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发布,将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作为教育综合改革的突破口,以促进公平,科学选才为总体定位,进行了全面系统的部署,标志着新一轮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全面启动,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把公平作为第一要求

进一步促进机会公平,为缩小区域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差距,采取了三项举措:(1)进一步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高考录取率。(2)继续实施支援中西部地区招生协作计划,在东部地区高校安排专门招生名额面向中西部地区招生。(3)部属高校要公开招生名额分配原则和办法,合理确定分省招生计划,严格控制属地招生比例。为增加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的机会,也采取了三项举措:(1)继续实施国家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由重点高校面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这项计划2012年开始实施,当年安排1万名,2013年扩大到3万名,2014年扩大到5万名,覆盖22个省(区、市)的832个贫困县。(2)部属高校、省属重点高校都要安排一定比例的名额,专门招收边远、贫困、民族地区优秀农村学生。如清华大学“自强计划”、中国人民大学的“圆梦计划”,复旦大学的“腾飞计划”、北京师范大学的“师表计划”等。(3)实施“定向招生计划”。在北京师范大学等6所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继续实施免费师范生计划,面向中西部农村地区每年招生大约1万人,培养中小学教师;继续实施农村定向免费医学生招生计划,每年招生5000人培养中西部乡镇卫生院紧缺医学人才。

改革招生录取机制,采取了五个方面的举措。(1)减少和规范考试加分,2015年起取消体育、艺术等特长生加分项目。从“一省一市”试点情况看,上海从2015年1月起,取消全部地方性高考加分。浙江进一步从严规范高考加分政策,减少加分项目和分值。(2)完善和规范自主招生程序。取消联考,取消学校、校长推荐,由学生自主根据条件申报,招生规模严格限制在5%之内,从2015年起推行自主招生安排在全国统一高考后进行。(3)完善高校招生选拔机制。2015年起由校长签发录取通知书,对录取结果负责。(4)改进录取方式。推行高考成绩公布后填报志愿方式。2015年起在有条件的省份开展录取批次改革试点。上海在2016年起,合并本科第一、第二招生批次。浙江统一高考招生、单独考试招生不分录取批次,实行按专业平行投档,这将会对高校招生模式产生很大影响。(5)拓宽终身学习通道,构建人才成长“立交桥”。上海从2017年起,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向社会开放。2015年,浙江建立了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相互转学制度。

严格监督管理机制。健全诚信制度,加强考生诚信教育和诚信档案管理。从试点改革方案看。浙江省形成了完备的确保考试招生公平的制度体系。建立“三个一律”刚性计划管理制度、政策加分“三级审核、三级公示”制度,高校综合素质测试的“三项机制四个制度”等。上海严格落实高校招生信息“十公开”,实施招生“阳光工程”。落实招生考试安全责任制,明确责任主体,把责任落实到岗到人。通过政府监管、学校自律、社会监督三方机制共同作用,维护考试招生秩序,确保公平公正。

强化科学选才,主要采取四方面的改革

探索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的多元录取机制(“两依据和一参考”)。学生参加统一高考,文理科不分,英语一年两次考试,学生自主确定选考科目(如上海6选3,浙江7选3)。一省一市试点改革方案中,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覆盖国家规定的所有学习科目,避免严重偏科。浙江省试点改革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同一科目参加两次选试的机会。综合素质评价在一省一市改革试点中逐步完善和配套。

继续完善高水平大学自主招生。如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自主招生综合成绩构成为,高考占60%,面试成绩占30%,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占10%。浙江“三位一体招生”,高考成绩占50%,高校测试成绩可以占到总成绩的30%~40%。

推进高职院校分类考试,探索符合应用型人才选拔特点的考试评价方式。上海2015年春季高考首次面向高中应届毕业生,成为应用技术本科人才招生录取的平台。根据教育部部署,2015年通过分类考试录取的学生占高职院校招生总数的一半左右,2017年成为主渠道。

2015年起增加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的省份,2015年将扩大3个省在高考中使用国家统一试卷,2016年将有25个省在高考中使用由教育部考试中心统一命制的试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