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博尔赫斯曾回忆:“我一生受到过许许多多不相称的荣誉,但是有一个我却特别喜欢: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他担任此职务近20年之久,其间写下“关于天赐的诗”,留下那句名言: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国家图书馆,这座坐落北京西北城、已悄然走过105年历史的图书馆,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秉承一路向更好传承文明、更好服务公众的方向发展。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副馆长魏大威说,这也是他作为图书馆工作者的理想和目标。

百年转瞬,仿佛从馆藏的200万余册古籍中一抬眼,人类已进入“手机社会”,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冲击下,有人说,阅读,特别在图书馆阅读,将变得遥远而令人忧心。而在魏大威看来,图书馆和阅读这两件事,不会发生特别大的变化,“信息化时代里,图书馆更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他说,“不光是图书馆,也是全社会需要共同努力的事情。国图要做好自身工作,用MOOC(网络公开课),用数字图书馆技术……让人们都具备构建书香社会的能力。”

国图的“自身工作”一望便知。电梯内壁装饰的是一整屏手写的图书索引卡片——抄写图书索引卡片,曾经是老一辈馆员们入馆后做的第一件事。而今,数字图书馆发展蓬勃,实名注册用户达550多万,读者在家中即可登录图书馆。而透亮的图书馆内,借阅和搜索信息在大屏幕上实时闪动,可谓“互联网上的国图”。

围绕着图书馆将如何改变自身定位以抵达更多读者,碎片化时代里,我们如何阅读等问题,4月的一个下午,我们在国家图书馆会议室里与魏大威对话。

问:进入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读者群体有什么新变化?传统公共图书馆遭遇了哪些挑战?

魏:公众阅读习惯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公众选择不到馆内阅读,利用碎片化时间获取阅读信息。数据显示,2013年光图书一年就出版了43万种,大量网络信息、非正式出版物随手可得,哪些信息对公众有用,哪些信息要保存,都是问题。

图书馆一直承载着传承文明、服务社会的功能。如同硬币的两面。一面,更好传承和保护古籍,通过现代化渠道,让后代看到先贤们的东西;另一面,我们不仅在传承纸本,也在传承数字化资源,从而更好地满足公众对于信息文化的需求。

问:您如何看待总理提出的“建设书香社会”,目前的技术发展是否也意味着新的机遇?

魏:信息技术发展对于图书馆本身的事业有很大的改变和促进,国图网络1997年开通主页,接入互联网专线,当时只有4000个域名,而现在中国域名有1600万个。

从原来简单的图书数字化,逐渐应用到各个方面服务读者,比如所有图书都已采用射频识别管理。数据库是除了纸本文献之外很重要的构建,我们有275个数据库,有各种音频,视频,是服务读者很好的补充。手机APP上的移动阅读也是很重要的补充,从PC终端全面向移动终端迁移。

问:建成书香社会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魏:对于构建书香社会,社会已形成共识,关键是如何利用信息技术,拓宽更多渠道,为公众创造更为便利的读书环境。同时,要获得出版社的授权需要公众共同努力,在满足公众需求和保护创作者热情,要达到合适平衡统一。

问:传统图书馆如何抵达更多的读者?是否有可能借鉴MOOC这种新兴的网上学堂方式?

魏:国图一直在关注MOOC。公开课概念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机遇,在社会教育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去年国图举办了288场讲座,7万多读者来现场。除了看书、听大师讲座外,如何将传承传统优秀文化与现代的社会教育结合,既要体现出国图的特色,也要满足公众需求,我们认为视频是答案。

我们把最好的讲座挑出来,按照大家对视频的接受程度,切分成比较短的视频。国图公开课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作为知识的入口,我们会把其他资料集成在公开课的层面,作为辅助课件,从一个入口探寻整个知识体系。到今年9月份,希望实现通过手机、数字电视等交互频道,让大家来看短视频,这是社会教育很重要的举措。

问: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已经进行了很多年,但现在也有企业已经开始做数字图书馆的项目,计划五年内扫描5000万册图书,供读者网上阅读。国家图书馆组织实施的推广工程项目与盈利性、市场化行为相比有什么不同?

魏:无论商业机构还是公共机构,大家都来参与到这项工作,能够为公众提供越来越多的文化产品,大的趋势是好的。但是体现主流意识的总体还较少。国图是纯公益性的单位,对所有的公众免费,提供国家的正式出版物、博硕士论文检索。

问:这样一个互联网信息滥觞的时代,如何传承来自网络的有价值信息?

魏:数字馆藏和纸本馆藏都会成为未来长期保存的文献资源,在未来“十三五”的图书馆规划里,数字馆藏将作为文献资源建设的主要组成部分。

问:数字化阅读和纸本阅读有何不同?

魏:各自有特色,普遍认为的深度阅读上,纸本书会比电子书更能辅助你的思考。但数字化阅读有独特特色。去年上半年文化部发布数据显示,电子书增量远远大于纸质书增量,增加比例非常大,可见电子书对于覆盖人群和服务人群有很大帮助,可谓打通“最后一公里”的方式。而移动互联网对电子书的快速普及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

问:有人曾说,学术图书馆必将死亡,您眼中未来图书馆将是什么模样?

魏:我认为未来的图书馆员将变身为咨询员,根据他们的经验,为读者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选取、把关、筛选、推荐有用的资料。未来图书馆作为空间的服务概念,不仅仅是获取图书,也有环境带来的意义,不仅仅是知识。博尔赫斯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样子,建筑本身有其存在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