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提供上门洗车服务,每次只收25元,目前用户能从APP获得15元的代金券,也就是说每次洗车只需10元,比去洗车店便宜多了。”上周六傍晚,在朝阳安翔里小区,一名骑着电动三轮车的师傅说。这名师傅是赶集易洗车的员工,三轮车上搭载着一个绿色方形货箱,货箱里装着几桶水,是给客户上门洗车用的。

这只是本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上门O2O洗车(线上到线下)的一个缩影。现在,越来越多的市民,正尝试通过手机APP预约上门洗车服务。笔者调查发现,O2O洗车有便宜方便等好处,但存在经营者偷用自来水、三轮车无牌上路等问题,有关监管亟待加强。

快递员改当洗车师傅

赶集易洗车那名师傅看上去也就20多岁,他介绍:“我们公司在全市有18家门店,每家店都配备十几台三轮车,洗车师傅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你看,我是上月加入的,工号已是400多号了。”

这时,对O2O洗车颇有兴趣的刘女士上前询问相关业务。那名师傅说:“你扫描一下我车上的二维码就能下载我们的APP了,第一次上门洗车就收1块钱,以后25块钱一次,但使用代金券后只要10块,办卡的话88块钱能洗10次。”对于这个价格,刘女士点头表示满意:“最近上门洗车越来越火,所以我特意了解一下,看来还挺实惠。”

“我之前是快递员,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给人上门洗车,生意挺好。”上周六上午,在大望路旁一个店铺前,张师傅一边给客户的车打水蜡,一边向笔者介绍。

一个多月前,经过上岗培训,张师傅成为了呱呱洗车公司的一名洗车技工。呱呱洗车APP基于地理位置提供上门洗车服务,顾客只需在APP上填写车辆信息并下单,甚至不用自己守在汽车旁边,就能享受洗车服务。“我们一般会先和客户电话确定停车位置,找到车辆后检查外观有无损伤,然后拍照确认,开始洗车。”

车辆下方铺设的蓝色垫子吸引了笔者的注意,张师傅解释:“这是污水垫,铺上以后洗车污水就不会污染路面影响环境了。”上门洗车的工具主要有水泵、水箱、刷子、毛巾和各类清洁液。张师傅的动作比较麻利,不到30分钟就清洗完车辆了,拍照后上传至APP供顾客确认。“首次洗车免费,之后19元一次,办卡还能更优惠,一般当天预约就能洗。我现在每天大概能接十几单,回头客很多。”

不难发现,这种O2O洗车的新模式,对工作繁忙的上班族来说,的确省时、省钱、省心。“平时上班太忙实在没空洗车,周末倒是有空,但洗车店人也多,加上路上的时间,洗一次车常常半天就过去了,你说冤不冤?”正走在大望路的市民赵女士说,因此,越来越多的市民开始尝试“指尖上的洗车服务”。

偷偷接用自来水洗车

虽然上门洗车的师傅纷纷表示自己是节水洗车,但这洗车水的来源却存在问题。

“为了鼓励洗车公司多用中水、少用自来水,现在本市洗车业自来水价为每立方米160元,是居民用水价格的30多倍,但不少洗车公司违规偷偷接用居民自来水,对于上门洗车公司来讲,这种现象相当普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笔者反映,上门洗车每次才收那么点钱,洗车公司不偷接自来水,根本运营不下去。

O2O洗车业的三轮车无牌照运营情况也十分突出,笔者上周末见到的几辆三轮车都没有牌照。洗车师傅说:“我们尽量避开交警要检查的路线,在小区之间穿梭还是比较安全的。上个月,我们有位同事竟然开着无牌三轮车,上了长安街,结果很快就被交警拦下处罚了。”

上门洗车还涉及其他违规行为。根据《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规定,不得占用道路、绿地等公共场所从事车辆清洗业务,而有的上门洗车工在人行道上洗车,显然构成违规。上门洗车的污水处理设备往往也比较简单,回收不彻底,不符合《北京市节约用水若干规定》中对于循环用水的要求。

面对上门洗车服务的利弊,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宏淼对笔者说:“O2O上门洗车服务属新兴行业,政府部门和广大市民应当给予其适当的成长空间,帮助其发展完善,而不是稍有违规便一竿子打死,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这也是我国向服务型经济转型的内在要求。”

不过,王宏淼也表示,对于上门洗车存在的偷用自来水、无牌照上路等诸多违规行为,相关政府部门也需进一步加强监管,避免行业失序。去年9月,本市交管部门曾严查无牌上路的电动(燃油)三轮车,但对送奶、送水、送快递等民生用途的三轮车网开一面。王宏淼表示,O2O洗车用的三轮车与老百姓日常生活相关,但它是新鲜事物,能不能纳入民生类三轮车行列,仍存在争议。