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公寓工作人员仅留有老人及儿子的身份信息

5日下午1时,病床上刘老太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她是带着遗憾走的,因为没有见到儿子张志最后一眼。张志已经两年多没有露面,他把母亲放到养老院后曾留过两部联系电话,但如今都已成了空号。

病危想见儿子

58岁母亲遗憾离世

5月4日上午7时,西安三桥老年公寓的护工和平日一样查房时,发现58岁的刘老太血压有点不大对劲,高压60,低压40。随后,刘老太被送进最近的三桥武警医院。检查发现,患者心肌严重缺血,属于脑梗复发,随时有生命危险,需尽快通知家属。老年公寓护工拨打了刘老太独子张志的手机,意外的是对方预留的两部号码均已成了空号。情急之下,老年公寓先行垫付抢救费,并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还专门抽调出护工轮流照顾老人,但刘老太的病情并没有好转。

5日上午,原本已经说话困难的刘老太,躺在病床上突然开口说话了:“我儿子联系到了没有?我想见见他,他都好久没有来看我了,一定有难处,他也不容易,不知道现在瘦了没有……”在场的护工人员都没有料到,老人的这句话竟成了临终的遗言。下午1时,刘老太因抢救无效带着遗憾离开了。

儿子两年多没露面

电话是空号

对于张志,西安三桥老年公寓管理部主任王刚记得很清楚,那是2010年10月一天,张志搀扶着老人走进了老年公寓。张志对王刚说,母亲患有糖尿病、脑梗多年,自己又没有工作,生活困难,希望能收留他母亲。“他只带了1000元,当时苦苦哀求说日后补交相关费用。”王刚说,看到老人的面容憔悴,双目已近乎失明,走路困难,儿子又这么孝顺,于是就安排老人住下。

王刚说,根据规定,护理费每月25号左右就要交齐,但刘老太的儿子张志总是隔两三个月来一次,每次交完费就匆匆离开。想到张志生活上可能有困难,他们就给开了绿灯。但不管怎么说,张志还是能给公寓交清钱,只是不按时而已。可到了2013年3月至今两年多时间里,张志就再也没有露面。

王刚说,刘老太没有工作,老伴去世早,张志是她的独子,一直以来母子俩相依为命。公寓先替张志垫付费用,一直给刘老太特殊照顾,直到她离去。

找不到儿子

老人后事没法处理

5日,在记者的陪同下,王刚来到刘老太户籍所在的西安碑林区三学街社区。工作人员称,刘老太已经很多年不在社区住了,无法联系。随后,记者将此事向老人所在的辖区柏树林派出所进行了反映,民警表示,他们将想办法寻找老人儿子的下落。

“两年多的护理费用约3万多,医院的抢救费约3万多元。”王刚说,眼下摆在老年公寓面前的除了这笔欠费,还有刘老太的后事如何处理,因为见不到张志,老年公寓无法将刘老太送去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