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网络

4月23日,第二十个世界读书日。

在各种文化娱乐方式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今天,整个世界为何却在不断强调阅读的重要性?原因很简单:书籍是人类知识和文化的载体,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它能够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实现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知识和文化的传播、交流和融合。它是人类吸取精神能量的重要途径,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只有当阅读成为人们日常的生活方式,阅读的能量才能真正得以体现和释放。时代的演进,科技的发展,为今天的阅读方式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今天的你,追赶上阅读的脚步了吗?

阅读让生活慢下来

在北京市怀柔区雁栖镇交界河村智慧谷,一座小桥通向篱苑书屋,这里被喻为“北京最美图书馆”。背山面水,钢架结构,全玻璃外窗,4.5万根柴火棒环绕窗外,兼顾坚固与采光。书屋不仅与自然风景相得益彰,还别有味道地营造出浓浓的书卷气。

篱苑书屋不仅为附近的村民提供了近在咫尺的读书场所,又让城里人有了远离闹市的清静阅读之地,人们可以尽情在山水间享受“慢阅读”。书屋的管理者潘希介绍,每个周末大约有200人驻足书屋。

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的一位教授曾批判当今文化和教育体系中的一些现实:人们用吃快餐的方式对待阅读,希望用尽量少的时间把尽量多的信息吞到肚子中,以至于在学校里阅读变成了竞赛,速读成为社会中的流行。在喧嚣、浮躁的文化环境中,能抽出大块时间来啃一本“大部头”的读者越来越少。

篱苑书屋则以“慢阅读”的方式关注心灵、思想与情感。书屋不仅向游客及村民提供免费的读物和空间,亦是游客及村民相互交流的一处清舍雅苑。每一位对书屋有兴趣的人都可带3本书到这里,也可以在离开时携一本书走。由此一来,图书馆的藏书量在逐步增加,更提高了书的流动性、密切了人际交流。

“慢阅读”提倡的不是阅读速度上的绝对慢,而是追求一种回归自然,悠游怡然的意境和健康积极的生活状态。“人们时常或偶然躲进青山绿水与书香文雅为伍,让心情放松,让精神集中,逐渐成为一种奢侈,回归自然的慢阅读将越来越为人所向往。”潘希说。

【点评】刷屏式“速读”盛行,捧卷式“慢读”遇冷,这是当前不争的阅读趋势,如何应对和有效引导是建设书香社会的重要命题。如人所言,书读得越慢,心灵才会越丰富,期待“慢阅读”成为“快时代”里的阅读主流。

阅读已经在“云端”

夜幕降临,喧嚣繁华的城市也重归静谧。晚上10点,轻触手机屏幕,在悠扬的提琴声中,温和的声音缓缓响起,文字、图片与品析也随之展现。“一切纯洁的、辉煌的、美丽的,强烈的震撼着我们年轻的心灵,推动着我们做无言的祷告,让我们梦想着爱与真理……”狄更斯这首《这些美好不会消逝》有了名曲《沉思》相伴,格外动人心弦,读诗的人也仿佛在娓娓道来属于自己的青春故事,听诗者也如品茶一般,甘甜回味、唇齿留香。

这是微信订阅号“为你读诗”,一个由众多学者、艺术家、科学家联合发起的运用新媒体手段呼唤诗意阅读的平台。自2013年创立以来已经吸引大批粉丝订阅,掀起了读诗、听诗的热潮。

是的,新媒体手段重燃了人们对包括诗词在内的文学作品的阅读热情。近日,腾讯科技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拥有4.68亿月活跃用户的微信,平均每人每天阅读5.86篇文章,其中20%的用户每天阅读6篇到10篇,日均阅读文章数超过3篇的用户占51%。每天简单地动一动手指,扫一扫二维码,文章就会自动展现在面前,让人们随时随地享受阅读的美好。

新媒体在提供多样化阅读方式的同时,也通过“云阅读”提供了海量的文学作品。提供阅读服务的“云端”就是一个巨大的书库,手机应用软件就像“通行证”,让阅读者随时随地畅游书海。“想看多少本书都可以。一部手机最多只能存储几百本书,但通过云端,我们能看到书的数量是这个数字的几万倍。”一名大学生说。

【点评】在人群穿梭的地铁公交上,在乐声萦绕的咖啡馆茶室里,纸质书籍已不再是人们阅读的唯一选择。新媒体阅读为读者带来了快速、便捷、多样化的崭新体验,希望在“互联网+”的春天里,别样的阅读形式能为全民阅读开启一扇新的大门。

阅读可以更好玩儿

以云阅读、微信公号、手机APP为代表,网络不仅能够提供海量图书,还能够借助各种多媒体技术改变单一的阅读模式,提升阅读体验。目前以当当为代表,互联网企业正在加快数字阅读的产品研发和布局,在阅读的主要细分方向上下功夫,不断让读者收获惊喜。

当当读书在现阶段打造的重点是个性化的阅读社交,真正让数字阅读变得更好玩儿。当当数字业务总经理左力介绍。读者点击当当的“借阅”功能,就可以下一本书整本借读3天,“这一点很贴心,既满足了大家看好书不想花钱的心理,又给我们带来了要争分夺秒看好书的快感”,许多读者热情反馈。而读者在当当读书上查看“附近的人”时,不仅可以发现附近有哪些志同道合的书友,还可以翻看别人的书架、参考别人的阅读体会,碰到喜欢的就可以“偷”过来阅读,这个“偷书”满足了用户的好奇心,进一步增加了趣味性。

另外,许多用户还称赞其“摇一摇”的功能,“读者能够获取1—20元不等的礼券,这些‘真金白银’可直接购买书来读”。在许多阅读APP应用上,与之类似的“签到”奖励已经非常普遍,当当于是又开发了一个虚拟支付,让用户多读书、多分享就可以获得奖励,实现“书中自有黄金屋”。

可见,数字阅读不仅致力于如何让人们拥抱阅读、便捷阅读,更强调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和提高阅读的“附加值”;数字阅读带来的阅读体验,不仅仅是知识的获得,更拥有了情感体验的温度。

如何让网络技术不停留在简简单单的技术层面,而增加丰富的人文内涵和生活气息,“互联网+”正走出一条越来越宽的道路。

【点评】微信有个朋友圈,当当则在打造一个书友圈。数字阅读不断地创新开拓,让深阅读、浅阅读和休闲阅读都变得“好玩儿”起来,从而吸引更多人爱上个性化的阅读,并在阅读中构建起人与人交往的文化“圈子”。

互联网思维最大的特点是“以用户为中心”,数字阅读也是基于读者。从找书、到看书、到评论、到分享,当当提供了一站式的阅读体验,让阅读的全过程因互动、社交的融入更加趣味盎然,而有趣的同时是知识的获得,是阅读时间和阅读质量的提高。我们有理由相信,数字阅读将为全民阅读提供强大推动力。

阅读也是一种社交方式

“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2014年10月的一个周末,一支身着汉服、手持竹简、口诵《论语》、雅然古意的快闪队伍,突然现身天津最具地标性的三大商业中心。久违的经典与诵读像清朗的风吹过人潮,行人停步驻足,抓住自己熟悉的片段跟着大声地读了起来,很快,几百人融入这场跨越千年的文化穿越诵读中。

这场全民阅读季快闪运动来自天津北大悦读会,一个由北京大学天津校友会发起主办的,旨在推动“全民阅读、快乐阅读、终身阅读”的公益性文化交流组织。“‘快乐阅读’是初期的引擎,做到快乐阅读靠的是‘内容的有趣+形式的有趣’”,悦读会会长王焕新说,“通过有趣的选题、有趣的主讲人、有趣的形式来体现‘悦’,以阅读、体验、分享来彰显‘读’。”

悦读会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秋思·月”中秋主题诗会,开创了天津首次吟、作、书一体的诗会,让数百名参加者近距离领略了文学的魅力;10位“悦读大使”谈阅读,邀请张颐武、赵枚、萧群等学人走近读书人;“未名湖到东丽湖”8公里健走将徒步健身与阅读健心巧妙融合。

基于互联网,悦读会还创造了包括“悦读图书馆”“悦读社区”在内的交流平台,每日进行好书推荐、会员分享课、冷知识分享等内容。会员可以及时分享阅读资源和阅读心得,极大促进了大众的阅读兴趣,有效带动了大家回归书桌。

在国内,类似于悦读会的民间读书组织还有由留美多年的“海归”妈妈们创办的皮卡书房,由从事学术研究、享受科学乐趣的探索者组成的集智俱乐部,由小微企业主组织构成的创盟读书沙龙……这些民间读书会聚少成多,通过定期的公益活动,持续推广着民间阅读。

【点评】民间阅读组织的出现,通过线上组织、线下活动,凝聚志同道合的读书人,使单纯的“阅读”升华为充满人文精神的“悦读”情怀,为全民阅读凝聚了人气。但是也应看到,大多数的民间阅读组织仍处在发展初期,还存在着组织松散,缺乏运作经费、活动场地、专业人员等问题。他们的健康发展,离不开有关部门的支持。期望更多的人、协会和组织成为阅读风尚的推动者和践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