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网速一直是风口浪尖的话题,随着运营商4G全面商用提速,我国进村入户的有线、无线宽带网络都达到了百兆水平。4月中旬至今,三大基础运营企业陆续在各地启动了“提网速、降网费”相关主题的促销活动,不管是为了炒热5.17世界电信日,还是表态落实“总理关切”,这个5月,新一轮的宽带网络“降价促销大战”已经徐徐揭幕。

运营商竞速“双百兆”

中国电信集团4月下旬表态,将从5月17日开始,针对全国100个重点城市,完成80%以上DSL小区光纤改造,主推百兆宽带。百兆光纤宽带、百兆天翼4G,中国电信宽带网络发展正以“双百兆”全速推进。

今年以来,在上海、江苏、广东、福建、海南等地,中国电信已经悄然启动了新一轮宽带网络大提速。上海电信从今年3月18日起,面向全市宽带用户,启动“百万用户享百兆、高清电视再升级、网龄计划真回馈”的第七次“智慧城市”宽带大提速;江苏电信近日发布了“宽带手机”,可为家庭上网提速至百兆;福建电信在“宽带大提速发布会”上表示,将投资10亿元用于光宽带网络建设(其中引入民资3亿元),通过“七大举措”和“六大重点领域”大提速行动,向社会广泛提供“主流4G和光宽带”的“双百兆”服务。海南电信为全省电信光纤宽带用户免费提速至12M……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同样在围绕百兆宽带和百兆4G推进宽带网络提速降价。北京联通将于5月启动全网大提速,2G、3G用户全面开放4G网络,固网宽带用户则通过光纤化改造后享受100M的超快速率。中国移动百兆光纤宽带也陆续进入市场。

应该说,运营商双百兆的竞速是市场竞争倒逼的结果。“5分钟的视频,我看了1个小时”,“办理身份证两年未果,派出所称网太慢”……这些吐槽网速的段子虽然夸张,但也真实的道出了网民对宽带提速的渴望。最新的媒体调查显示,对目前宽带网速不满意的用户比例高达73%。让百兆宽带真正的连接到用户手上的终端,显得刻不容缓。

用户装宽带将有更多选择

宽带网络降价、提速,单单从网络建设运营成本上来说,这是很好理解的市场经济规律,但是放在国内的宽带市场环境中,就变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面对宽带网速和网民期待的落差,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近日做出了较为全面的权威回应。他表示,工信部未来将通过加大投入、引入民营资本、推动老旧小区改造和多家通信公司进小区、加大共建共享、加强管理等五大举措来加快解决“网速慢、资费高”的问题。

工信部称,今年整个运营企业在宽带以及通信的投资是4300亿,同比增加10%。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2014年度总营收分别为6414亿元、2846.8亿元、3243.9亿元,2015年网络投资计划分别为1997亿、不超过1000亿、1078亿元,占比达到31%、35%、33%。三大运营商的投资已经超过收入的30%,可以说,相对于国际运营商的10%-20%来说,国内运营商在网络建设方面已经开启了烧钱模式。

那么引入民营资本进一步激活市场竞争,能否真正实现宽带网络提速降价,真正实现惠民呢?今年3月,工信部宣布,包括上海在内的16个首批试点城市,民间资本可以多种模式进入宽带接入市场。这意味着,除了传统三大运营商,今后还可以选择民营企业提供的宽带业务。目前该业务已经吸引了数百家企业申请,最快本月,虚拟宽带运营商将真正的进入到市场。其实早在2001年,原信息产业部就在包括上海在内的一些城市,允许民营资本进入宽带市场,并由此产生长城宽带、方正宽带等品牌。

可以预见,和移动转售市场一样,民营企业进入宽带市场后,将在一定程度上整合黑宽带厂商,倒逼三大运营商提升服务,乃至降低价格。但是更多竞争者入局的同时,在配套政策未完善的背景下,也将给宽带接入的“最后一公里”制造更多的麻烦。

宽带市场进门容易留下难

我国宽带网络被指网速慢、网费贵的一个口实是三大运营商的垄断。三大基础运营商占据“源头资源”,转售商看中的是牟利的契机,加之《电信法》等相关法规的缺失,导致“最后一公里”接入环境乱象丛生,这些问题都制约着宽带的发展,网速问题的改善。

民资宽带或在5月发牌,民资的输血价值被寄予厚望。民营资本进入宽带市场,将进一步拓宽宽带基础网络建设资金来源,破解“最后一公里”接入难题。然而,一如目前虚拟运营商移动转售业务的困境,民营资本进入宽带市场,要以宽带业务本身立足市场并不那么容易。

事实上,国内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的宽带竞争一直很激烈,资费也在持续下调,只是还未达到用户断崖式的降价期望。三大运营商2014年的年报显示,2014年,中国移动的收入就达6000亿,净利润达1300亿,利润率超过20%,单单从数据上看,资费还有很大的降价空间。但是再看看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二者的利润率只有5%,可以说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在宽带网络市场上,三家是在一个平台上竞争的,恶性竞争、互相倾轧不断。而在三大运营商之外,小区、校园的入场费,雁过拔毛进一步推高网络成本。

民营宽带运营商在宽带网络成本上缺乏议价能力,在技术上也难言优势,管理模式和服务将是其发力的重点。在移动通信转售市场上,虚拟运营商一年来磕磕绊绊的试点已经作了前车之鉴,民营宽带运营商要有所作为,首先还需要相应的监管体系来护航。

因此,破除宽带发展、网速偏慢的弊病,不仅仅是加大网络建设力度,引入竞争这么简单。仅仅依靠反垄断法或者督促工信部和运营商,很难消除积弊,取得明显成效。除了进一步开放市场,以相关法规推进“最后一公里”入户问题的解决同时,建立互通互联等保护竞争的规则体系,出台《电信法》才能有效发挥市场竞争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