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北京师范大学与光明日报社联合发起的首届“启功教师奖”准备在全国范围内奖励十名杰出农村教师,每人50万元。这确实是一件非常振奋人心的大好事。

然而,高兴之余,又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认真探讨,那就是究竟怎样的农村教师才是杰出教师,这值得好好研究。

曾几何时,一说到农村教师,大多提及的是农村代课教师、民办教师。即使提及农村公办教师,其形象大多也只是坚守岗位,几十年如一日地坚守在那破败的乡村与破烂的学校讲台上。多少年来,我们宣传的农村教师大多也是这样的。然而,农村教师职业形象并非只是一个坚守困苦就能够描述的。毕竟,农村的教育事业也是祖国的教育事业,农村的学生也是学生,农村的教师也是教师。教育是一种生命智慧的事业,不是光靠吃苦的坚守精神就能够胜任的。有时,如果我们的教育思想理念错了,方法错了,我们越是坚守,越是执着,我们的孩子所受到的伤害可能就越大。正如法国教育思想家卢梭所说,一个受到错误教育的孩子甚至还没有完全未受过教育的孩子来得聪明。与坚守农村的讲台相比,显然,教育思想智慧更为重要。

几十年来,好像再没有听说过类似陶行知的农村教师,这样的教师不但能够“捧着一颗心来,不带走半根草去”,而且能够“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农村的孩子甚至比城市里的孩子更需要先进的教育理念与教育方法去引领他们的学习与生活。先进的教育理念,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多花钱,其实只要教师的思想观念与人格魅力站在时代的前沿,就足以把学生带进一个新天地。农村的孩子,因为地缘与经济的原因,更需要教育观念先进的教师引领。

当今农村杰出的教师不应该再是那种文化水平不高,教学很吃力,知识面狭窄,与新的信息技术完全隔离,只知道吃苦耐劳型的教师;而是那种能够坚持把新的价值观念、新的世界视野、新的知识信息、新的生活方式带进农村,并且能够根据实践的需要,利用实践智慧逐步地改造农村,使之变得文明和谐的教师。这样的教师,不是只懂得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也不是只懂得传授那点书本上的知识,他应该是一个杰出的教育思想智慧者,是能够结合时代的需要,在农村找到改造社会的着力点的那些人,是能够把新思想、新技术、新方法带进农村的千家万户的那种教师。

当今中国的农村教育究竟向何处去,是维持落后的面貌,让更多的人去坚守那种落后的现实,还是去做逐步的改造工作?我在日本看到的教育其实并没有乡村与城市之分,无论在师资,还是办学设施以及办学思想方面,早已经看不出农村与城市有什么差别,有的农村的条件甚至比城市还要优越,师资还要优秀。目前,随着乡村城镇化进程的发展,我国的乡村教育不应该一直作为特定概念而存在。严格说来,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的教育,都是在培养祖国的花朵;同是祖国的未来,城市孩子能够享受到的,乡村的孩子也应该享受到。对农村教师设立重奖,并且使之制度化、常态化,并不是立足于维持农村的既定面貌,而是要促使更多的优秀教师、优质教育资源进入农村,改造农村,让农村教育与城市教育的差距不断缩小。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农村教育是一项艰难复杂的伟大事业,需要更多的优秀人才为之贡献自己的青春与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