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来是一棵树

后来成了一杯茶

渴望温暖一颗心

直到有一天

我遇见了你

开始拥有了和你有关的故事

一个多世纪以来,世界学者一直认为,茶树的源产地在印度。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普洱邦崴千年古茶树被研究者发现,改写了世界茶史。雄辩证明地球上最早的茶树,诞生在中国云南的普洱地区。

在海拔1900多米的邦崴,至今完好存活着千年古茶树。它们散布于山间树林,自由畅享着天地自然的滋养。

卡普缇在这个3月,踏上了新的寻茶之路。寻找古法制茶的茶人、寻找千年古茶树,同时带回春意盎然的新茶。与守茶人一同分享春的喜悦。

回到墨江外婆家,探访哈尼族茶人茶史

墨江是哈尼族聚居的地方,有远古的八角楼、土掌房、石板街、茶马古道;有神奇的双胞胎井和双胞胎村;还有狂欢的哈尼太阳节和抹黑节。远远看见一大丛树林,走近竟然是一棵大树。哈尼人的勤劳与热情,像这里繁茂的其他生命一样,四季绽放在美丽的墨江。

走在墨江小城,回到哈尼人的生活。天气热烈,食物酸爽,故乡的味道是走遍世界都念念不忘的美味。

北回归线从墨江横越,太阳便在这里转身,带来充足的日照,也催生出优质的茶叶,这是大自然恩赐给哈尼人世代享用的舌尖美味。

墨江的癸能大寨,还保留着哈尼族传统古老的居住建筑:土掌房。阿婆说,她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出生长大,土掌房由土块垒实而建,冬暖夏凉,屋顶平平的,像一个大露台。串门,只要从一个屋顶跳过一个屋顶。阿婆大笑说,年轻人谈恋爱好方便。

墨江的碧溪古镇,有十字街、八角楼,土木结构的四合庭院。历史上这里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古镇的石板路蜿蜒曲折,是中国茶与世界的纽带。具有历史古韵的古建筑大都被政府作为文物保护起来,却不妨碍当地人在老宅里的寻常生活。

哈尼族人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哈尼的文字,但我们的服饰就饱含了文字符号。山川河流、绿树人文,都是哈尼族服饰最重要的编织元素。

蓝黑的手织布,阿婆一针一线细细缝好,一珠一片密密绣上,美就从指间诞生了。穿着新衣裳,不禁翩翩起舞。阿婆说:“Fusao”(哈尼语:漂亮)。

灵动的坠饰,飘洒的裙摆,都是跃动的音符,都是哈尼的心魄。

哈尼族是最早驯茶的民族之一,依山而居,傍山种茶。Laokei(哈尼语:茶)就是哈尼人生活的一部分:茶就是山间地头的劳作,茶就是赶街时的好货,茶就是招呼客人的礼遇。哈尼人单纯善良,以祖辈传承的方式养茶制茶,生活俭朴,却快乐着。我们愿用一棵茶树的礼物做链接,让都市人拥有生态好茶!

去邦崴,探寻1700多年长寿的古茶树

邦崴古茶树生长在海拔1900米的高山,最长寿的古茶树已经有1700多岁。野放型的乔木茶树生长缓慢,碗口粗的茶树都需要上百年的生长时间,是最珍稀的茶叶。邦崴古茶树所产的茶叶香气高锐持久,是云南大叶种特有的独特香型,它滋味浓烈,醇厚稳健。

如今,我们将深山古茶树分享给更多热爱茶树的人们。守护一棵古茶树,拥有一颗远古茶魂。

古茶树是大自然给予邦崴的恩赐,家家采茶做茶,世代沿袭。现在茶树王被政府和村民很好的保护着,四周竖起护栏。但数年前,当地人对古茶树还不以为然,砍树伐林后将土地用以耕种粮食都是常事。古茶树也因此越加珍稀。

茶树王一年只采春茶一季,100多公斤鲜叶仅能制茶20多公斤,价值千万。数千年天地灵气在每一片树叶上闪耀。

从一片树叶到一片茶叶,需要付出极大的辛劳。手工古法制茶的师傅告诉我们,好茶必须是天地人的三者合一:天就是自然气候,要有充足的日照、雨水;地就是土壤;人就是采茶制茶的每一个环节中,制茶艺人的水平直接影响茶的口感和品质。特别是古树茶,采摘难,产量低,值得付出更大的心力。

上茶山,采春茶,带回春意与祝福

熬过隆冬,茶树开始萌发第一片芽叶,此时的春茶,拥有最美妙的滋味。

起早和阿爸上茶山,春茶长势很好,漫山的新芽等待被采摘。茶农已忙着赶在日头上山前采茶,即日就制茶。

阿爸说茶有三命:第一次是生长在树上的时候,第二次是制成茶的时候,第三次是喝茶的时候。每一片茶叶都值得珍惜。

守茶人在此守护的每一棵茶树,都坚韧地萌发着,期待着被赋予它们新的生命。

探望孩子,许下承诺,收获希望

卡普缇【一树一人】助学基金首批资助的菠萝村小学,孩子们刚刚春季开学,又可以回到课堂和同学们一起学习嬉闹。

因为来自城市里叔叔阿姨们的爱心资助,他们可以有一整年的安心学习。再也不必为一个作业本,一支铅笔发愁。

3月,【一树一人】也来到了普洱的石膏箐村,石膏箐小学校长非常激动,村里有许多单亲和特殊困难的孩子,校长说哪怕帮到一个孩子也是好的。

今年【一树一人】助学项目获得上海市慈善基金会静安分会的监管与协助,将集聚更多爱心人士的力量。我们不仅与石膏箐小学达成了助学意向,还要帮助更多的孩子。这是一个收获希望的承诺,卡普缇将为此全力以赴。

从普洱归来,心是满足的。卡普缇Onetree也将迎来蓬勃的发展,正如茶树所赋予的生命力,四季坚韧地生长,畅享天地自然的滋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