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到现在,不断有各种装修网站、新锐家具商、O2O家装平台等相继倒闭。据说家居装修建材行业年产值是四万亿,一方面是各种热钱、投资人、大佬扎进这个行业;一方面是各路精英来这里玩了一把玩互联网概念,然后关门扼腕而去。

外界总是以为这个行业利润高、灰色地带多、甲乙双方信息不对等、管理落后,他们觉得运用互联网思维就能整合大量的资源、节省大量的成本、让这个行业旧貌换新颜;那么,作为一个老装修人,我要告诉大家这个行业的真相是这样的:

一、论暴利:作为一个零门槛、零壁垒、零垄断、完全市场化的传统行业,会有暴利存在吗?2014年中国做得最好的家装企业,纯利润是6个点;中上企业,纯利润是4—5个点,更多的家装企业也就是赚点钱发工资、交房租、养家糊口。作为一个完全开放的行业,这种状况是合理的:如果有更高的利润,必然会有更多的人涌入,直到这个行业处于一个平衡的临界点上。家装业每年都有一大茬的公司倒闭、又有一大茬的新成立。在此要向所有沉淀十年以上的公司致敬!事实上家装行业是利润最薄的行业:直接把一包水泥、一袋沙、一根电线、用几个月的时间做成一个成品交给业主,没有任何中间环节;但我们去买一包泡面、一件衣服、一张沙发,都是要经过生产厂家、总代理、分销商、零售这几个环节,而其中任何一个环节的利润都不比装修少。很多人看到的是:你做一个项目就赚一万块、而我要卖很多包泡面、很多件衣服才赚一万块;他们没看到的是:赚这一万块要很专业、要协调很多人、要流很多汗、跑很多地方、花很多时间。卖产品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收到钱就完结了。而做装修收到钱却是责任的开始,后面最少要干几个月的活、还有十年乃至终身的服务。喜欢投机取巧、幻想一夜暴富的聪明人、或者只有动口没有动手能力的人,是干不了这一行的。

二、论家装公司的成本控制:与建筑业和工装企业不同,家装行业无需资本、无需权力的关照、无需高大上和时髦的说词,唯有踏踏实实干活一条路,这个行业甚至养不了闲人。99%家装企业的老板和高管都是做施工或者做设计出身,绝大部分仍在坚持做施工或者设计。十几年前也很流行招些海龟、MBA来做经理人,事实证明这种做法是愚昧的、落后的。做得好的家装公司只有一种情况:人人有活干、个个做实事。近年来很多精英携响亮的名号、海量资金、新颖观念空降本行业,目前尚未见有何作用,只是白白增加了成本。

三、论不透明、信息不对等:我们或许看不到餐厅的厨房、看不到一盒牛奶是怎么生产的、看不到政府怎么花了税收,但家装业主绝对能看得到我们施工的每一环节、每一步骤、也能上网了解到每一种材料、每一种施工工艺和人工成本。一件同质地的衣服,也许有地方卖一百块、有地方卖一千块。但在家装行业,以广州为例,如果使用庆丰线、联塑管、立邦漆等主流材料,那么不管是游击队还是大公司,工程量相同的话,最后结算的价格相差不会超过10%。坦白的讲,我从未见过有比这更透明、更理性的行业。业外人士总以为业主懂得不够多,需要他们来拯救,其实业主是这样的:在我上班的第一天,一个业主对我说:“小邹,我的时间很宝贵,不必让我成为这方面的专家”。此后我所做的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做一个真诚、可以信赖的装修人。

四、互联网对行业的作用:过去皇帝要送个信,那得有人骑马跑步折腾很久,搁现在打个电话就行,于是人人都有手机,这是一种进步,但不能说你有了手机就有了核心竞争力。互联网能为管理和运营带来一些便利,但它只能是一种工具,绝对成为不了家装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因为它太容易被复制,最后大家都会有、都在用。举一个例子:我们一个晚上可以做10个订餐的APP,但真正要去开一个快餐店,都没有那么容易。家装公司的核心资源仍然是这些硬实力:成规模的网点和对网点的控制力、多年来积淀的案例和口碑、多年磨合形成的组织力、执行力和稳定的团队。个人认为:越是人人浮躁、玩虚的年代,企业越要集中资源、增强执行力、做好本行业内最核心的那一块:质量、服务。互联网本应作为一种纯技术的东西来服务于装修公司,不过现在那些玩互联网的人是想成为一种新的装修公司,可惜他们既不贴砖、也不画图。甚至连地漏怎么安装都不知道,你若问起,他们会说:“我会请装修公司去做啊”。互联网的价值是去中间环节,而这几十年来,由于行业的敞开性,家装企业和客户之间早已没有中间环节,现在互联网非要硬生生的制造一个中间环节。纠结的事情便是:一个互联网企业少则几十、多则几百上千号人,这个中间环节是要吃饭的,如果跟业主和装修公司要钱,大家就不来玩儿,如果不收钱呢,那么把风投的钱烧掉也就各回各家了。互联网总是强调资源整合,但老企业、老装修人其本身积淀的资源,比通过互联网整合的要稳定、可靠得多。当然,这个行业最终也会有一两个互联网企业存在,可惜也只留得下一两个。家装行业最最最大的真相是:你在网上点一万个赞,不如亲戚朋友说一句好。作为一个超大宗消费,业主的选择是慎之又慎的、前期是要做很多实地调研的。

五、小米家装说二十天做一个家装,却弄了个很小的房子、做点最基本的装修来做表演,非常没有代表性。忽悠也就算了,关键是会误导观众。我很不喜欢跟这种人做朋友。小米家装说的智能家居,早在2003年,我和名匠装饰董事长温浙涛先生,已在美居中心做了个500方的智能家居体验馆(现丽思卡尔顿的位置);小米家装说每天给客户发四张图片,名匠装饰8年前已经在工地装球形摄像头了,业主24小时想看哪就看哪。小米家装说的全包模式,市场上十年前就有428、688、1288等,都是些小儿科,连噱头都算不上。小米家装说的工人产业化,我倒是挺支持,行业内很多大佬也在实践。我希望有人能早日弄出成果。小米家装能否成功,不在于玩哪种模式——当下各种模式都有做得好和做得不好的。决定成败的要素仍然只有一个:能否沉下心来把服务做好。

六、博洛尼的蔡明说以后把装修所有的毛利润都让出去,(注意,是毛利润哦)只赚产品的钱。我就纳闷了:假设以前装修部门赚一块钱、产品部门赚一块钱,那现在装修不赚钱了,装修部门谁来养活?产品部门是赚两块钱还是一块钱呢?我的观点就是:专业的人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赚合理的钱。不要再绕来绕去了,大家都是成年人。装修赚装修的钱、工厂赚工厂的钱。如果真心替客户着想,那就把装修部门和产品部门直接对接、省掉的推广费、广告费、店租、营销成本返给客户就好了。我一直就是这么干的:把手头上所有厂家资源,免费提供给客户使用。我只负责帮客户筛选实在、靠谱的厂家。不过蔡总的这个决策,正好说明了装修的利润太薄、太透明,而产品的价值,倒还是在由厂家自己说。

七、万科郁亮也说要做家装,假设万科家装一年做20个亿,那将是横跨几千公里、上万个项目;这种管理和施工资源,万科真的准备好了吗?话说万科自身一年几百亿的建筑和统装工程都外包掉了。如果真的有施工实力,不如自己做建筑或者统装,管理一个20亿元的建筑项目或者统装项目,总比管理上万个零散的家装项目容易吧?另外万科做家装,是准备自己做还是外包?以郁总的睿智和远见,这显然不是开玩笑,而是表明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将由忽悠向实干转变。我倒是觉得万科类的地产商快要被逆袭了,被谁逆袭呢?被那些长期垫资帮万科干活的施工队逆袭。因为钱是他们垫的、人是他们养的、活是他们干的,等过几年中国拿地、盖房子不再靠公关时,这些幕后的实力派、英雄们就会最大实现自己的价值。(后面这句话是多余,只因为我好几个兄弟帮万科干建筑而已)

八、中国的消费已经由解决温饱的快餐型向品质型转变,而现在各路玩互联网概念的“新装修人”,他们对行业的切入点,仍是如何挖空心思省几千块钱。按半包模式来讲,辅材和人工已经没有多大的调整空间了,唯一能折腾的就是主材。半包公司通常主材让客户自行购买,既可以去厂家、也可以去专卖店,选择其实蛮灵活的。业主装修到底能省多少钱?就算各个环节抠下了,一套房子省一万。按广州的刚需房70—140方计,且不算改善型住房和别墅豪宅,广州一套房的均价约150—300万之间,就按200万计,客户在200万还是201万之间做选择时,主要是看价格还是看服务?一两万块钱对客户真的很重要吗?如果仅仅是钱的问题,业主既可以选择晚一个月装修,也可以选择晚两个月结算,都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还可以装修贷款,名匠就是是行业内最早帮客户办理贷款的装修公司。

九、最后说三件事:1、传统家装公司并非很完美,仍有很大提升空间,例如善用新技术、新工具。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分配制度的改革、让每一个员工都会用老板的心态来为客户做事;2、人工智能必定会出现,早则3—5年,最晚8—10年;届时大部分的脑力劳动将由人工智能代替,也包括室内设计师,现在就已有多款半智能的设计软件出现了。未来家装设计师的价值或许不仅仅停留在设计,而且还要精通工艺、材料、细节,为客户充当引导和参谋的角色。3、去年伦敦泥水工的工资是2000人民币一天,澳大利亚是3000人民币一天。再过三五年,中国的蓝领工资将是白领的2—3倍,这就是趋势,希望对刚出校门的朋友择业有点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