一级招二级,二级招三级……这样一级一级招,所以有段子说,面膜不是朋友买去的,都是代理拿走的,性质与传销相似”。

一位微商告诉记者,为了招代理,现在最不堪的手段就是捏造交易记录、好评,让朋友圈的人误认为生意火爆、躺着赚钱。“微信对话生成器、支付宝转账截图器这样的软件满天飞,即使你一天没做成一单,通过软件就可以编造出一天成交一万元的假象”。

一位吃过亏的消费者说,现在的微商不少是“杀熟”,而碍于朋友面子,加上投诉无门,很少会去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